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七百五十一章 吞噬者芙兰

正文 第七百五十一章 吞噬者芙兰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

    “目前极南境的进展一切顺利,铁鞭氏族已经覆灭,回音托我向您表示感谢。 ”

    “神圣决斗需要准备时间,我预计铁砂城氏族会在一周后前往灼火之地。”

    “趁着这段空当,我雇佣了一些族人标记地底冥河的位置,相信很快便能找到一条相对靠近海岸的黑水之河。”

    “另外,氏族中的神女您打算如何处置?”

    “向您致意。铁斧。”

    “陛下,这就是从极南境来的消息。”

    聆听符印闪烁着微微红光,斯佩尔伯爵的声音在汇报完后停顿下来,显然在等待罗兰的回复。

    接着夜莺将另一块符印递了过来。

    由于她正坐在桌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为之,符印递过来的位置恰好放在修长的大腿边——尽管不是夏天,但她依然穿着黑色的贴身长裤,将自己完美的身形展露无疑。罗兰若要对着符印说话,就得靠近她的腿部。

    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他也不知道是该光明正大的打量,还是装作漫不经心的瞟上两眼。

    “咳咳,干得不错……我是指铁斧。”

    “陛下,你还好吗?”伯爵回复道,“我听您说话有些沙哑,冬天请注意保暖,您的身体可不比女巫。”

    “我很好。”罗兰清了清喉咙,“转告铁斧,如果没有出现较大的偏差,让他继续按计划实施。至于神女,可以争取,但对方不想离开极南境的话,不要勉强。”

    “就这么多吗?”

    “嗯,若有其他要求我会再通知你的。”

    “我明白了,那么容我告退,陛下。”

    符印上的红光熄灭了。

    罗兰回正头,轻轻呼出了一口气。

    这种若有所失的感觉到底是闹哪样啊!

    夜莺则轻笑着收起符印,一个闪身回到躺椅上,继续嚼着鱼干翻看的连环画。

    罗兰撇撇嘴,将注意力集中到正事上来。此次沙漠行动投入了全部聆听符印,利用坠龙岭的斯佩尔.帕西伯爵做中转,来实现无冬城与先遣部队的即时联络——尽管通话仍有些不方便,但比起最初动辄十天半个月的信件传递,以及按天计算的飞行信使,这种联系方式已经称得上迅若电光了。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他总算有了一种不出领地便可纵览全局的感慨。

    可惜聆听符印需要女巫注入魔力方能生效,而且要实现双方交谈,至少得拥有两组符印和两位女巫才行,这就注定了它不可能取代电话等普通人也能使用的通讯工具。

    如今西境的条电话线已进入铺设阶段,它将从城堡办公室直达长歌区市政厅,并且第二条和第三条也在规划之中,预计将两地市政厅连接起来,之后传递命令只需要一个电话即可。

    考虑到架设电杆费时费力,还容易遭到冰雪破坏,罗兰决定将线缆沿着山脉布置,由莲沉入地底,既方便又安全。

    等到群山防线建立后,他势必还要增设与前线联系的线路,到时候办公室里恐怕得摆放十余部手摇式电话机才行。

    除此之外,塔其拉古女巫的迁移行动也是罗兰关注的重点。

    麦茜和闪电担任了预警工作,侦查范围扩大到了群山以北十公里外的区域,就是为了能提前侦查到邪兽的大规模进攻。

    毕竟神明的遗物很可能决定了族群的存亡,再慎重处理也不为过。

    他在这半个月内,与帕莎进行了多次交谈。

    她们的方案很简单,先让蠕虫载体开辟一条直抵西境的山间通道,然后选择一处岩层稳定,岔道较少的位置开辟宫殿。接下来古女巫会66续续将载体、文献和神罚军躯壳搬运至新居住点,最后才轮到天谴仪器与神明遗物。

    对搬迁最为积极的是一位叫芙兰的女巫,或者说……吞噬蠕虫。

    她张开血盆大口,扭动着圆滚滚的身躯挤到幻象仪器前,兴奋地向罗兰表示谢意时,他着实被吓了一跳。

    后来经过帕莎解释才明白,投身于载体的女巫无法再寄存到神罚武士体内,她们的感知与意识都和新躯体固结在一起,好处是不需要经过漫长的练习才能使用载体,坏处是一旦躯壳损坏,她们没有备用的载体可供更换。

    想来也是,如果不采用这种接合方式,恐怕女巫练习一辈子也无法让载体活动起来——一个习惯了四肢十指的人,要如何才能操控拥有无数触须,或是蠕虫般伸缩前进的肢体?相反,一旦适应了这种奇特的载体,估计也没办法再回到之前的生活方式了。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因为吞噬蠕虫需要消耗大量食物来供养,所以不使用时,古女巫不得不将芙兰重新转入灵魂容器中,使她陷入永眠。这显然不是一种好体验,可以说她为了塔其拉族群的延续而牺牲了自己的未来,比起转化为原初载体的帕莎、埃尔瑕等人付出的代价更加沉重。

    至少后者能够时时刻刻注视着这个世界,感受外界的变化与更替。

    由此她对罗兰的感激也可想而知了。

    关键就在于他曾夸下海口,说无冬城里有干不完的活在等着芙兰——这意味着他得支出大把粮食,让对方一直保持精力充沛的状态。好在蠕虫属于杂食性载体,无论是谷物还是肉类都能接受。

    芙兰说这些话时,基本是一边流着口水一边说的。

    蠕虫的外表虽然丑陋了点,却和肉瘤一样,能用独特的方式感受外界环境,包括味道、痛楚与温度。

    罗兰只能在心底笑中带泪地接受了她的感谢。

    看来无论在哪个世界,建设行业都是一个庞大的吞金巨兽。

    顺便他还询问了帕莎一句,原初和中枢载体是靠什么填饱肚子的,得到的回答是泥土与高温——这也是她们为什么喜欢泡在岩浆里的原因。

    这个答案让罗兰稍稍松了口气,大概比起吞噬蠕虫,肉瘤吸取能量的方式更像是植物。这样一来,他也不必负担这几位寿命接近无限之人的伙食开销了。

    就在他考虑该如何规划群山防线,令建在地底的军事设施可以更好的同现有岔道、甚至是古女巫宫殿连接起来时,窗户外忽然传来一声炸响。

    罗兰诧异地转头望向落地窗户,只见城镇一角升起了一道黑烟,其中还夹杂着些许隐约可见的火光,方向正是靠近毛石内墙的学院方向。

    “夜莺!”

    “我这就让希尔维和菲丽丝去看看,陛下,不要离开办公室,我马上就回来!”说话间,夜莺已遁入迷雾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8

    </br>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