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八百八十九章 关键之人

正文 第八百八十九章 关键之人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强制随第一军行动的唐恩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伙人的实力。

    从交战到击溃,两边人马甚至都没有直接碰触过。桑叔他们只是不停的朝晨曦部队开火,既无遮天蔽日的箭雨,也无厮杀时的汗水与血光,在长达一里多的战线中,他什么也看不到,可偏偏对方的列队里却时不时有人成片的倒下,仿佛在配合这边的动作一般。

    这令战争看上去有些儿戏,就好像一场空有声势的戏剧。

    不过从大道一侧传来的撕声惨叫便知道,那仅仅是他的错觉而已,第一军表现得越是轻松,只能越发证明他们的强大。

    他总算明白了钉子所谓的「第一军的作战方式」到底是指什么。

    几百号人的队伍,行动起来就如同一个人一样。静默时宛如幽灵,出击时也沉默不语,一切皆按照计划实施,其纪律性简直前所未见。比起那些杀伤力惊人的武器,唐恩觉得北地驻军并没有逊色多少——趁着夜幕掩护,拂晓前夕埋伏到位;五个班组悉数上阵,背后没有一支督战队;身为指挥的鹰面不留守营地,反而待在离旧圣城最近的伏击圈里;所有人精神高度集中、分工明确,每一道命令都能迅速执行……如果不是这些细节,即使拿着凶悍的武器,恐怕也没办法取得如此战果。

    目睹完整场战斗后,唐恩不禁有些庆幸自己及时选择离开了赫尔梅斯。

    如果一直待在圣城不走,等到这些家伙攻入城内,只怕像他这样的商人,都会按照资敌者来处理吧。

    也罢,他暗地里叹了口气,外面太危险,倘若这次能安全回去,还是老老实实在永夜城里做生意好了。

    虽说钱不多,养活一家人应该问题不大。

    还有「人间天国」的芙儿,应该也很想念他了吧?

    真希望能早点到家啊,唐恩心想。

    *******************

    傍晚时分,鹰面走进临时搭建的议事帐篷,向伊蒂丝行了个军礼,随后递上一本册子,“战场已经初步打扫了一道,这里是各班报告的情况,我简单汇总过了。”

    “辛苦你了,”北地珍珠接过册子,从头到尾翻看了一遍。第一军无一人伤亡是意料之事,晨曦方面则找到了一千多具尸体,另有六百余人受伤,直接减员估计在两成左右。其中被枪弹干掉的并不多,大部分人死于航弹轰炸和自相践踏,一路上的扫射不过是加剧了其混乱程度。

    这一点也符合参谋部的推断,毕竟北地驻军人数太少,光靠魔力方舟无法转运足够多的弹药,加上缺乏扩大战果的追击手段,让敌人跑掉大半是可以预料的结果。只要驱逐晨曦大军的任务达成,就算是一次成功的阻击战。

    最后还有一千八百多人弃械投降,其中二十五人是贵族,爵位最高的是一名伯爵,自称百花领主。不过让伊蒂丝产生兴趣的,却是另一名叫雷敏佩顿的男爵。报告上写着,在一片许诺给付赎金,希望得到妥善对待的请求声中,他却反复强调自己和一位灰堡高官是旧识,还跟灰堡之王有着朋友关系。

    “这人真这么说?”她朝鹰面摇了摇册子。

    “估计只是胡说八道,或者以为灰堡之王还是提费科温布顿。”副营长皱眉道,“您打算怎么处置这些投降贵族?”

    “赎回是不可能了,先扔进牢里养着吧,”伊蒂丝沉吟了片刻,“以后说不定还用得着。至于非贵族,就地遣散即可,我们没有那么多余粮分给他们。”

    “是。”

    “没有发现晨曦之主安佩因摩亚的下落吗?”

    “尸体中并没有找到与他特征相符的人,”鹰面摇摇头,“审问俘虏时倒有人疑似见过安佩因,不过那时候他和一群骑士似乎都换了身衣服,也没有携带旗帜或家徽。其余人想要跟他们一同撤退,还遭到了骑士的阻拦,由于距离相隔较远,加上现场一片混乱,那家伙也无法确定对方就是安佩因。”

    “遇见的地点呢?”

    “旧圣城内。”

    “那么十有**是他,”伊蒂丝耸耸肩,“想要聚集起一支规模如此庞大的队伍,国王亲征是必不可少的。如果一国之君在大军中,你觉得应该走在哪里?”

    “呃……最前面?”鹰面不确定道。

    “准确的说,是先锋之后。”她解释道,“旧圣城没有城墙,能抢到什么东西全凭手快,因此劫掠这种事自然也得让国王先来。先锋一般由他的骑士团担当,既可以提前排除威胁,又能保证自己是第一个入城者。”

    “所以当轰炸机行动开始时,他们已经在城内了?”

    “嗯,正因为如此,安佩因才躲过了麦茜和蜂鸟小姐的空中攻击,并且有充分的时间辨明局势,选择正确的逃跑方向——话虽这么说,能在半个时辰内决定放下国王的尊严乔装出逃,也算是合格的反应了。”伊蒂丝微不可查地扬起嘴角,轻轻舔了舔嘴唇。

    “该死!还是让最大的鱼给跑了!”鹰面愤愤道,“如果我能预先准备一支追击部队的话……”

    “没有用的,”她打断道,“这么宽阔的平原,除非你能预知他逃跑的路线,才有可能截住他。主道上的伏击不过是利用了敌人的撤退习惯和从众心理罢了——所以当他们向另一侧的麦田逃窜时,火枪的杀伤效果就大打折扣了。”

    “……”副营长没有反驳,但仍显得一副十分懊恼的样子。

    “你也无需自责,要知道这未必不是件好事。”伊蒂丝笑了笑。

    “为什么?”鹰面讶异地抬起头来。

    “这个问题解释起来比较复杂,你只需明白,恐惧是会传染的,等那些人意识到与灰堡为敌有多么可怕后,还会将陛下的警告视作无物吗?”北地珍珠顿了顿,“安佩因摩亚的王座只怕没那么好坐了。”

    见她不想深谈,鹰面也没有再追问下去,“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直接占领旧圣城吗?”

    “就靠这五百人?驻进城里连个水花都溅不起来。”伊蒂丝毫不犹豫地否决道,“再等等,麦茜小姐已经去接送一名关键人物了,如果顺利的话,或许我们能不费吹灰之力拿下此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