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四百六十四章 改变

正文 第四百六十四章 改变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前来领取第二餐的人数更多了些,好在三人一直在广场上等待,抢到了一个较为靠前的位置。

    直到真正加入列队,蛇牙才明白为何这些栅栏要围绕木台而设——台上的演讲员换了一个人,仍在喋喋不休地讲述着新政策,大概在领到麦粥前,自己都要听他唠叨个不停。

    人群缓缓前进,等了约半刻钟,他终于绕到了木台背后。

    “伸出右手背。”守候在此的卫兵说道。

    蛇牙照着做后,对方将一个印章按在了他的手背上。

    “下一个。”

    木栅栏到这里向两边扩展开来,围成了一块开阔地带,但排队依然没有结束,所有人都在守卫的引导下依次领取木碗,打粥,前往另一端喝粥,放碗。很难相信,这种井然有序的秩序居然是由普通平民和老鼠营造出来的。

    蛇牙回头望了眼身后长长的列队,心底不由得升起了一股荒谬之感,仿佛他们不是在乞求别人的施舍,而是在完成一个庄重的仪式一般。

    “他给我们印了个什么?”虎爪从背后探出脑袋,“居然擦不掉。”

    “大概是防止我们喝完粥后再重复排队吧,”他撇嘴道。

    空地外围立着高高的营帐,透过火光,可以看到里面有许多人影在忙碌,时不时有人将沉甸甸的木桶搬运到栅栏边的长木桌前,再由卫兵分发给各人——显然这些食物都是现煮出来的,当冒着白气的麦粥倒入碗中时,蛇牙的双手忍不住轻颤起来。

    他已经多久没有尝到过热食了?

    麦粥并不浓,也没有添放菜叶和佐料,但光是这洁白的粥面和四溢的香味,就已经让他口水止不住上涌了。比起夹杂着石子和谷壳的黑面包,碗中的食物让他再次体会到了久违的甘甜。

    糟糕,眼睛又开始发酸了。

    顾不上烫舌头,蛇牙两三下就喝光了一碗白粥,还把碗底舔了个干干净净。虽然心底有着跑回去再求一碗的冲动,但看到周围监视的卫兵,他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依依不舍地将木碗放进指定的盆子里,他跟着人群走出了栅栏区。

    而出口处居然还有一座木台,上面的宣讲者正在热情地回答众人的提问。

    大概是肚子里有了暖和的食物,就连吹拂的寒风都没先前那么凌冽了,蛇牙三人不由地放缓了脚步,跟着人群缓缓向木台靠去。

    “你问王子殿下为什么要发放救济粮?这个问题问得好!”那人手舞足蹈地说道,“因为殿下决心将要塞里的老鼠彻底清除出去,那些受到老鼠胁迫,为了食物不得不听命于他们的领民,可以彻底解放出来,再也不用受到他们的威胁!同时一些存粮不够的家庭,也能借此度过难关!这是殿下的仁慈!”

    “可是您之前说,麦粥只发放到邪月结束,那以后怎么办?”有人大声问道。

    现场声音顿时平息了许多,大多数人都将在等待对方的回答,蛇牙也竖起了耳朵。

    “很简单!你们可以自己养活自己!”宣讲者笑道。

    “自己……养活自己?”

    “我可不会种地啊。”

    “大人,您能说得更明白点吗?”

    “不要着急,让我慢慢告诉你们!”他摆摆手,“邪月结束后,长歌要塞和边陲镇将会合并为一座新城,中间的土地需要大量工人去开垦、建设,这就是你们养活自己的方法!劳动吧,唯有劳动可以创造财富,唯有劳动可以改变命运!你们会获得稳定的薪酬,这些钱不仅能养活自己,还能养活家人!同时,殿下允诺,凡是拥有一份正式工作的人,都会被接纳为新城的领民!”

    他的话在人群中激起了一阵波澜,蛇牙感到自己的心飞快跳动起来。

    “没错,我知道你们都在想什么,”宣讲者高声道,“你们之中就有不少老鼠……或者说,被迫成为老鼠的城民,但是没有关系,通过劳动,你们将获得新生——不必再偷偷摸摸的生活于不见光的地下,也不必担心哪一天就被送上绞刑架,你们完全可以依靠自己的双手,去换取正当的回报,无论是食物、衣物……甚至是一处遮风挡雨的住所!”

    “大人……只要愿意干活就行吗?”

    他微笑着点点头,“到时候殿下要的人何止数万,所以……是的,只要愿意干活就行。”

    蛇牙猛然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什么。

    ……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三人中午时都会前往中央广场领取麦粥,而闻讯前往的城民也越来越多,几乎占据了广场的一半空地。当然,也有一部分人不是冲着食物而来,他们只是想要亲眼目睹黑街老鼠的末日。

    要塞几乎每天都像过节一般。

    当中午的麦粥发放完毕后,广场另一头紧跟着上演的便是审判与处刑。

    正如那位白袍女子所说的一样……没有一只老鼠能逃过她们的追捕,蛇牙在审判中看到了喀纳什的身影——他脸色苍白,跪在刑台上微微发抖,完全没有了往日盛气凌人的模样。

    接着,他就在铁管发出的轰鸣声中,被击碎了脑袋。

    除了喀纳什外,还有许多仅仅是听说过名字的大人物。

    例如血手,例如铁乌鸦,例如开膛刃……都是黑街里凶名鼎鼎的王。他们的表现并不比喀纳什要好上多少。每一名鼠王的死,都会掀起人们热烈的欢呼声,到最后,围观者一边齐呼殿下万岁的口号,一边欢送犯罪者被处刑。

    第四天时,蛇牙再一次见到了乔,他看上去完全恢复了健康,四人激动得拥抱在了一起。

    “你这几天都到哪儿去了?”

    “我也不知道,”乔摇头道,“当时脑袋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时就已经躺在了一间帐篷里,头也不痛了。接下来便是吃饭、睡觉,一直到烧退……那里有好几个跟我一样的病人,喝的麦粥里居然还放有肉干,我第一次差点把舌头都吞下去了。”

    “还有这样的好事?”虎爪瞪眼道,“见鬼,我都想要感染一场寒疫了!”

    “总之,能活下来就好,”葵欣慰道。

    大家感叹一番后,蛇牙忽然说道,“等到邪月结束了,我要找一份工作。”

    “也许那些贵族老爷只是在糊弄我们,到时候说不定还会有各种各样的附加要求,”虎爪摊手道,“你看现在已经开始招募的第二军战士和警察人员,都要求有固定住址,并且身世清白,没有犯过罪,连偷窃都不允许,根本没把我们考虑在内嘛。”

    蛇牙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公告上说的那些事情正在一点一点变成现实,他意识到王子殿下所谓的新城或许会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在这既短暂又漫长的几天里,他已经逐渐感受到了变化。

    如果宣讲者说的都是真的,那他是否也能在新城中获得一小块立足之地?若能摆脱老鼠身份,再次见到白纸时,也不会让她觉得难堪了吧?(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