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香皂与酒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香皂与酒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夕阳西斜,滚滚热浪开始消退,鸣叫了一天的夏蝉也逐渐平息下来。不过比起四面邻海的沉睡岛,城堡里仍显得有些闷热。

    满身是汗的伊芙琳走上二楼,推开卧室房门,一阵凉意顿时笼罩了她。

    “今天的测试辛苦了,”一名束着黑发,模样成熟而干练的女子微笑道,“怎么样,还顺利吗?”

    她叫书卷,是共助会里年纪最大的女巫,也是位十分和蔼的前辈。才短短相处了一天,她就已经感受到了对方的照顾和关切之情。

    “我……不知道,”伊芙琳有些沮丧的回道,“其他人都施展了自己的能力,轮到我时,殿下只问了几个问题就让我下去了。是不是……他觉得我没什么用处?”

    书卷抵过来一杯冰水,“没有毫无作用的能力,只有未开发出来的能力,这可是罗兰殿下常对我们说的话,所以你不用顾虑这点。”

    “可是……”她接过杯子,欲言又止。

    “担心派不上用场而被冷落?”书卷忍不住笑道,“如果是之前的共助会倒有可能,不过在边陲镇,殿下从来没有区别对待过任何一名女巫,这点蜂鸟可以作证。”

    正在埋头在柜子里找着衣服的女孩仰起头,“大致是这样没错啦,像我啊、谜月啊、莉莉啊、还有娜娜瓦小姐最近就没啥事情可做,殿下还鼓励我们打昆特牌解闷。”

    “解闷?”伊芙琳瞪大了眼睛。

    “嗯,不可思议对吧?有事时努力工作,没事时愉快玩耍,他是这么说的,”蜂鸟顿了顿,“不过我觉得殿下还是有一点点小偏心的,他对安娜就明显要好一些。”

    “那是他认识的第一位女巫,感情上自然要深厚得多,”书卷敲了下她的脑袋,“快清好衣服,再晚些自来水就不多了。”随后她望向伊芙琳,“你也跟我们一起来吧。”

    “去哪儿?”后者愣道。

    “冲凉,”书卷笑了笑,“在季夏,没有什么比站在花洒下沐浴一番更惬意的事了。”

    当伊芙琳跟着两人走进浴室时,忍不住惊讶地叫出声来。她仿佛走进了一处宽广的草原,前方是云海和群山,夕阳余晖从窗口照入,映在墙壁上,将云层染上了一抹金黄。

    “这是——”

    “索罗娅的杰作,”书卷笑道,“这可不是传统的装饰画,你脱下鞋子就知道了。”

    伊芙琳小心翼翼地将木凉鞋放入门口的鞋柜里,赤脚踩上“草原”时,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脚底细密的触感犹如茂密的青草一般,而且草尖还蕴含着饱满的水珠,像是刚下过一场大雨般。

    书卷脱去衣服,放开束成马尾的发辫,一头乌黑的长发洒落下来。只见她走到墙边,拧动扳手,头顶上方伸出的那杆莲蓬头中忽然喷出数十道水线,将她笼罩其中。

    “怎么样,很方便对吧?”蜂鸟将一块圆滚滚的东西交到她手中,“这是殿下发明出来的洗浴用品,配合冲凉时使用感觉简直不能再棒了,来,我教你怎么用它。”

    ……

    当伊芙琳再次回到房间时,整个身体都感觉轻盈了几分。

    她从来没有体验过如此舒适的沐浴,当用香皂在身上擦出泡沫,再由清水一股脑冲走时,浑身的黏糊感顿时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清爽与顺滑。换上干净衣服之后,闷热的空气似乎都变得凉爽起来,抬起手臂,她还能闻到皮肤上余留下来的玫瑰花香。

    这就是共助会女巫的日常生活?

