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七章 无声的杀戮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七章 无声的杀戮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我记得一个月前已经告诉过您,尽快关闭所有前往狼心王国的道路,为什么到现在仍有不少难民入境?”黑纱女子冷声道,“就算是爬,您的骑士也应该赶到边境了。”

    “你也知道那里有许多难民!”安佩因捏紧拳头,“如果禁止他们越过边境线,大部分人都会饿死在路上——附近既没有城市,也没有可以提供食物的地方,原路返回的话,至少需要一周才能回到荒原镇,他们……”

    “那跟您有很么关系?”对方不耐烦地打断道,“他们既然抛弃了自己的王国,无论是是饿死还是渴死都咎由自取,您最好把注意力放到您的父亲身上。或者说,您想毁约?”

    自己的王国?简直荒谬!奥托愤愤地想,正是你们发起的战争,才让这些人无处可去!

    提到毁约之事,安佩因明显犹豫起来,过了好一会才开口道,“剩下的道路会在一周内彻底关闭,这样总行了吧。但他们若是不走官道,而是通过野地和山岭穿越边境,我可管不着。”

    “当然,我们不会强迫您答应办不到的事情,”黑纱女接过瓷瓶,喝了小口,然后走到床头弯下腰去。密道中的两人瞪大了眼睛,却看不到她在做什么,片刻之后她才抬起头,“这样就好了,再过半个时辰他就会醒来,跟以往一样。”

    “必须要用嘴喂药才行么?”

    “必须是我才行,”她耸耸肩,“放心,只要您按约定来做,晨曦之主就一定会痊愈,甚至比以前还要健康。”

    “下次我们再来时,就是等您彻底关闭边境之后了。”金发女子微笑道,“不要让冕下失望,王子殿下。”

    就在她们转身准备离开时,安佩因忽然问道,“你们是女巫,对吧?”

    “嗯?”两人停下了脚步。

    “所谓必须由你喂药才有效,是因为女巫的魔力所致么?”他缓缓说,“除此以外,我找不到其他解释。尽管教会里竟有女巫存在这事听起来让人难以置信,但你们所做的一切,都跟魔鬼行径没什么两样!”

    “您想说的就是这个?”

    “出来吧!”王子高喊道。

    这句话把奥托和奥罗吓了一大跳,却看到衣柜里和床底下钻出几位身披半身甲的侍卫,一拥而上将纯洁者团团围住。

    “噢——”金发女子吹了声口哨,“令人敬佩的……鲁莽之举。”

    “而且毫无意义,”黑纱摇头道,“看来教会给您的印象还不够深刻。”

    “别装模作样了!”安佩因大吼,“的确你们展示的神罚武士强大得不可思议,但他们现在并不在这里!王宫里的神石要多少有多少,你觉得自己还能逃得出去吗?”

    “等等……”金发女子咂了咂嘴,“我们路上遇到的女巫,难道是你安排的?”

    “那并非真正的女巫,不过是老鼠常用的把戏罢了,”安佩因仿佛在宣泄自己压抑已久的怒气般,厉声说道,“能被一把魔火石引走,你们的能力也不过如此。没有了神罚武士保护,女巫在神石面前和普通人又什么分别?现在把药交出来跪地求饶还来得及,如果不想被砍断四肢,拔掉所有牙齿,做个人形药壶,现在就按我说的做!”

    “淑女听到您这番话一定会很生气的,”她叹了口气,“不单女巫是假的,还被一个毛头小子嘲笑能力不行……下次最好不要让她见到您,不然您可能会吃足苦头。”

    “什么——”王子被对方不以为然的态度彻底惹怒了,“希望等下你们在监牢里还能这么嘴硬!卫兵,拿下她们!”

    奥托将脸紧紧贴在石板上,希望能看到更多,但他很快便浑身僵硬,惊讶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见冲上去的侍卫还没碰到纯洁者,忽然全部调转剑锋,切入了自己的颈脖!

    鲜血像暴雨般喷涌而出,溅得到处都是,侍卫们一声不吭地栽倒在地,房间里顿时飘起了一股血腥气息。

    而安佩因则不停地颤抖,如同看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物,之前的气势和怒火瞬间离他而去,不一会儿裤子中间出现了湿痕,失禁的尿液顺着双腿流下。

    “不要太过火,”金发女子耸肩道,“我们暂时还需要他。”

    “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黑纱打了个响指,大王子如梦初醒似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哆哆嗦嗦地向后退去。

    “别担心,您还活着,”她讽刺道,“但下一次我就不保证了。”

    “为、为什么……这里明明有、有神罚之石……”安佩因结结巴巴地说道,“女巫怎么可能……”

    “因为我们是纯洁者,”金发女子浅浅一笑,“说真的,老老实实按照约定来不好吗?您的父亲最终会安然无恙,晨曦王国也能再延续一段时间,等到教会拿下灰堡,您还能成为我们的一员——即使王国到那时将由我们来接管,但您依然可以享受富足优渥的生活,您的子民也能免受战争的痛苦,何必现在做这些傻事。”

    离开房间时,她还回头补充了句,“对了,记得叫人把这里清理下,您的父亲很快就会醒来,您也不想他一睁眼便看到卧室里血迹斑斑的场面吧?”

    奥托感到背后已被冷汗浸湿,不惧怕神石的纯洁者,以及教会想要先攻占灰堡,再接管晨曦的打算,都让他心底生出阵阵寒意。教会早已把四大王国都当成了口中的肥肉——这一点跟罗兰陛下说的一模一样!

    当晨曦之主醒来时,鲜血沾染的地毯都被布匹覆盖,房间里只剩下安佩因一人。

    他端着温热的麦粥,一口口喂着父亲,而后者似乎也忘记了自己的病情,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政务和家事,简直跟平日里其乐融融的家庭场景没什么两样。

    这诡异的一幕让奥托连大气都不敢喘。

    一直等到傍晚,两人才从密道里离开。

    “我们该怎么办?”连平时一向镇定的奥罗也面露惊惧之色。

    “把这一切告诉奎因伯爵……还有我们的父亲,”他咬牙道,“这已经不是你我能解决的问题了。”

    “可你也看到了,纯洁者连神石都不放在眼里,三家就算知晓了真相又有什么用?”

    “我知道有人能对付她们,”奥托望向自己的朋友,一字一句地说道,“去找灰堡大使,把我们听到的消息传递给罗兰.温布顿陛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