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 犯罪现场

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 犯罪现场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维德大哥,这……这样真的好吗?”火头有些局促不安地摸了摸身上的布衣,“首席骑士大人说,制服就是我们的身份象征,执勤时必须穿戴整齐才行。”

    “而且弄脏了都要受处罚,更何况根本没穿,”哨子不停地左顾右盼,像是生怕被同行看见一般。

    “不要啰嗦了,穿了是够象征的,黑布隆冬往雪地里一站,几百步外都知道那儿有警察,还怎么抓人?”维德吐了口唾沫,“你们是边陲镇人,对吧?”

    “是啊,”一说到这个,两人顿时来了精神,“我父亲是个猎户,以前住老街,技术可好了。树林里窜动的狐狸,他都能一箭射中脖子。”

    “我也是,老爹总说打猎不稳定,不如去挖矿,他连锄头都给我准备好了。如果不是王子殿下成为领主的话,我恐怕就得一直待在矿山里头了。”

    “看得出来,”维德耸耸肩,也只有猎户家的孩子会取这么生僻的绰号,“既然是小镇人,总比我这个外人要更关心镇子的秩序吧?连我都不怕处罚,你们怕什么,难道再严重比维护殿下制定的规矩还紧要?”

    “这……”两人犹豫了片刻,才下定决心般说道,“你说的也是。”

    “而且维德大哥你不算外人啦,不是已经拿到身份证了么。殿下说过,拿到这个卡片的,都是他的领民。”哨子嘟囔道。

    维德笑了笑,不再说话,继续盯着暂住区东侧的一排窑洞。

    成为警察已经有近三个月时间,他已经完全适应了西境的生活。原本以为不勒索不欺诈的“巡逻队”基本无事可做,但没想到每天要忙的事情根本干不完。

    接收难民需要警察,处理民间纠纷需要警察,就连抓捕那些凶恶罪犯和间谍,居然也是警察的任务……而第一军似乎除了跟邪兽作战外,完全不插手小镇内的治安行动。

    这跟他最初预想的情况大不一样。

    在金穗城,巡逻队差不多是城市卫队的一个补充,承担一些脏活累活,到手的好处却没有多少,这也是许多队员习惯额外寻找横财的原因。但在边陲镇,警察和第一军更像是互不相干的系统,前者对内,后者对外。

    而更让维德感到惊讶的是,他们的行动目标除开上级直接指定外,更多居然来自民众的举报——没错,镇里的居民改变了他对普通人的看法,这些既懒惰又愚笨的人们竟会主动盯防那些行踪可疑的人物,并报告给市政厅。每当有外来商船抵达小镇时,司法部就总会收到五六条这样的举报。

    维德很快意识到了这里面蕴含的巨大力量——没有任何探子可以完全不和外界接触,或者一到某地就完全融入原住民之中,除非他本身就在该地长大。当每个人都成为警惕的哨所,还有什么敌人可以匿藏身形?

    当然并非每一次抓捕都会有成果,像上次出击抓到的鬼祟之徒,结果居然是晨曦的贵族。维德做好了遭受惩戒的准备,可上头毫无反应,似乎对他殴打贵族的行为视而不见,这更坚定了他的看法。

    “「金子」出现了!”火头低呼道。

    “不用管他,装作扫雪的样子就行,”维德不动声色道,“他没有带货物,只是来探查情况的。”

    金子正是这次抓捕目标的代号——司法部前两天接到举报,有农奴在私贩粮食,卡特大人对此十分重视,立刻将任务交代给他,要求人赃并获,并称其为猎金行动。

    不过任务开展得并不顺利,经过一番打听后,他们初步锁定了目标,五六人轮流监视了暂住区两天,结果连目标的踪影都没发现。

    维德心里清楚,毫无进展的原因就在于警察的制服在这里实在太显眼了。他之前还在西区住过好一阵子,自然知道只要有市政厅官员出现时,消息很快会传遍人群。东区也好不到哪里去,此地住的都是农奴,黑色制服简直像夜空中的萤火虫一样醒目。

    所以他干脆劝说火头和哨子脱下制服,换上破烂的外套,装扮成扫雪者,堵在东区和小镇的要道上。只要有可疑者经过,必然逃不掉他们的眼睛。

    金子绕着东区晃了一圈后,又回到了窑洞中,不过再次现身时,背后已多了一个大大的布袋。

    “他果然在私贩小麦……”哨子握紧了拳头。

    “该死的,简直不把殿下的话放在眼里,”火头愤愤道,“我们现在就把他抓起来吧!”

    “不要着急,”维德摆了摆手,“卡特大人不是说了么,要人赃并获。我们分成三批行动,”他按以前围堵老鼠时的方案吩咐道,“火头,你现在就动身,先去老城墙区域。想要进入内城,他只有一条路可走。”

    “好的。”

    “接着由我跟随他一同前进——这需要一定的技巧,所以我来最合适。”他舔了舔嘴唇,“最后是哨子,你离我差不多百步远慢慢盯梢,目光不要和金子接触就行。”

    “我知道了。”

    “那么开始行动!”

    尽管三人并没有上下级之分,但他们依然听从了维德的布置。

    维德扛起扫把,不慌不忙地走在金子身前三四步的位置,按照以往的经验,在身后跟踪很容易引起目标的警惕,但在前面“引路”的话,会大幅降低对方的警戒心。如果能大致摸出目标想去的区域,这种伴行方式是最稳妥的。他的注意力已完全集中在了金子身上,只要对方的脚步声稍有变化,他有把握在数息内扑倒对方。

    金子穿过老城墙断口后便停下了脚步,靠在街道一角歇息下来。显然对方也知道,再往镇子中心走的话,碰上警察的几率会大大提高。维德向前多走了几十步,接着拐进了岔道里,等待购买者出现。

    过了没多久,一名推着小车的镇民出现了,他同样左右张望了一会儿,才缓缓来到农奴身旁。打开布袋检查了一番后,镇民从怀里掏出一把钱币,与此同时,维德作出了行动的手势。

    三人从三个方向冲向目标,而交易者顿时被吓得目瞪口呆,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维德一把将农奴按倒在地,伴随着钱币洒落的脆响声,他大喝道:“你被捕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