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四百零九章 可靠的盟友

正文 第四百零九章 可靠的盟友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你算是找对人了,”兜帽咧嘴笑道,声音有些沙哑,让人难以分辨出他的具体年纪,“别看我住在外城去,事发的当天我刚好在王宫附近,轰鸣声一响起,我就跑到了宫殿围墙大门外。你大概不知道那声巨响有多么惊人,如果说天上的雷霆在地面绽放也不过如此,周围房屋的窗户——无论是纸糊的还是玻璃的,统统被无形的力量破坏,还有人因为猝响而被吓死……”

    每只老鼠都宣称自己恰好就在附近,并且目睹了事情的全部经过,但一比对就会发现,每个人的说法各不相同。“好了,不要再啰嗦这些没有意义的东西了,它到底是怎样发生的?”奥托.洛西打断道,“这场事件是否真的和四王子……罗兰.温布顿有关?”

    兜帽咳嗽两声,伸出右手,“我当然可以告诉你,不过……”

    “需要衡量万物之物吧,”奥托解开腰包,“多少?”

    所谓的衡量万物之物,不过是金龙的别称罢了,也只有老鼠这种的群体,喜欢设置一些浅显的暗号或口令来卖弄神秘,根本毫无水平可言。

    对方比了个二的手势。

    他取出两枚金龙,放进兜帽手里,“这可不是一笔低廉的费用,希望你的消息能对得起它。”

    “当然,这关系到骷髅手指的信誉问题,”对方露出贪婪的笑容,将金龙揣进怀里。

    老鼠的信誉,大概就王者的仁慈和一样荒谬,奥托心中冷哼了一声,“说吧。”

    “我先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大概是酬金入怀,兜帽的姿势也放松了许多,他抿了口麦酒,靠在椅背上,随后指了指天花板,“雷霆来自天上。”

    “什么意思,”奥托皱眉道。

    “你不是问巨响到底是怎样发生的吗?”对方压低声音道,“所有的雷霆都来自天上,这回也不例外。我亲眼目睹到,在轰鸣声响起之前,一块白色的石头飘进了王宫,接着才有了接下来发生的事。”

    “荒唐!你难道想告诉我,天上掉下来一块巨石,把宫殿砸垮了大半?”

    “嘿嘿,我说的都千真万确,不然骷髅手指也不会将这份活指派到我身上,你要是觉得我胡说,现在就可以离开,”兜帽耸耸肩,“但费用不会退还。”

    “……继续说。”奥托压下不悦道。

    “石头从出现到坠入王宫,仅仅只有数息时间,但我当时看得很清楚,那东西个头并不算大,速度也不快,想要砸垮苍穹殿堂大概没什么可能,所以我才会称其为在「飘」。另外,巨响和浓烟出现的同时,我还看到了翻滚的火光,声势逼人,绝对不是撞击能造成的。”兜帽咂嘴道,“事实上,提费科陛下最后的搜擦不也证实了这点么——封闭内城区清理了好几遍,也没有抓到任何嫌疑人,加上王宫区域本身就戒备森严,如果攻击不是来自天上,还能来自哪儿?”

    他再次喝了口麦酒,“至于火光和浓烟嘛,像极了一种叫做雪粉的炼金物品燃烧时所产生的现象,这也是我确信它是一次攻击的原因。顺便一提,关于雪粉的消息,我同样知道一些,不过你得为其额外付费,只需……”

    “不用了,我不想知道。”奥托打断道。这东西他从别的渠道略有耳闻,原本是庆典用品,改良后可以当作武器使用,而老鼠不大可能知道其具体成分,他没有必要把钱浪费在这里。

    “好吧,现在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兜帽不以为意地摊手道,“这件事情毫无疑问——跟四王子有莫大的关系。”

    “理由呢?”

    “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到的王都?当然,我并不是在打听你的来历或……身份,这是黑街的问询规则,你无需回答我,”对方轻笑道,“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是初秋时抵达的王都,必然会知道一件事情:国王陛下曾派出数千人的大军攻打西境,活着回来的却寥寥无几,而且这些溃兵身上还携带着四王子递交给陛下的文书。”

    六只老鼠都提到了这件事情,看来基本没错了,但他还是得多问两句,“你是指关于报复的预告?实在有些耸人听闻,你确定这不是民间的讹传?”

    “大部分文书都跟着溃兵进了王宫,少量流出来的也基本被市政厅搜走,但骷髅手指总能给顾客惊喜。事实上,我这儿就有一份留存下来的「预告」。”兜帽伸出五个指头,“考虑到它是王子的亲笔信,而且数量稀罕,所以价格也会偏高一点,你觉得怎么样?”

    ……

    奥托.洛西顶着寒风回到王宫,贝琳达立刻迎了上来,“有什么新消息吗?”

    “不太多,倒是拿到了一张四王子的文书,”他将皱巴巴的纸条递给对方,随后脱下外套坐到壁炉前,把打探之行详细说了一遍,“六只老鼠对于第二个问题的答案基本一致,加上这张纸条,结果应该已经明了了——罗兰.温布顿完全不像国王陛下所说的那般虚弱,甚至恰恰相反,如果晨曦王国与提费科缔结盟约,说不定没有益处,还会给自己凭添一个麻烦的敌人。”

    “但对于第一个问题,老鼠的回答却各不相同,”贝琳达皱眉道。

    “这证明攻击来得十分诡异,几乎没人清楚它是怎么发生的,我反倒有些相信最后一只老鼠的说法了。”奥托喝了口热茶,长长吐出口浊气,廉价酒馆待得久了,感觉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来自天空?”贝琳达诧异地望向他,“你疯了吗?”

    “当然没有,如果不是看到这封文书,我也不敢往这方面想。他对攻击时间和攻击地点都信心十足,只有从天空发起攻击,才能越过高耸的城墙和严密的防线,并让消息灵通的老鼠都无从得知,”他撇撇嘴,“不过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教会的威胁迫在眉睫,他们应当终止对抗,一致抵御外敌才对。”

    “那可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奥托摇摇头,“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为晨曦王国争取到可靠的盟友。提费科.温布顿陛下现在看起来……似乎并不可靠。”

    “难道你想要前往西境?”贝琳达微微一怔,“那里不是被邪魔之月所影响,正处于危险之中吗?”

    “比起王国覆灭的危险,这算不了什么,”他沉默片刻后下定了决心,“你就留在这里,等待新国王的答复,这趟西境之行,我一个人去。”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