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 突变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 突变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即使是夏季,赫尔梅斯高原上的冰雪也没有融化多少。

    梅恩站在天之塔顶端向远方眺望,城墙外的原野里只有两种颜色——绿色的草地和皑皑白雪相互交错,像是大地经过邪月之战后留下的疤痕。这样的气候没办法种植任何作物,因此新圣城所需要的粮食全部得从高原脚下,也就是旧圣城里靠畜力一车车运上来。

    在赫尔梅斯待了十多年,他已习惯了这无处不在的寒冷。

    “这一回只剩我们两个人了?”泰弗伦推门而入,“会议不在密室里举行也行吗?”

    “你难道喜欢闷在那间狭小的房间里?”

    “不……当然不,”老主教摸了摸自己的白胡子,“如果不是希瑟老把戒律条规挂在嘴边,我巴不得每次都在这儿交换情报。就算她大放厥词时,我至少还能欣赏下圣城的风景。而且……”他露出一丝微笑道,“我没想到像她这样守时的人,这次也会逾期不归?”

    “或许她遇上了什么棘手事情,”梅恩坐回到桌边,“或许她已经在路上了。”

    “或许……”泰弗伦撇撇嘴,“你真不应该帮她找理由,任何人都应该言出必行,这可是她常挂在嘴边的话。就算遇到了麻烦,也应该先向我们汇报才对。她又不是孤身一人前往的永冬王都,派出一名信使只是弹指间的功夫。”

    “先不要去管她了,”梅恩将三张信纸推到泰弗伦跟前,“我们有麻烦了。”

    “麻烦?”后者怔了怔,在圆桌对面坐下,摊开信纸,“全是坏消息?”

    “没错,”他深深吸了口气,“坏得不能再坏了。”

    泰佛伦收起笑容,开始仔细翻看第一封密信,“……邪疫蔓延被制止,无面者下落不明?等等,邪疫是什么?”

    “枢秘区的最新研究成果,你无需知道太多,理解成一种可以快速传染的疫病即可,”梅恩简单解释道。事实上按鸦眼大师的说法,它是一种微型邪兽,经过特殊的培养后产生了专门针对人体的变异,而克制它的圣灵药同样也是邪兽,不过体形更加细小。“病源无法直接用眼睛观察到,常规手段根本无法治愈,能制止邪疫蔓延的只有一种人。”

    “女巫?”泰弗伦很快想到了答案。

    “而且还不止一个。”他沉声道。

    看完信后,老主教一拳砸在桌子上,“这蠢货在干什么?让老鼠们去围剿佣兵不说,还把无面者也填进去了?他到底知不知道这名纯洁者有多重要?”

    “他的想法并不算错,”梅恩皱眉道,“如果信中没有谎报人数的话,一千老鼠足够吃下对方的百余名佣兵了。不过对方似乎拥有一种强大的远程弩箭,可以连续不断地发射。对于这一点,我记得驻守在长歌要塞的泰罗祭司也曾提到过,莱恩公爵之所以会败给一群矿工,就是因为对方弩弓极为强大。虽说披重甲持坚盾就能大幅降低弩矢伤害,可老鼠并不具备这样的装备。”

    “就算他要用那些渣滓,也不该轻易派出无面者!”泰弗伦恼怒道,“这下希瑟回来只怕要大发雷霆了,能成长为纯洁者的女巫,无一不是极为罕见的能力,培养起来也极为耗费精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们比神罚军还要宝贵。”

    “但无论是女巫还是神罚军,最终目的都是消灭敌人,获取胜利。”梅恩缓缓说,“使用过程中有所损失,在所难免。”

    “难道你想保下费礼祭司?”

    “别忘了教会的律法,”梅恩语气一沉,“只论结果是贵族才爱干的事。费礼虽然惨遭失败,但他的出发点和计划并没有太多问题,只不过敌人更强大罢了。他当然会受到处罚,但具体的处罚措施还需进一步考量。”

    “不过希瑟未必会这么认为,”泰弗伦摇摇头,打开第二封信,“别忘了,教会的仲裁由她负责。”

    “我会和她说明的。”

    不一会儿,老主教就翻完了手中的信纸,不敢置信道:“提费科的民兵部队偷袭长歌要塞教堂,然后将使者团杀了个干净?他疯了吗!?”

