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三章 安娜的秘密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三章 安娜的秘密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当安娜睁开眼时,到处都是火红色的一片,灼热的空气扑面而来,烫得皮肤生痛。

    火焰。

    到处都是火焰,浓烟从屋棚下方滚过,呛得人喘不过气来。

    里屋中传来哭喊声,又或者只是幻觉,木头在火苗的舔*舐下噼啪炸响,时不时有火星和燃烧的碎木从头顶跌落。她爬下草堆,试着向里屋走了两步,很快又被热浪推了回来。

    最后她只连滚带爬地能逃出木屋,眼睁睁看着宅子被熊熊大火吞噬。

    邻居们也围了过来,有人开始帮忙救火,但最近的水源是镇子外的赤水河,好不容易取来的几罐子水在大火面前无济于事。

    安娜来回奔波数趟后,终于见到了父亲的身影。

    他刚从矿洞赶回来,身上还穿着脏兮兮的外套,脸上尽是灰黑的尘土,正一脸茫然地站在烧成木架的住宅边。

    如同见到了主心骨般,她再也压抑不住心底的惊恐和慌张,眼泪像珠子一般滚落,哭喊着跑向父亲,紧紧抱住了他。

    然而父亲并没有像她希望的那般安慰她。

    「你的母亲呢?」他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力道大得让她痛叫出声来,「还有你的弟弟呢!」

    安娜摇了摇头,却没想到随后而来的居然是一记耳光。

    「你居然一个人逃出来了!为什么不救救他们?」

    「该死的,你怎么可以只顾着自己?」

    安娜猛得从床上坐起,大口喘着气,呵斥声仿佛仍回荡在耳边,久久不曾散去。

    又是这个梦。

    她端起床头的杯子,将冰凉的水一饮而尽,过了好一阵子才恢复过来。

    每逢月初时安娜便会梦到这一幕,就像脑中有个人在提醒她一般,偏头望了眼书桌上的台历,今天正好是入夏的第一周末尾,也是女巫联盟发放薪酬的日子。

    她穿好衣服,简单洗漱了一番,接着走出城堡,前往位于后院的女巫大楼。

    “安娜姐!”一见到她,铃立刻笑开了花,“你来得真早!”

    “早上好,”温蒂柔声笑道,“今天的天气看起来不错,待会儿你还要去北坡山吗?”

    “安娜……大人,”以前的两位同学也连忙躬身行礼道。

    “和平时一样叫我安娜就好。”她摆了摆手,坐到长桌边,犹豫了下,“我还有些别的事要做,下午才会去那里。”

    “哦?那还真是少见,”温蒂露出饶有兴致的神情,“难不成是和罗兰陛下……”

    “逛街吗!”铃嚷嚷道。

    一旁的珍珠和灰兔不禁笑出了声。

    安娜摇摇头,却没有接着说下去。

    温蒂也没有追问,而是从抽屉里取出一个信封,递到她手中,“这个月的薪酬,两枚金龙。”

    “谢谢。”

    女巫的吃穿住行完全不用自己准备,哪怕是便民市场售卖的奢侈品,基本也会先由她们尝鲜试用,即使想要更多亦不成问题,所以大多数人都认为薪酬没什么用处,也不大明白陛下为什么坚持要这么做。安娜倒是能大概猜出罗兰的用意,而且这一举措无形中还帮了她的忙。

    拿着薪酬回到城堡大厅,首席骑士卡特.兰尼斯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安娜小姐,”他起身问道,“和往常一样吗?”

    “嗯,”她从信封里取出一枚金龙交到骑士手中,“和往常一样。”

    ……

    边陲镇改建时,所有原住民都分到了一间住房,安娜的父亲也不例外。

    他将安娜以二十五枚金龙的价格卖给教会后,安娜就再没有和他产生过交际。

    从那一刻起,他已经不算是她的父亲。

    但有些事情,她却无法完全置身事外。

    例如这枚作为生活费的金龙。

    大概跟大多数突然获得一笔横财的穷人一样,他没有将这笔钱保有太久——赌博、诈骗和偷窃让他在短短半年内就落到了一贫如洗的境遇,那时候安娜尚未名声显露,但在用烈火封住城墙缺口时已被部分原住民认出,他曾试图委托邻居上门找过女儿,却被邻居拒绝,还遭到了一番嘲讽。后来此事传到负责组建民兵队的卡特耳中,卡特又把它透露给了安娜。

    从那时起,她就明白必须得做点什么,才能让出卖过她的父亲掩息收声。

    她不希望对方给罗兰带来困扰。

    两人来到城东一处幽静的小区中,登上楼房二层。

    卡特回过头,“安娜小姐,你就在这儿等我吧。”

    “麻烦你了。”

    “不,举手之劳而已。”他走到一扇房门前,用力拍打起门板来。

    过了片刻,房门吱呀一声开了,“啊……原来是骑士大人,我……”

    “为何这么久才开门,聋了吗!”卡特呵斥道,“让开,不要堵在门口。”

    “是、是……”

    或许这样就好。

    安娜靠在走道的墙上,心里轻叹了口气。

    老实说,她一点儿也不想理会这个曾经的父亲,但她知道,放在一旁不管只会让局面变得更糟。而且她也不能亲自出面,否则偏执和看不清形势的自傲会让对方习惯性摆出父亲的威风,那样就起不到威慑作用了。

    与其去央求他,不如让他意识到两人的地位犹如天渊之别。卡特身为边陲区群众所熟知的首席骑士,在普通人眼中已是了不起的贵族,把这枚金龙当作封口的费用,加上一些严词警告,应该就能让他不再声张,陛下也无需为此多背上一份包袱。

    这其中的关系安娜以前是不明白的。

    自从被抓捕入狱后,她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世界完全变成了死沉沉的灰色,直到罗兰将她解救出来,她才重新看到了一抹不同于往日的色彩。在城堡生活一段时间后,安娜渐渐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复杂关系,也对父亲会迁怒于自己有了新的了解。

    但她一点也不喜欢这些扭曲的东西。

    只有和罗兰在一起时,她才会真正放松下来。

    还有那些记载了奇妙知识的书籍——它们看起来繁杂难懂,但深入接触之后,便会发现它们的关系是如此简单直接,永远不会因为利益或*的变化而发生改变。揭露世界面貌的式子如此干净简洁,那么世界原本也应该是这个模样。

    房门再次打开,随着一阵讨好和献媚的挽留声,卡特回到她身边抚胸道,“安娜小姐,已经办好了。”

    “嗯,”完成这桩事后,安娜心里顿时轻松了不少,“不要告诉陛下。”

    “当然……我明白。”

    她点点头,随后转过身朝楼下走去。

    诚然她无法摆脱这些令人厌恶的感受,但有了罗兰陛下,美好的事物总归会越来越多,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前往北坡山,继续自己的研究工作。

    那里才是她喜欢的地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