    伊芙琳心里仍有些难以置信,她出生于王都外城区,家里经营着一间酒馆,虽然来客大都是些庄稼汉,可聊起来的话题总离不开内城区的贵族和他们花天酒地的生活,她为客人盛酒时也听过不少。例如倒满葡萄酒的镶金澡盆,以及洒满玫瑰花瓣的牛奶浴缸……但即使在他们啧啧称奇的传言里,也没有一种能比得上她今天的亲身体验——至少伊芙琳不觉得用酒和牛奶洗澡能有多么舒服。

    联想到城堡的主人是一名真正的王子,讲究舒适和享乐倒也正常。但女巫们居然也过上了同王室贵族一般的生活,这对她来说根本难以想象。要知道前往沉睡岛之前,就连维持普通平静的生活都是种奢望。

    “饿了没?”书卷擦干头发,重新扎好辫子,“快到开饭的时间了,我们去大厅吧。”

    一楼的会客厅里,长长的方木桌上已经摆满了各式菜肴,伊芙琳粗略数了下,光肉类就有六盆,还有蛋羹、蔬菜汤和烤蘑菇,一点儿都不比昨晚的欢迎宴差。

    等到其他女巫到位,大家纷纷开动起来。她注意到,一些人除了刀叉外,还使用一双木棍夹取食物,而殿下本人同样如此,他甚至连刀叉都很少拿起,手中的木棍上下翻飞,看起来十分灵活。餐盆里的食物也同样没有大块肉排或整鸡整鸭——和酒馆里那些常见的吃食不同,牛排被切成了小块,野猪腿剔去了骨头,只用直接送入口中即可。

    当晚餐进行到尾声时,王子殿下忽然拍了拍手,“我最近研究出了两样新东西,打算作为商品推广,不过不清楚效果如何,想让你们先试一试,有什么看法可以提出来。”

    “是什么,吃的吗?”

    “好啊,我要试!”

    “还有我咕!”

    共助会的女巫们顿时欢声一片,伊芙琳一脸茫然地望向书卷,后者微笑着解释道:“殿下常会发明出一些新奇的玩意,比如你之前用的香皂,还有香水、筷子、冰激凌……他在正式投入生产前,都会让我们先试用一番。”

    “咳咳,”王子清了清喉咙,“第一样东西是白酒,比起常见的麦酒和果酒来说,它的味道更醇厚,也更容易醉人,因此未成年的女巫不得参与。”

    “殿下,这是偏见!”闪电嚷嚷道,“我比那些成年的水手能喝多了!”

    “那也不行。”

    “唔……”小姑娘撅起了嘴,而罗兰不为所动,吩咐侍从将盛好的白酒端上来,分发给成年女巫。

    伊芙琳面前也摆上了三杯——只见晶莹剔透的水晶玻璃杯中盛有的酒水各不相同,一杯透明无色,如同清水一般,一杯呈乳白色,最后一杯则是亮晶晶的橙黄色,在跃动的烛火下,还能看到一些细小的漂浮物,倒像是未过滤干净的果酒。

    “它们分别是白酒掺苹果汁、白酒掺牛奶和纯正白酒,”罗兰介绍道,“冰块可以按自己的口味添加,放得越多酒味越淡。”接着他朝伊芙琳笑道,“你曾在王都的酒馆待过,能力又是酿造不同种类的酒水,我希望能听到你对这种新酒的评价。”

    伊芙琳心底忍不住砰砰跳了两下,她端起盛着橙色酒水的杯子抿了一口,果然如殿下说的那样,白酒的味道要远比麦酒强烈,甚至有些刺喉咙,舌尖感到了一丝苦涩,不过苹果的清香冲淡了它的影响,最后才是酒自身的香醇——几种味道依次在口腔间回荡,她还是头一次品尝到如此出色的美酒。

    掺有牛奶的白酒则更和缓一些,苦涩几乎消失了,她能品尝出来,里面除了牛奶外,应该还放了些蜂蜜或糖,甜味和酒香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全新的味道。

    轮到最后一杯时,伊芙琳已经满怀期待,她小小地喝下一口,灼热的感觉顿时滚过舌根和喉咙——就像她预料的那般,没有了其他味道的干扰,只剩下单纯的酒味。先是火辣,然后是蕴含在苦涩之下的甘甜。

    “这三杯酒的味道都……令人难忘,”她放下杯子,吸了口气,“殿下,可能有些人无法接受它强烈的刺激味道,但我想真正喜爱饮酒的人,应该是不会抗拒拥有如此醇厚的酒香的。”

    “是吗?”罗兰笑道,“如此就好,不过这一杯并不是最浓烈的白酒,我还能进一步提高它的香醇,到时候再让你品尝品尝。”

    呃,他挑选自己来就是为了试验他的新酒吗?伊芙琳尽管有些迷惑,嘴里仍应道,“是,殿下。”

    待到酒杯和餐盘都被撤下后,王子殿下又命侍从捧来了一堆盒子,放在长条桌上。

    “这便是第二样新东西,也是我打算送给你们的小礼物,”他顿了顿,“一件特殊的衣物。”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