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无面之人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无面之人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老婆婆收回短剑,将针眼放倒在地,拿起药瓶在身上擦了擦,递还给祭司。○

    “干得不错,”费礼点点头,“把他拖出去处理掉吧。”

    “是,”她发出沙哑的应答声,拖起尸体时却丝毫不显费力,完全不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大人,您相信他说的话吗?”等管理者离开后,沙塔斯神官问道,“商队和女巫混在了一起,还是出于边陲镇领主的指派——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位领主不是四王子罗兰.温布顿么?”

    “是不是真的得派人查验过了才知道,”费礼一脸严肃地说,“但我觉得,他说谎的可能性不大,只要在城墙上观望两眼,就能注意到逃民的动向。如果他想编造一个谎言来换取圣药,至少得编一个比较难验证的。”

    “我马上派人去复核,”神官躬身道。

    “去吧,查到了什么消息立刻向我汇报。”

    费礼缓缓走到桌边坐了下来,把玩着手中的圣药。这些难民已是他的囊中之物,为了控制他们的动向,避免其自行逃亡,在邪疫蔓延后,他就指使梦境水派出老鼠混入难民中,散播教会即将要来拯救他们的消息。只要他们再忍耐几天,不仅能获得神明的救赎,还有可能被教会接纳,成为灰堡王都的一份子。至于那些潜伏的老鼠,大多是感染上邪疫的病患,为了换取圣灵药剂,肯定会不遗余力的替自己办事。

    假若老鼠的情报无误,这伙人至少从昨天开始就在运送逃民,而且按这架势,似乎不全部运走不会罢休,这相当于严重妨碍了自己的计划。更严重的是,他们还和女巫同流合污——费礼相信,能够治愈邪疫的,也必然是女巫。

    “大人,尸体已经处理好了。”老妇人轻手轻脚走入密谈室,“又有堕落者出现了吗?”

    “十有**,”费礼沉声道,“而且可能不止一个。”他顿了顿,“这里没有外人,不用再扮成这副丑陋模样了,看着令人生厌。”

    “是。”

    她弯下腰去,接着全身发出噼里啪啦地炸响,仿佛全身骨骼都在摩擦一般,身形迅速增长,花白的头发眨眼间转黑,而布满皱纹和松垮皮肤逐渐收紧,重新变得紧绷而富有弹性——时间仿佛在她身上倒流,当她重新舒展身体时,已变成了一名美貌动人的女子。

    “这下好看多了,”费礼满意地一笑,“我记得这人是……被吊死在城门口的那位?”

    “是的,大人,”她点头道,“四个人里,您当时在她身上花了最多的时间。”

    “你还真是……懂得讨我欢心,”祭司咂了咂嘴,“不过沙塔斯估计很快就要回来了,时间并不充裕。”他压下心里的欲*火,“而且那些堕落者还需要你来应付——就像以往一样。”

    “交给我吧,大人,”对方躬身道,“我不会放走任何一个堕落女巫的。”

    大约一刻钟之后,沙塔斯回到了密谈室。他先是望了眼女巫,随后向费礼汇报道:“大人,西城门外的逃民营地里的确少了许多人影,我怕天黑看不清楚,还让手下举着火把去下面转了圈,不少帐篷里已经空空如也。不过码头区没有一丝火光,不清楚那支商队是否还驻扎原地,至于女巫……”

    “不用查了,”费礼打断道,“对方既然敢运走患病的逃民,老鼠的情报应该就不会错到哪里去。如此一来,这伙人至少拥有两名女巫,一人在空中监视情况,一人能消除邪疫。特别是后者,对我的计划威胁巨大,必须要阻止他们。”现在对方还在城外拉人,万一他们将女巫带入城内,公然治疗那些被感染的城民,自己所宣传的圣灵药剂就成了一场笑话!

    “那我们该怎么办?”神官问,“派遣审判军去抓捕女巫?”

    他摇摇头,“这里是王都,不是赫尔梅斯圣城,教堂只有二十多位审判军,把他们派出去,明天发药时谁来维持秩序?而且人数太少的话,除了打草惊蛇外起不到什么作用,就算能击溃那些雇佣兵,女巫恐怕也逃之夭夭了。”正因为是在王都,负责守卫教堂的审判军才仅仅维持在数十人的规模上,不然常驻一支几百人的部队,恐怕国王都要睡不着觉了。

    “那……写信给圣城,让主教派遣援军再行动?”

    “等到审判军来时恐怕逃民都走光了。”费礼祭司冷笑一声,“而且对付一群佣兵根本用不着教会的精锐出马,把这件事交给梦境水去办吧。”

    “交给老鼠?”沙塔斯怔了怔。

    “至少他们人数众多,可以事先将码头包围起来,再一拥而上。你觉得没有穿着盔甲,用木杆长枪的佣兵能对付几名老鼠?”他反问道。

    “大概两到三人。”

    “所以他们最多只能应付两百来号人,而梦境水手下可以聚拢的暴徒足有千人以上。当然,这些好勇斗狠的渣滓或许还抵不上一支结成阵型的审判军小队,不过压死那群没有盔甲的雇佣兵绰绰有余了。”费礼站起身,“将我的话带给凶牙塔尼斯,给他一天时间召集人手,越多越好,明天晚上动手。不要透露有其他可以治疗邪疫的方法,也不要说是为了对付女巫,只用叮嘱他别放一个人逃出去就行。报酬是一整箱圣灵药剂,如果他想要推脱或搪塞的话,就告诉他,以后的罂粟花和长眠蕨别想再从我这儿拿到了。”

    “可是女巫……怎么办?特别是那个能在空中飞行的。”

    “她不会一直飞下去,而老鼠们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结束战斗,或者说……他们的作用更多是为了吸引对方的注意,”费礼走到女巫身边,伸手抚摸着她的脸庞,“只要让无面者抓到空档,潜入营地之中,结果就毫无悬念了。”

    通过碰触,就能将自己或他人完全伪装成另一个人,而且不单是外貌,就连身形和声音都可完美替换,并且生效后神罚之石也无法解除,这种能力作为暗杀者来说简直无可挑剔。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成为了教会少量存留并专门培养的女巫之一。

    “当对方意识到无法取胜时,营地里势必会产生混乱,这时候,无面者可以保证没有一个女巫能活下来。”祭司笑道。(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