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七章 遗物之秘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七章 遗物之秘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

    那是一截透明的深红色晶体,与迷宫遗迹中的魔力核心极为相似,也是呈垂直竖立状的纺锤体。只是体积要小得多,仅为半人高左右。

    不过当爱莲娜钻入密室时,发现它的背面改变了形状,从柔和光滑的圆弧变成了尖锐的直角。如果从遗物顶端向下俯视,它简直就像是一块圆被十字等分切开后所留下的四分之一角。

    和魔力核心一样,它没有任何依靠的悬浮在半空中,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它的不凡。

    就是这玩意,决定了人类的命运?

    爱莲娜充满怀疑的同时,还涌起了一股对神明的不忿。

    按照帕莎的说法,没人知道它是如何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当它出现的那一刻起,就已和人类的命运牢牢相连。倘若失去它,无论是女巫还是凡人,所有人都会在瞬间死去。为了保护遗产,无数人浴血奋战,死在了抵御魔鬼的战场上。但神明从来没有给过她们任何指示,仿佛只是默默地欣赏着这一切,一直到最终的胜利者诞生。

    这种把戏简直让人作呕。

    “准备好了吗?”佐伊问道,“搬运遗物时千万不要放空精神,也不要试图和神明连接,还记得帕莎是怎么叮嘱我们的么?”

    “放心,我记得。”爱莲娜点点头,“我数三下,怎么样?”

    对方比了个“成”的手势。

    “三、二、一……”两人同时捧住遗物,缓缓向外走去。它明明能自行漂浮在空中,却并非轻如鹅毛。当爱莲娜碰到它时,没由来地感到手臂一沉,即使是神罚军的身体,也觉得极为吃力。

    如果不是帕莎叮嘱过,她简直要以为自己失去数百年的知觉又回来了。

    这种“费力感”是精神上的。

    遗物正在尝试与她们连接。

    爱莲娜摇摇头,本打算将杂念甩出脑海,忽然又想到不能放空精神——既然如此,就必须得胡思乱想。

    可想什么比较好?男人……还是美食……又或者柔软的床铺?

    「你想要的是感觉。」一个声音冷不丁钻进了她的脑海,「舒服、欢愉、痛苦、冰冷、灼热,而我可以给你这些。放松思绪,好好看着我……」

    看什么?不,不对!爱莲娜瞪大了眼睛,谁在说话?难道是遗物本身?

    她转头望向佐伊,却发现对方双眼已经失去了神采,就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一般。

    该死的,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帕莎可没说过会发生这样的意外啊!

    「不用担心,她只是遵循心底的想法,融入了我。」

    快放她出来!

    「我做不到,或者你可以进来,把她带出去……」声音渐渐发生了变化,从一开始的沙哑嗓音变为了柔和的女声,爱莲娜甚至有点分不清到底是遗物在和她对话,还是她自己在和自己对话。

    把她带出去?

    有那么一瞬间,她脑中闪过了帕莎的叮嘱。

    「千万不要和神明连接。」

    但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佐伊消散,完全失去灵魂的躯体维持不了多久的活性,她必须把佐伊拉回来!

    只要看着遗物就行吗?

    爱莲娜深吸一口气,直盯盯地凝视深红色的晶体。

    后者的轮廓扭曲起来,接着一道黑暗笼罩了她,等到视线恢复正常时,她发现身边的世界已完全变了个样。

    那是一个难以形容的空旷大殿,无穷高也无穷远,穹顶是深邃的星空和硕大的红月,红月表面的魔力如同沸腾的熔岩。四副巨画悄然垂落,前后左右将她围在正中。

    无论是大殿、红月还是画卷,都给人一种宏伟至极之感。这般不可思议的景象虽然听帕莎提起过,但爱莲娜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

    “佐伊!你在哪?”她大喊道。

    但没人回答她。

    除了画卷外,大殿里什么也没有。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将目光投到画卷上。

    然而只看了一眼,爱莲娜便感到背后冒出了一身冷汗——画中同样有人在注视着她!

    其中一副是身披精美盔甲的魔鬼,它的瞳孔处闪着骇人的红光,并且从王座上站起身,朝她一步步走来。

    而另一幅画则是巨大的眼球,令人不寒而栗的是,眼球中并不只有一个瞳孔,而是数个瞳孔同时绽放,呈三角形排列,每一个都恍如择人而噬的大嘴一般。

    她情不自禁地退后两步,心里给自己打气道,这只是会动的画而已,没什么好怕的。

    然而这个念头只持续了不到一息时间。

    只见两幅画卷中忽然伸出了六七根黑色的触须,直向她扑来——每一根触须的前端,都长有一只细小的手掌!

    爱莲娜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抓了个正着!

    触须拖着她来回拉扯,互不相让,似乎把她当作了难得的战利品,而悬在两幅画中间的爱莲娜感到身体快要被撕裂了一般,无法忍受的剧痛让她惨叫出声。

    等等……痛觉?

    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竟已恢复成了女巫的模样。

    没想到临死前的最后体验,居然是被拉成两半,爱莲娜感到剧痛不断冲击她的脑海,意识模糊起来,这样也好……总算不用以神罚军的模样,空虚无凭的死去了。

    不过第三幅画中的景象好像有些不太一样。

    她看到自己挑中的神罚军躯壳倒在了地上,而佐伊正拖着她向暗门走去……

    怎么回事,难道她根本没有融入遗物当中吗?

    就在这刹那之间,大厅忽然分崩析离,红月、画卷和触须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久违的疼痛也中断了……爱莲娜眨了眨眼睛,才注意到自己又回到了藏书馆中。

    “这是……梦?”

    “梦什么梦?你真是气死我了,”佐伊咬牙切齿道,“帕莎之前是怎么告诉你的?千万不要和神明连接!明明开始时我还向你强调过!”

    “可我看到你失去了神志……”

    “我还看到你被遗物吞没了呢!”她怒气冲冲地打断道,“那都是神明制造的幻想而已!如果不是我把你拖出房间,恐怕你就得永远困在里面了。”

    爱莲娜不禁想起了巨幅画卷中的魔鬼和巨眼,以及那些形如实质的触手……它们都是神明制造的幻想?她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帕莎并没有真正接触过遗物,未曾提及这点也正常,但她却亲身感受到了遗物中所展现的一切。那根本不能算是幻想,也和神明无关。当她注意到画中人的一瞬间,画中人也注意到了她。

    “接下来怎么办?”贝蒂插嘴道。

    “换一个人跟我来,”佐伊最后扫了爱莲娜一眼,“神祷室已经被打破,我们得尽快把遗物转移进神石箱子中,不然那些无孔不入的邪兽就该到地洞里来找我们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