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 天降巨兽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 天降巨兽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长歌要塞坐落在赤水河支流之上,整个城市被河流一分为二,居民大多住在西岸,而东岸则是紧凑的农田。

    和其他大城市将农田设置在郊外不同,要塞高耸的城墙把居民区和部分农田都包裹在内,与其说是为了抵御邪兽,倒不如说是出于防备同类进攻而考虑的。即使城池被敌人层层包围,要塞也不至于断了补给。

    正因为如此,长歌要塞的外墙在河道入城处形成了断口,数道手臂粗的阻拦索悬挂在两段城墙之间,若敌人打算依托赤水河进攻要塞,只要斩断麻绳,铁索便会滑入河水中。

    不过西境内陆很少有被船队攻击过的情况,因此几道铁索几乎从未启用过,这一次也不例外。罗兰的船队一路风驰电掣,到日暮时分已经看到了要塞城墙的轮廓。烽烟仍然飘荡在城市上方,给渐渐转暗的天空添加了几分墨色。

    “敌人主要集中在领主城堡区域,北门城墙还留有一小部分民兵在和城头的卫兵缠斗,不过看样子他们坚持不了多久了。”闪电早已将城内的战况侦查清楚,详细的向王子汇报道,“围攻城堡的人数大约在两百人左右,第一层已经失手,对方的确有类似火枪的武器,但和我们用的又完全不一样。”

    “培罗没事吧?”罗兰目前最关心的是这位代理人的安危。

    “他还好,只是受了点惊吓,不过……”

    “不过什么?”

    “他的家人遭了殃,”闪电撇嘴道,“大概培罗大人事先收到了风声,将父亲招进了城堡,可其余待在领地里的亲人……包括伯爵夫人,都被那些贵族当作逼迫他投降的人质一个个处死了。”小姑娘顿了顿,“我找机会飞进城堡和他见了一面,告诉对方您马上赶到的消息,他只向我说了一个请求。”

    罗兰点点头,“你说。”

    “血债血偿。”

    贵族间有条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很少对拥有爵位的人下死手,作为金银花伯爵的亲人,大多都有着爵士头衔。但现在四大家居然敢彻底撕破脸皮,除开对金银花投靠罗兰赚取大量利益的憎恨外,另一点恐怕便是背后的势力所为了。

    罗兰现在已基本能确认,对方背后站着的应该就是新王提费科.温布顿——协助教会杀戮贵族和帮助国王处决叛逆者,其性质完全是两码事。他望向要塞方向,冷声道,“传我命令,全军直入城内,占领码头!”

    *******************

    艾特听到城墙下方又响起了脚步。

    他麻木的举起燧发枪,对准脚底下黑黝黝的洞口——这里是从城墙内部登上墙头的唯一通道,敌人夺取城门后发起了好几波进攻,但终没能拿下北段城墙。

    战斗从昨天中午一直持续到现在,他从来没想到自己可以在凛冽的寒风中坚持如此长的时间,只是看到前来支援的队友一个个倒在血泊中时,他的脑袋里就再也无法思考其他事情。

    “他们又来了?”旁边多伸出了一杆长枪。艾特朝身侧望了一眼,发现来人正是自己的小队长铜山。

    “我听到动静了,”他有气无力地应了声,“不过现在天黑成这样,看不清楚有多少人。”

    “他们同样也不知道我们还有多少人,”铜山安慰道。

    “那……还有多少?”

    铜山犹豫了下,“五个,刚才乌鸦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我们大多都活不过今晚,”艾特苦涩地说。从最开始的惧怕和慌乱,再到现在的麻木,他总算理解了教官那句「只有经历过真正战斗才能让你快速成熟」的含义。不过这并不能给困境带来什么改变,聚集在一起的三支小队如今只剩下最后五人,即使敌人没有攻上城头,缺乏食物和御寒物资的他们也会被活活冻死在上面。“现在投降还有用吗?”

    “投降?”铜山哼了一声,“你没听到他们是怎么喊的?剿灭叛逆!就算投降也只有死路一条,还不如在这里多杀他们几个。”

    艾特知道队长说得没错,昨天赶来支援的第二军战士里有不少人是被抓住后砍掉的脑袋——他们不是贵族,自然没有留着换取赎金的价值。只是……他不甘心死在这里啊。

    教官向他描述过边陲镇的种种美好,还允诺只要等到邪魔之月结束,第二军中表现优良的士兵就能升任到第一军中去,还可以获得一套免费的新住房。那里有着充裕的食物,打开阀门就会自动流出来的井水,以及无需点火就能让房间里热腾腾的暖气……

    他想要活下来,去边陲镇见见教官所说的那些神奇之事。

    “过来了!”铜山忽然低喝一声,扣下扳机。借着枪口喷出的火光,艾特看到了黑暗中被照亮轮廓的敌人——六七个人正举着盾牌缓缓向上爬行,他甚至能看到对方惊恐的面容。

    队长的射击尽管没有命中目标,却已经给他指明了方向。

    他瞄准一闪即逝的人影处,开火射击。

    子弹击打在木头盾牌上,发出一声闷响,一人顿时惨叫了起来,接着是重物滚下楼梯的声响。剩下的人见行踪暴露,不顾一切地向出口奔来。

    铜山仍在装填弹药,冻僵的双手影响了他的速度。艾特缩回身子,身手摸向腰间的火药囊时不由得心中一凉,囊中空空如也,他已经用完了所有的火药。

    按照平日的训练,这种时候就应该上刺刀了。

    他咬牙拔出刺刀,耗费好一阵功夫才将套管固定在枪身上,还没来得及端平长枪,跑在最前面的敌人已经冲出了洞口。

    铜山果断开抢,将其击倒在地,但第二个紧跟而上的敌人反手将长剑刺入了队长的胸膛。

    艾特脑中一片空白,下意识地按照训练递出长枪,却扎在了对方的盾牌上,敌人一脚把他踹翻在地,枪支也脱了手。

    要死在这里了吗?

    他绝望的抬起头,却发现天空中陡然多了一片阴影。

    在风雪交加的夜晚理应难以分如此漆黑的东西,但这片阴影实在离自己太近了,就像是一块塌落的夜幕,正急速朝自己坠来。

    随着轮廓越来越清晰,艾特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那竟是一只巨大的怪兽!

    他发誓只有在噩梦里才会见到这样恐怖的怪物,它张着血盆大口,头颅比牛犊还大,宽阔的翅膀几乎能把整个墙头覆盖起来。

    巨兽径直砸在艾特身前,将爬出坑洞的敌人直接压成了肉饼!

    “嗷——————傲————————!”

    它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吼叫!(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