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父与子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父与子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城堡的地牢并不像边陲镇监狱那样潮湿阴暗,大概公爵也不想让自己的地下室变成鬼屋,或者一走下楼梯就能闻到恶心的臭味。总得来说,地牢还是较为洁净的。不同牢房装饰档次也不同,有的空空如也,有的不但带床,连衣柜、书桌和吊灯都一应俱全。大概公爵原本是把这里当成关押某些贵族的地方,基本礼节还是要保证的。

    罗兰还在角落里发现了一间特别的牢房,一张大床占了房间面积一半,天花板上有锁链悬挂下来,不过链头栓着的铁拷上还裹着一层羊皮,墙上挂着各式各样的鞭子。看来莱恩公爵在某些方面亦有研究,他想,可惜自己没几天便要离开这里,不能好好揣摩一番了。

    夏拉非.赫尔蒙作为最有价值的俘虏,自然关在最好的牢房里。如果不看外围的铁栏杆,还以为是间豪华卧室。和他同住一间的,还有枫叶家和奔狼家的子爵、野蔷薇家的长子和麋鹿家的次子,这些家族和雄狮莱恩一起,构成了长歌要塞六大家当然,莱恩一派已经被罗兰瓦解,妻子儿子都被关在隔壁。

    见到王子殿下出现在地牢,贵族们纷纷站了起来,不等他们问话,罗兰先开口道,“赫尔蒙伯爵,你可以出来了。至于其他人,等赎金送到,我自然会放你们出去。”

    “父亲,”培罗见到伯爵脸色红润也放心下来,他瞅了眼自己的朋友,随后望向罗兰,“殿下,我没有在名单上看到麋鹿伯爵的名字,如果他死在了战场上,他们家的长子目前应该还在王都,家中并没有可以主事之人。是不是可以先将雷恩.梅德放出来,让他回去自筹赎金?我愿意为他作担保。”

    “麋鹿家的长子,你是说雅克.梅德吗?”罗兰摇摇头,“他回来了。不仅回来了,昨天还来过城堡。不过……我想他没有打算支付这笔赎金。”

    听到这句话,雷恩不敢置信地贴到牢笼边,“为什么?”

    “他说你没能在战场上保护好父亲,你是杀死梅德伯爵的刽子手。”

    “他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杀死父亲的明明是”雷恩忽然闭住了嘴。

    罗兰不以为意道,“你想说,杀死伯爵的明明是我,对吗?”他走到牢笼前,“你父亲在邪魔之月前派人潜入我的城堡,想要焚烧粮草。如今又跟随公爵,带着大队骑士攻击我的领地,我不过是作出反击,击退侵略者罢了。那么我是凶手吗?比起始作俑者莱恩公爵和帮凶梅德伯爵,谁更应该被谴责?另外,如果不是希尔斯的口供表明你对焚粮事件一无所知,现在你早就是个死人了。”

    “……”雷恩说不出话来。

    “殿下,”培罗担忧地问,“如果没人愿意出赎金的话,您会处死他吗?”

    “那倒不会,我一向仁慈,”罗兰咧了咧嘴,“大概就是带回边陲镇,在北坡矿洞挖二十年的矿来赎罪吧。”

    “赎金……是多少?”

    “身为次子,也没有机会继承爵位,价格自然比不上金银花伯爵,只要一千数值的物资即可。”罗兰饶有兴趣地望了他一眼,“怎么,你想替他付赎金?”

    “什么数值,一千枚金龙吗?”被侍卫放出来的伯爵插话道。

    “你的儿子会告诉你的,”王子做了个请的动作,“走吧,这里没什么好待的。至于梅德家次子的事,你们也不用急于一时,可以慢慢回去再考虑。

    一行人离开地牢,走到城堡大门时,伯爵忽然停下脚步,“尊敬的殿下,我知道莱恩公爵此番行为罪无可恕,不过……他的妻子和儿子是无辜的。”

    “或许,”罗兰不可置否道,“我也没打算判处他们流放、绞刑什么的,只会把他们带回边陲镇监禁起来。”直到我登上王位的那一天,他想。现在不是妇人之仁的时候,要是无罪释放他们,除了把长歌要塞的水搅得更混之外没有任何好处长子是具有法理继承权的。

    *******************

    “你说什么!?”夏拉非.赫尔蒙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培罗,“殿下不打算住在长歌要塞,而且还要把这座城市交给你来管理?”

    回到金银花伯爵府,培罗立刻把这三天发生的事仔仔细细跟父亲讲述了一遍,当听到代理契约时,伯爵再也忍不住了,得到儿子肯定的答复后,他站起来在书房里绕着圈,显然心情复杂。

    “父亲,您还好吧?”培罗担忧地问。

    “这么看来,我们的对手主要是麋鹿家外,除了他们外,其他三家不管是底蕴还是实力,都要差上我们一截。”

    “什么?”他一时没回神过来。

    “对手啊对手!”伯爵嚷嚷道,“你太让我失望了,殿下给了你这么好一个机会,你到现在还没分析出你的对手有哪些吗?”

    “呃,您不感到奇怪?”

    “奇怪王子殿下为什么执意要回边陲镇?当然奇怪,”伯爵摸了摸胡子,“不过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只要这张契约是真的就行。”

    这倒是,培罗想,殿下如此大费周章不可能只是想逗自己玩,至于他钟爱边陲镇的理由可以慢慢再想。不过他没料到父亲的接受能力居然这么强。

    “听说梅德家那小子是你的朋友?”夏拉非忽然站定道,“明天你去把他捞出来。”

    “您同意我花费一千数值去赎他?”培罗怔了怔。

    “想想看,麋鹿伯爵死了,长子又不愿意赎回次子,在这场战斗中除了几个骑士外,几乎没有任何损失。一旦雅克.梅德继承爵位,今后必然会妨碍你执掌……不,代管长歌要塞。”伯爵解释道,“为什么雅克不愿意赎回雷恩?因为他害怕对方威胁到自己。”

    好吧,原来是出于这个理由,培罗在心里苦笑。不过他知道父亲说得没错,雷恩从小就喜欢长剑和长枪,和领地里的骑士都十分亲近,不像长子雅克,认为动手肉搏有失贵族风范,更偏好王都的风花雪月。尽管雷恩一再表现出自己更想成为一名骑士,但那是在没有继承权的情况下。现在没了伯爵的约束,谁知道他会不会召集起手下的骑士,一刀把长子给干掉呢?花钱赎回一个让自己坐立不安的人,雅克的决定十分干脆且无情。

    “我的朋友不会这么做,”他笃定道。

    “也许,不过由你来赎回他后,不管他有没有打算这么做,雅克都会很头疼的。”夏拉非接着说道,“至于一千数值的物资,我们可以选择分值较高的匠人。”

    “为您准备赎金时,我已经抽调了部分匠人,再填入更多的话,领地里的工匠就不够用了。”

    “不用担心,你知道北地现在乱成一团了吗?”伯爵胸有成竹地道,“四大王国联军全部覆灭在赫尔梅斯,领主们纷纷强征领民入伍,那里已经出现了大批逃民。我们可以趁此机会多吃下一点,以后连每月上缴的物资都省了。”

    培罗这才发现,原来他的父亲,也是一名经商高手至少比他上战场的本事强得多。(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