    第二封信的内容其实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要塞代理培罗的报告,一个是当地信徒的情报,综合来看,确实有一支来自西境之外的民兵队伍偷袭了要塞,并劫掠了教堂。他们不仅自己服用狂化药丸,目标也是存放在教堂的药物……所以第一点判断不会错到哪里去,这支队伍不是来自新王提费科,就是来自碧水女王嘉西亚。两者相较之下,显然前者可能性更大。

    至于后一点,梅恩总觉得有些怪异之处,如果按培罗的报告描叙,对方烧掉教堂后立刻撤出要塞,不知所踪,又是怎么截杀使者团成员的?此时使节团应该已经抵达边陲镇,两者根本遇不上才对。

    见到梅恩一语不发,泰弗伦很快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拿起第一封信重新看了一遍,额头上的皱纹堆成了一道道沟壑,“难道……罗兰.温布顿除掉使者团后,将这一切推给了他的哥哥提费科.温布顿?”

    “我们不妨推测下,”大主教沉默片刻后开口道,“罗兰打算获得这批廉价人口,于是指派女巫治疗邪疫,并将逃民统统运回了西境。而在此之前,他为了避免被使者团察觉自己在豢养女巫,派出骑士突袭使者团营地,让他们连信鸽都来不及放出,再把责任推给要塞袭击者。毕竟代理人培罗是在罗兰的支持下上位的,协助他造假也是理所当然。当然……这一切都是推测,可使者团的失踪确实太过可疑,我们现在也没精力再派出一支使者团了。”

    “既然如此,我们应该立刻出兵惩治他的狂妄之行,”泰弗伦冷声道,“即便使者团和他无关,这些前往西境的女巫也值得我们清扫一番。”

    梅恩没有回应,而是指向第三张信纸,“你还是看了最后一封信再说。”

    泰弗伦疑惑地望了他一眼,摊开信纸。很快,他的手就颤抖起来,最后几乎快要握不住那张薄薄的纸,“峡湾出现大量女巫,还摧毁了所有教堂?那这封信是……”

    “来自海龙湾,也是最后一座被攻破的教堂,”梅恩闭上眼睛,靠在椅子上,语气里忽然充满了疲倦,“峡湾不可能毫无征兆地冒出大群女巫,只有一个可能,她们是从大陆迁移过去的。”而且信里还提到了超凡者——在教会律法里明确规定,一旦发现超凡女巫活动的踪迹,必须优先出动神罚军进行抓捕。但峡湾诸岛实在是太远了,如今狼心战场陷入焦灼之际,他根本无暇顾及海峡对岸的事务。

    “要不要请示教皇冕下?”泰弗伦问道。

    “……”梅恩微微摇了摇头,将心里翻涌的无力感统统压下,这或许正是神明对教会的考验,只有披荆斩棘才能看到神明的真相,他睁开眼,再次恢复了平静,“赫尔梅斯圣城就交给你和希瑟了。”

    “难道你要前往峡湾?”老主教瞪眼道。

    “我将带领留守教会的一百名神罚军和纯洁者,彻底清扫灰堡西境,再找机会对付峡湾女巫。”

    “可律法说——”

    梅恩打断道,“那是在四大王国出现超凡者的情况下,现在她们远隔大海,对我们的计划造成不了什么影响。别忘了,我们最终是为了获得更多土地和人口,继续扩大神罚军规模。显然灰堡的四王子对我们妨碍更大。”

    “但是……”就在泰弗伦打算反驳时,环形厅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两人微微一怔,不约而同地望向门口。

    只见房门被碰的一声推开了,一位神官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不好了,主教大人,不好了!”

    “冷静点!”梅恩喝道,“有什么事,慢慢说。”

    “希瑟大人的随从传来紧急情报,一支庞大的船队在永冬王国海岸登陆,大群敌人正在围攻王都,形势岌岌可危。对方的海船都统一挂着黑色风帆,桅杆上的旗帜是绿底帆船皇冠旗。”神官神情显得十分焦急,“消息送出时,两道城门都已失手,希瑟大人正在率信徒奋力抵抗,但敌人数目众多,还使用了狂化药丸!”

    “什么?”梅恩一时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黑色的风帆、帆船皇冠图案……

    敌人竟是碧水女王的黑帆舰队!(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