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告别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告别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办公室里,她再次见到了罗兰.温布顿,他正埋头书写着什么,大概是在处理政务。此时太阳已经西斜,天空染上了一抹金黄。余晖透过落地玻璃窗,在桌前留下长长的阴影。

    直到王子放下鹅毛笔,灰烬才开口道:“是我赢了。”

    “的确,是你赢了。”对方干脆地点点头。

    如此爽快的态度让她稍感意外,本以为罗兰还要狡辩一般,没想到他竟也认可这个结果。

    “但我承认你有对抗神罚军的能力。”她说道,“神罚军并非刀枪不入,他们的力量和身体和我相近,却缺乏神志和思考能力——这也是我能同时应付三个的原因。如果按之前的比试,骑士的对手是神罚军的话,我想他们只会从正面冲上来。所以神罚军无法像审判军那样单独派遣,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教会需要派出专人率领他们战斗。”

    “谢谢,”罗兰笑了笑。“这个情报很重要。”

    “骑士手中的新式武器是什么?”

    “连发火枪,”他说道,“今后我的士兵都会使用这种武器,即使是手无寸铁的农夫,也能凭借火枪击败一位训练有素的审判军。”

    灰烬犹豫了下,“能给我一把火枪吗?”

    “除非你加入女巫联盟,”罗兰摊手道,“毕竟这种东西目前来说还十分稀少。”

    对方的拒绝在意料之中,她呼出口气,“我必须尽快与提莉会和,明天一早,我就会离开边陲镇。如果你撑不下去了,可以迁往峡湾避难。”

    他点头道,“你也一样,别忘了把这个消息告诉我亲爱的妹妹,灰堡西境还有一处可供女巫容身的地方。”

    “……”灰烬沉默片刻,“我会考虑的。”

    正当她准备离开办公室时,王子叫住了她,“等等,我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就在门后面。”

    礼物?

    她怔了怔,回过身子,只见一把巨大的长剑摆放在门边——由于被门扇遮挡,自己进来时并未注意到它。

    “你的长剑已经不能用了,我让安娜削切了一把给你,这可不是劣质的生铁剑,而是纯钢打造的。”

    的确,它通体光整均匀,在即将落山的夕阳下折射出橙红的金属光泽。她走上前,轻轻抚摸大剑,可以看到剑身厚度十分均匀,剑刃一侧还留有经过淬火处理的痕迹,毫无疑问这是把品质极佳的武器。唯一令灰烬感到不解的是它的造型,比起双面开刃的制式剑,它只有单面带刃,另一侧约则有小拇指宽,没有剑尖,头部呈梯形。最为奇特的是剑身前段,除了刻着一段古怪的符纹,未开刃的一侧还有块圆型凸起,并被漆成了金色,十分引人注目。

    尽管不想承认自己的喜爱,但她还是按捺不住冲动,伸手将它提了起来。

    “为什么它的模样这么……奇怪?”

    “因为这不是把普通的武器,”罗兰笑道,“它的名字叫做灰烬使者。比起你之前的白板大剑,它已经算得上是一件传奇物品。”

    “……”灰烬决定不去深究对方口中莫名其妙的词汇,“既然如此,我收下了。作为回礼,我也会送给你一份礼物。”

    “喔?是什么?”王子好奇道。

    她没有回答,径直离开了房间。

    *******************

    第二天一早,罗兰推开门,便看到夜莺叼着一片鱼干坐在办公桌前。

    “她们走了。”

    “两个人都走了?”

    “是啊,”她懒洋洋地回答道,“天刚刚亮时就上路了,温蒂还去送了她一程。”

    罗兰不禁有些感慨,温蒂对任何一名姐妹都充满关心,更何况是这位曾使她免遭侵害,并间接帮助她逃离修道院的女巫。他原以为温蒂会跟随灰烬离开,却没想到她最先拒绝了对方的邀请。

    最终,女巫联盟仍是十二人,这让罗兰浑身上下充满了干劲。

    “您认为她们真会把这里的消息讲述给海对岸的女巫听吗?”

    “或许会,或许不会,”他靠在椅子上,长长出了口气,“不过当她们遇到无法解决的困难时,总会想起边陲镇的。”

    闭上眼睛,罗兰在脑海中翻看那些属于四王子的记忆。

    提莉和他走得并不近,或者说她和所有人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就连温布顿三世也不例外。除了她姣好的容颜和从小就表现出来的过人才智,自己脑子里并没留下太多有关她的信息。

    五王女是从何时开始偷偷包庇女巫,又是何时计划前往峡湾发展,罗兰一概不知。不过不管如何,她都算得上一位可以争取的天然盟友——毕竟对抗教会是两人现阶段共同的目标。

    至于派遣塔萨传播小道消息同样不是徒劳无功,女巫觉醒本就是随机事件,提莉不可能带走所有女巫,特别是在组织撤离后,新觉醒的女巫会更加迫切的寻找安身之地。

    既然知道了神罚军的情报,接下来他要做的事无疑是扩大双酸的生产规模。

    更高效的火药和炸药离不开硝酸和硫酸,第一军换装转轮步枪后,带有膛线的枪管搭配上定装子弹,射击精确度将大幅提升,因此训练的意义变得尤为重要——在没有弹幕压制的年代,射术精湛的老兵顶得上十个胡乱开枪的新兵蛋子。到时候想必消耗的子弹会是个惊人的数字。

    而且黑火药会残留在枪管中,堵塞膛线,降低枪管使用寿命,只有使用无烟火药才能解决这一问题。早期的无烟火药实际上就是硝化纤维,后期则是硝化*甘油和硝化纤维的混合物。现在光是用来浸泡封口火棉的硝酸都颇显不足,更别提把发*射药全部换成火棉了。

    实验室制法终究只能小规模生产,想要满足一支军队需求的话,工业化生产方式是必须的。可惜面对完全陌生的化工业,罗兰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的解决方法。

    除此之外,教育同样不能放下。不只是普及初等文化知识,思想改造也需要尽快实施。原住民经受过邪魔之月的考验,加上第一军的宣传,对女巫群体有了较高的认可度,可外来者接受的依然是教会灌输的观念。如今边陲镇外来人口激增,特别是农奴——他们目前还住在赤水河边的木棚里,算得上是小镇的外城区,可一旦晋升为自由民,必然会逐步迁入城内,到那时候再想纠正观念就晚了。

    必须得想出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改造方法,同时又能使广大民众易于接受。

    ……

    就这样胡思乱想了好一阵子,他睁开眼睛,忽然发现夜莺正在一旁注视着自己,四目相对的瞬间,她下意识地偏开了头。

    “啊……对了,我忘了告诉您一件事,”女巫望向窗外,装出若无其事的模样,“温蒂让我转告您一句话。”

    “什么?”罗兰问。

    “她说,谢谢您。”(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