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五章 动摇的信仰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五章 动摇的信仰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赫尔梅斯圣城,大教堂通天塔。

    侍卫急促的脚步打破了环厅的宁静,铁靴落在大理石地面上的声响清脆而响亮,泰弗伦略有些不满地放下手里的早餐,望向神色慌张的来者,“有什么事吗?

    “主教阁下,寒风岭出事了,”侍卫附耳低声道,“索利.达尔大人似乎在那边遭受了重创。”接着他把自己打听到的事以最快的速度讲述了一遍。

    “你说什么!”泰弗伦惊讶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先遣军折损过半,索利还受了重伤?”老主教一把抓住侍卫,“他现在在哪里?”

    “已经送往救济院。”

    “那些神罚军呢?”

    “被下了原地等待的指令,现在都聚集在教堂大厅中。”

    “立刻通知教皇冕下和埃尔大人,向他们汇报此事,另外把这次出征的人员集中看管起来,关闭教堂大门,暂时禁止其他教徒出入!”他连早餐也顾不上吃了,“我现在马上去救济院。”

    “是,阁下!”

    怎么会这样?

    泰弗伦只觉得心脏砰砰直跳,一千三百人的队伍,还有三百人是神罚武士,按理说对付寒风岭不会有任何问题。索利在荣升主教前,亦是身经百战的审判长,梅恩冕下最得力的部下之一,就算是遇到了魔鬼或荒原兽,也不至于损失如此多人啊!

    尽管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但老主教依然十分清楚,目前最要紧的便是封锁消息,避免信仰受到动摇,其次是尽快弄明白索利.达尔在寒风岭到底遇上了什么!

    当他赶到救济院时,埃尔已经到了——显然对方另有获取消息的渠道,两人对望一眼,面沉如水的走进索利的医疗间。

    只见一名纯洁者正在给受伤的大主教上药——他的一条胳膊不翼而飞,伤口已被棉布包扎严实,见到另外两名大主教,索利迷茫的眼神忽然有了焦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你先下去吧,”泰弗伦让纯洁者离开后,将他扶了起来,“伤怎么样了?”

    “我要见梅恩冕下!”索利低吼道,“快带我去枢秘机关!”

    “先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埃尔冷声道,“然后我们再考虑是你送去见教皇,还是把你扔进地牢里,等着接受仲裁庭的审判。”

    “混账,现在不是斗嘴的时候,”他咬牙切齿地说道,“寒风岭是个陷阱,罗兰.温布顿拥有的火器要比提费科的可怕得多,我必须让冕下知道——”

    “我也不想被蒙在鼓里还要替你擦屁股,索利.达尔先生!”埃尔的声音也陡然拔高了几分,“你知道自己回来得有多么狼狈吗?经过城门的时候,谁都看到了残缺不全、一蹶不振的先遣军!圣城里已经有人打探起了消息,如果不是我让仲裁庭抓了几个好事者,这该死的传言恐怕明天就能让全城都沸沸扬扬了!”她一把抓住大主教的衣领,“你应该明白这有多严重!”

    泰弗伦知道埃尔说得没错,一百多名神罚军,几乎相当于教会近两年来损失的总量,而敌人只是一座山岭中的小镇,这绝对算得上是教会的耻辱。

    更致命的是,一旦消息传开,教徒们的信心会遭受沉重打击。

    自从派遣神罚军对抗邪兽以来,这种无坚不摧的武士就有了不可战胜的传闻。事实看上去也是如此,连恐怖凶残的巨型邪兽都不是神罚军的对手,还有什么样的敌人能击败他们?

    就在他也准备劝说两句时,病房门忽然被推开了。

    “希望我还没有来迟,”白发女巫洁萝走了进来,“教皇冕下想要见你,并要求你暂不要透露战斗的具体情况,你还能自己走路吗?”

    “洁萝大人,我们不能——”埃尔抗议道。

    洁萝打断了她的话,“放心,教皇只是担心神罚军的秘密有可能泄露,等到他询问完此事后,我会完整地复述给你们听的。”

    “什么秘密?”

    “恕我无可奉告,”洁萝笑了笑,“因为我也不知道。”

    “我……可以走,”索利挣扎着翻身下床,刚迈出两步便摔倒在地。

    “不用逞强,”纯洁者打了个响指,门外立刻走进两名身着蓝色披风的机关禁卫,将他抬了起来,“等到了枢秘区,你就可以坐着轮椅自由行动了。”

    “该死的婊*子,”直到索利跟洁萝离开后,埃尔才狠狠啐了一口,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医疗间。

    泰弗伦面沉如水地望着远去的纯洁者背影,久久没有开口。

    ……

    顺着石阶进入教堂地底的深邃空洞,索利的神情也激动起来,显然他还是第一次来到教会的核心区域,连带着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这次神罚军损失惨重,你打算如何向梅恩大人解释?”换乘轮椅后,洁萝亲自推着他前往机关禁地。

    “这次失败的确是我的大意所致,任何惩罚我都接受。”大主教犹豫了下,“而且,我……想向冕下申请成为一名神罚武士。”

    “你确定?放着大好的主教之位不要,去做如同傀儡一般的神罚军?”

    “他们不是傀儡!”索利忍不住争辩道,“每一个神罚武士都是勇敢坚定的战士,正因为如此,才会将自己的一生奉献出来,为了教会的荣光而战!可我辜负了他们,也给教会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最好的弥补方法,就是亲自投入其中,填补我所犯下的过错!”

    “是么?”洁萝耸耸肩,“但我觉得教皇并不会答应你的申请。”

    “我会尽量说服他,我相信梅恩大人一定会……”

    “不是那个原因,”她摇头道,“转化神罚军需要女巫之血,而每一名女巫都来之不易,你现在失去了手臂,即使成功转化,作战能力也大打折扣……你说,教皇怎么可能为了一个残次品浪费女巫血液呢?”

    “你说什么?等等……停下!”

    洁萝推着轮椅穿过长长的廊道,在机关区尽头顿住脚步。

    “有什么问题吗?”

    “神罚军转化仪式是教皇冕下才能掌握的秘密,你怎么会知道仪式需要些什么?”索利瞪大了眼睛,“梅恩大人绝不可能把这种事情告诉你!”

    “你说的没错,他的确不可能,”等禁卫打开吊笼栏杆,洁萝不慌不忙地将他推进笼内,“而我也不需要他来告诉,因为……我就是教皇啊。”

    “你说——什么?”索利不敢置信地回过头,却看到一道幽光向他扑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