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 赤水河伏击战(下)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 赤水河伏击战(下)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比起远远眺望的莲,希尔维看得更加真切。

    透过土屋的墙壁,她能看到士兵们有条不紊地忙碌着,每个人都做着单一的重复举动,但七八个人连在一起,就成了行云流水的复杂整体。堆积在隔间后方的纸袋和铁球源源不断地被送入那门粗壮的铁管中,接着以雷霆之势喷发出去。

    进一步细看的话,希尔维注意到士兵先是点燃了铁管尾端的一根绳索,跳跃的火花窜入铁管内部,引着了最先被填入的纸袋。接下来那一瞬间的光芒让她也忍不住眯上了眼睛,火花迅速扩大成一个橙红色的火球,填满了管内每一处孔隙。膨胀的烈焰无处可去,只好包裹着铁球向外奔行,仿佛一只巨手般将它用力抛出!

    眨眼之前,铁球便化为一道黑影,径直向河道中的帆船撞去。它的力道是如此之大,直接在木板拼接成的船舷上钻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孔洞。尽管穿透木板后速度减缓了不少,但威力依然不可小觑,一名正欲爬出船舱的敌人被拦腰击中,顿时断成两截。

    这样的场景希尔维还是第一次见到——无需锐利的刀刃或剑锋,单靠圆滚滚的小球也能将人一分为二。

    由于视线太过贴近,她甚至觉得被击毙者喷出的血液和内脏已经溅到了自己身上,接下来又有数人被铁球击中,不是削断四肢,就是打碎了脑袋。一时间船舱里到处都是流淌的污血和红白相间的脏器。

    女巫忽然感到胃里一阵翻涌,一股酸水直冲喉头。

    “呕……”船舱中的景象陡然消失——混乱的思绪已无法再维持能力的施展,希尔维被迫中断了与真实之眼的连接,低头吐了出来。

    “怎么了?”被吓了一跳的莲立刻上前扶住她,“你还好吧?”

    王子殿下也注意到了她的不适,递上一条手帕,“如果觉得血腥的话就先别看了,至少不要动用能力近距离观看。先休息下吧。”

    “谢谢您……”希尔维接过手帕抹了抹嘴巴,“我没事。”

    这大概就是麦茜和闪电所说的「不可思议的发明」,只不过当时大家并未听进去多少,又或者根本没放在心上。毕竟没有亲眼目睹之前,很难在脑海中想象出如此惊人的武器。

    她重新望向战场,只见提费科的船队开始向两岸靠近——显然他们也已察觉到,这阵暴风骤雨般的攻击来自于岸边伪装成土坡的矮屋之后。不过对方并不知晓,罗兰殿下布置的工事远远不止这一处。

    在离V形防线较远的地方,暗藏着铺满野草和藤蔓的地堡,两者间的距离正好与船队纵列长度相当。除非他们毫不犹豫的调转船头直接撤离,不然在任何一点上登陆,都只会落入前后夹击的陷阱中。

    地堡中的士兵同样持有一根长长的圆铁杆,发射的东西不再是圆形铁球,而是一枚尖锐的无尾弩矢。它们看上去没有铁球那般势不可挡,可目标也换成了不着寸甲的血肉之躯。

    希尔维猜测敌人大概是想等到上岸整队之后再进行反击,但地堡里的士兵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和之前的打击方式如出一辙,他们连头都不用露,只需将武器对准目标,轻松扣下扳机,弩矢就如雨水般朝对手泼去。

    面对这种击发迅速,还无需上弦的武器,敌人没有坚持多久便全线崩溃了。下了船的人想重新回到船上,而站在船舷边等待下船的人四处逃窜。船身大幅摇摆中,跳板翻进了水里,不少落水者在攀爬船舷时被击毙,场面混乱不堪。

    “是时候了,”直到这时,王子才放下瞭望镜,朝铁斧下令道,“带上预备队去清扫战场吧,如果他们的领头骑士侥幸没有战死,就尽可能抓活的,我想问他们一些问题。”

    “是,”后者行礼道。

    接着他望向希尔维,“你也跟铁斧一起去吧,别让任何一个人溜走。”

    希尔维点点头,跟着第一军指挥官走出观察所。她忽然有些明白,为何罗兰殿下敢在大陆一隅公然庇护女巫了……掌握着如此强大的武力,教会即使出动神罚军也未必能够轻易击败他。倘若能让提莉大人也拥有这样的武器,女巫们说不定真有重返家园的一天。

    *******************

    看着瘫痪在河岸边的帆船,罗兰稍稍松了口气。

    当他们打算登陆反击时,败局就基本已经注定——靠撑杆和桨手调转船头是个十分缓慢的过程,对方没有选择在火炮打击下掉头撤离很可能也是因为这点。比起白白挨打,不如赶紧靠岸,然后组织嗑药队伍进行反击。

    十二磅野战炮的实心铁球很难彻底击沉一艘木质帆船,即使将船身打得千仓百孔,也不影响它继续漂浮在水面上。因此调转船头或许会损失严重,但总能够逃走一两艘帆船,而选择登陆则只有全军覆没一个下场。

    比起上次的突袭要塞及小镇防御战,这次敌人甚至连有效的进攻都没有出现——大概是药丸平时都控制在指挥者手中,直到战前才会发放给民兵,一旦遭遇伏击根本无法快速做出应对。

    一直到傍晚时分,清扫战场的工作才告一段落。

    铁斧和亲卫压着两名俘虏走进了营地。

    罗兰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一人已经大声嚷嚷起来,“我是斯纳克爵士,殿下,请您允许我写封信给家族,他们必然会送上丰厚的赎金。”

    “我是北境坚盾家族的次子,埃尔文.谢德,尊敬的殿下,”另一人说道,“我也愿意缴纳赎金。”

    “所以……这次袭击是你们率领的咯?”罗兰挑了挑眉头。

    “呃,不,队长是文森特爵士,但他已经阵亡了。”斯纳克爵士扭动了阵身子,“殿下,能让您的人把我的手解开吗?在赎回期间,我希望能受到正常的待遇。”

    “我不需要赎金,”王子摇头道,“你们来西境的目的、计划,以及提费科的打算……把你们知道的都说出来,我或许会给你们应有的「待遇」。”

    “这……请恕我不能告诉您,”斯纳克犹豫了片刻说道。

    “我已向提费科陛下效忠,”坚盾家族的年轻骑士也拒绝道,“如此做法有违我的誓言。”

    “是么,”罗兰不以为然道,“先带他们下去吧。”

    等亲卫离开后,他扫了眼铁斧,“听说你在铁砂城时曾担任过族长侍卫,并且十分擅长审问情报?”

    “是,殿下,”铁斧应道,“很少有人能在我面前隐瞒消息。”

    “很好,这两人就交给你审讯了,”罗兰转过身,“方式和手段都不限,只要能得到足够的情报就行。”

    他怔了怔,“那赎金的话……”

    “我从一开始就说了,我不需要赎金,”罗兰语气冰冷,“问完之后,就当作阵亡处理吧。”

    这才是掳虐平民、进犯西境之人应有的结局。他在心里补充道。(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