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 暗流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 暗流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灰堡西境,长歌要塞以北。

    西尔特爵士坐在壁炉边,神情严肃。

    昨天傍晚米索.西尔特离开府邸后就没了音讯,直到第二天早上也没回来。

    他心里隐隐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最近米索和西境几大家族走得非常接近,而代管要塞的金银花家族也放出了风声,称殿下打算整合西境,届时各个领地都将采用同一种律法,同时收回大贵族的分封权力——这意味着他们无法扩充自己的下级贵族,也无法招揽骑士为自己作战。

    至于像西尔特这样的小贵族来说,则没有多大影响,甚至还会有不少好处。毕竟放出来的风声里,只要一心效忠王子殿下的,都能得到丰厚的回报。所以这种时候,小贵族反而成了最安稳的一批,无论殿下的改革方案是成功还是失败,他们都能接受。

    因此尽观其变是最聪明的做法。

    可米索.西尔特偏偏不这么认为。

    “主人,出去寻找二少爷的侍从回来了,”管家推开爵士的书房门说道。

    “怎么样,找到他了吗?”

    “没有,”管家摇了摇头,“要塞的酒馆、赌场、剧院和妓院都找过了一遍,但仍没有发现少爷的踪迹。”

    西尔特爵士有些焦急起来,派出去寻找米索的人分为两批,第一批去了附近的小贵族领地——他们大多人都是莱恩公爵分封的骑士,地位跟自家相当,因此米索常会去这些领地参加一些聚会晚宴什么的。

    第二批则是要塞城中的娱乐场所,那也是年轻贵族爱去的地方。

    见到两批人都空手而归,爵士心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浓烈了。

    他起身走到窗边,望向领地东方——顺着这个方向横穿两个爵士领后,就是麋鹿家族的地盘,也是西境最大的伯爵领地。自从莱恩公爵覆灭,金银花家的培罗彻底倒向四王子后,麋鹿家也就隐约成了对抗王子势力的牵头人。

    见鬼,米索该不会去了那里吧……

    “主人,二少爷回来了!”忽然一名侍从跑进书房,“他正在大厅换衣服,似乎马上又打算出去。”

    “什么!”爵士立即抄起身边的拐杖,不顾管家的劝阻,快步朝楼下走去。

    刚踏进大厅,西尔特顿时感到脑中嗡的一声——只见米索脱下厚厚的外套,换穿上了单薄的软皮衣,在他身前,摆放着一套闪亮的骑士甲。两名扈从正在忙前忙后,准备着甲胄最后的穿戴工作。

    “你昨天去了哪里!”老爵士忍不住大吼道,“现在又要去做什么?”

    “父亲,我们的机会来了,”米索兴奋地说道,“从最底层的骑士晋升为男爵……甚至是子爵的机会!”

    西尔特感到心里血气上涌,“谁跟你这么说的?”

    “雅克.梅德大人,他带来了国王陛下的密令!”

    完了,西尔特情不自禁地倒退两步,一颗心沉到了底。雅克.梅德正是麋鹿家的长子,更别提还牵扯到了新王提费科,谁都知道,后者最想要铲除的敌人,恐怕就是执掌西境的罗兰.温布顿了。

    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而且似乎比他想象的要更严重。

    “你……到底都听到了些什么?”

    “梅德大人把西境大部分贵族都召集到了他的城堡里,并公布了陛下的亲笔文书,里面写着只要为他夺下长歌要塞,所有人的爵位和领地都将晋升一级!”米索似乎仍然沉浸在当时盛大的场面中,“野蔷薇家的蜜列尔女士,枫叶家的卡文大人,奔狼家的雷米诺亚大人,都毫不犹豫地按下了手印,宣誓为陛下效力。其余贵族和骑士们也都决心跟随四大家族,解除金银花家对要塞的统治!”

    简直愚蠢,四大家族怎么可能因为一纸文书就当场作出决定?爵士暗自哀叹,难道你忘了莱恩公爵还是西境守护的时候,这群人对温布顿三世的旨意都是敷衍了事的么?什么时候他们就转了性子,变得如此忠诚了?

    答案只有一个,这是场彻头彻尾的戏剧,为的就是让参与集会的小贵族们对大好局面深信不疑,鼓动他们成为这场暗流的先锋军。而具体的谋划很可能从数月前就已经开始,谈到现在四大家只怕连胜利后的利益划分都已经确定妥当了。

    西尔特张了张嘴,却没能把这番想法说出来,米索.西尔特不是长子菲林,有些劝阻对于他来说根本不起作用。

    “你穿上这身盔甲是要往哪里去?”老爵士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

    “去赢得荣誉和地位,”米索套上精钢打造的胸甲,“拂晓晨光就算成为了西境第一骑士,荣耀的也只有他一个人而已,而我荣耀的是整个家族,父亲。等到事情尘埃落定,您会发现,我一点儿也不比哥哥差。”

    如果提费科能彻底击溃罗兰,你说的倒也没错,可新王的军队仍远在王都,罗兰殿下却近在咫尺啊。

    “你难道忘了莱恩公爵是怎么覆灭的吗?”西尔特沉声道。

    “这一次不一样了,国王陛下运来了一批雪粉武器,和四王子此前使用的一样,听梅德大人说,更强大的还在后面……没有了武器上的优势,罗兰还能再次夺回长歌要塞不成?”米索将长剑别在腰间,向父亲点头行礼,“战斗很快会开始,请在这里等待我的好消息吧。”

    望着二儿子离去的背影,西尔特将拐杖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主人,您……不拦下他吗?”管家走上来扶住浑身颤抖的老爵士,担忧地问道。

    “拦下他是容易,可这样一来,家族恐怕就要遭到灭顶之灾了。”他缓缓摇头道。一个出席了“谋反”会议的贵族,却没有按约定前往进攻地点集合,这对四大家来说意味着什么?无论是脱逃还是倒戈之罪,都能致西尔特一家于死地。

    “往好的方面想,万一是四大家族赢了呢?”管家安慰道,“毕竟邪魔之月不会这么快结束,等到雪化时恐怕都到两三个月后了。当四王子的军队赶到时,指不定国王的大军已经将西境团团包围。”

    如果是以前,说不定自己真会这么想,但自从去过边陲镇一趟后,爵士便对罗兰殿下有了截然不同的看法,更别提自己的长子菲林.西尔特和家族恩人爱葛莎大人都住在边陲镇。

    他望向管家,厉声吩咐道,“你现在立刻动身前往边陲镇,将这个消息告诉给罗兰.殿下,如果城门已经封闭,你就去郊外码头寻找渡夫或渔民。重金雇佣也好,威逼利诱也行,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消息带到殿下耳边!”(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