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两百章 猎人与猎物

正文 第两百章 猎人与猎物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雀斑!”有人喊道,“他受伤了!”

    “不要去动他!”布莱恩吼了一声,“我来检查他的伤势,你们继续射击。”

    他将步枪交身后负责装填的新兵,弯着腰渡到对方身边。伤者神志还算清楚,哆哆嗦嗦地问道,“队长,我……我会死吗?”

    短矛斜着刺入了他胸口偏下的位置,不清楚有没有造成贯穿,见他呼吸还算畅通的样子,应该没有伤到肺部。文化课时,王子殿下曾简单讲述过人体各个器官的作用,以及受伤时的应急措施,像这样的情况,他能想到的最好方法就是放着不动,等到战斗结束后让娜娜瓦小姐来治疗。

    “痛吗?”布莱恩问道。

    雀斑艰难地点了点头。

    “能觉得痛就代表不会死,”骑士将手放在他的额头上,“你应该知道娜娜瓦小姐的能力吧?”

    “嗯,”雀斑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大家平时都……想看到她,这么说来……我,我也能见她一面了。”

    “没错,所以你要坚持住。”

    布莱尔说完后重新回到射击窗口前,新兵担忧地向后望了一眼,“不用把短矛拔出来吗?”

    “拔出来反而容易造成大量出血,等你学到这些时自然会明白,”他顿了顿,“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快击溃敌人。”

    ……

    罗兰站在高台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敌人像潮水一般向小镇涌来。

    他们每越过一排地堡,速度便会减缓不少,当越过第三排地堡时,敌人的腹翼已完全暴露在射手交叉火力之下。

    回音的作用十分明显,尽管队伍被拉成了长条状,可大部分人仍按照女巫不断发出的「集中冲锋」命令,在大道上奔行。

    每一刻都有成批的人倒下,而他们对此束手无策。面对刀剑矛枪无法破坏的防御工事,提费科的民兵部队只能忍受伤亡,继续前进。

    第三排地堡之后的三百米,便是炮兵阵地——在这个距离内,属于霰弹覆盖的死亡区域。

    天空中的闪电已将旗帜换成了鲜艳的红色。

    二十门火炮的射角被放平,向前方喷出火焰和浓烟,罗兰大致估算了下,动作最为娴熟炮组能在二十秒内射出一发霰弹,差一点的则在半分钟左右。乍看起来似乎和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的优秀炮组射速接近,不过后者的每分钟三发成绩是在实心弹射击中的表现,许多时间被用在了火炮复位和反复瞄准上。发射霰弹时无需瞄准,不用擦拭炮膛,射速还可以提得更高。

    可对于敌军来说,这已是个恐怖的射速,霰弹对于无甲目标的杀伤格外惊人,几乎每颗铁丸都能穿透两到三个人,药丸虽能抵御痛苦,却不能抑制恐惧。当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被打成筛子,即使满心兴奋和对杀戮的渴望也无法再压制生命体本能的恐惧,更何况他们原本就不算什么意志坚硬的钢铁部队,没有了药丸,这些人不过是一群未经训练,缺乏实际战斗经验的平民。当一半人躺在冲锋路上时,敌军开始出现了逃亡者。

    恐惧就像瘟疫般迅速蔓延开来,有了第一个,很快就出现了第二个、第三个,前锋线完全停止了前进,开始调转方向,朝后方溃退。炮兵组再次更换实心弹,对准道路中心开火,而地堡中的火枪队一直没有停止射击。

    大道上倒下了成堆的尸体。

    ……

    勒文满腔怒火逐渐冷却,他开始感到害怕起来。

    二十多人起初发现了那名制造混乱的女巫,她穿着一身奇怪的衣服,在树林里潜伏下来时几乎和周边景色融为一体,如果不是对方在跟着大部队向前移动,一直引导众人向道路中央靠拢,自己的人几乎没可能发现她。

    即使这样,她也给勒文造成了极大的麻烦——他发现,女巫模仿的声音飘忽不定,并不需要从口中发出,有时候在左边,有时候在右边,甚至还会从自己脑后响起。内容也是多种多样,诸如模仿自己的口音发布命令,或者某位民兵的惨痛呼救。

    可就在他们想要围上去抓住对方时,那名白衣女子再次出现了。

    勒文重温了雷曼.霍斯眨眼间被毙于身前的震撼情景。

    她手中握着一把银白色的「轻弩」,只要迸发出火花和巨响,就会有一人倒下。

    包围的口袋被瞬间撕碎,所有人一时间都成了惊弓之鸟。盔甲无法抵御,盾牌也不起作用,勒文手中握着的包铁圆盾被打碎半截,铁皮上的漏光小孔告诉他,对方的武器威力有多么惊人。能与之比拟的,恐怕只有双手重弩了。如果不是下意识地低头躲避,估计他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但重弩不能接连发射啊!

    白衣女巫时隐时现的能力,搭配上不用装填的恐怖武器,让勒文意识到自己毫无胜算。一旦这种意识占据上风,怒火便像遇到了寒风般迅速熄灭。

    “吃下药丸,趁她现身时杀掉她!”

    嘴上这么喊着,勒文自己却向后退却,待她将注意力集中在那些民兵身上时,猛得朝树林外跑去。

    还是和大队人马待在一起比较安全,她绝不敢在人群中袭击自己!

    这树林也生长得十分诡异,茂密的野草差不多没过膝盖,下面还布满藤蔓,一不留神便会被绊倒。一路跌跌撞撞地冲出林子,勒文眺望前方,想要与大部队汇合,眼前的情景却让他目瞪口呆。

    药效还未结束的民兵们正在后撤……不对,应该说正在逃窜。跑得慢的,或者还未反应过来的人都被挤倒在地,遭到后来者无情的踩踏。冲锋的时候像奔马,逃跑时同样如此,汹涌的人潮激起了漫天尘土,他根本不敢上前阻拦。

    到底发生了什么?勒文不敢置信地愣在原地,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一千五百人就全面溃败了?这还是在服用药丸的情况下!难道王子的部下都是怪物吗?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踩在杂草上的声音,他咬咬牙,猛得拔剑朝身后刺去——生死关头,这记快剑比以往还要快上几分,犹如一道闪电,迎接他的却是刺眼的火光。剑身被什么东西打得粉碎,火花四溅,接着握剑的右手传来一阵刺痛,指尖的触感瞬间消失。

    当视线移到手臂上时,勒文才发现自己的半截胳膊不翼而飞,红白色的肌肉和骨头暴露在外,像是盛开的蛇草花。白衣女子面无表情地朝他走来,而他情不自禁倒退两步,随后被绊倒在地。

    女巫一只脚踩在他肩头,冰冷的武器抵住了他的额头,从这个角度,勒文看到了对方隐藏在兜帽下的面容。

    好……漂亮。

    在枪响前,这是他最后的念头。(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