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七章 迷梦(下)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七章 迷梦(下)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幽深的地洞中,众人向一位穿着华丽服饰的女子跪拜下去,无数根蜡烛静静地燃烧,像是铺满地面的星辰。

    「这就是新来的孩子?抬起头让我看看。」

    伊菲怯生生地扬起脑袋,却只能看到一副映射出冷光的面具,那一刻,她真想尖叫出声。

    「我叫赫蒂摩根,不用害怕,这副面具只是为了方便我出入自由,」对方的声音比她想象的要柔和,「从今天起,你就是血牙会的一员了。」

    「为什么……您不能接受安妮?」伊菲鼓足勇气问道。

    「放肆!」红发女大喝一声。

    其他女巫们也响起了一阵轻笑,像是在讥讽她的愚蠢。

    「无妨,」赫蒂摆了摆手,走下高台,来到她的身前,「因为我没有办法养活那么多女巫。」

    「她……她能自己找吃的。」

    「像老鼠那样,整天趴在阴沟里,奢求别人丢下的残羹剩饭?日复一日下来,这样的生活会磨去你所有的野性,」赫蒂摇头道,「血牙会需要的是野兽,而不是任人宰割的老鼠。」

    「野……兽?」伊菲忍不住重复。

    「没错,你见过岩狼吗?」

    她摇了摇头。

    「它们是狼心王国的象征,也是群山峭壁中的主宰,它们一窝可以生出三至四头幼崽,但不会每个都能活下来,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赫蒂缓缓说道,「因为母狼会根据猎食情况杀掉不能喂饱的幼崽,以这种方式来保证剩下的小狼都能获得充足的给养,如此成长起来的后代才能在峭壁艰苦的环境中延续下去。」

    伊菲张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如果减少每只幼崽的喂食,的确它们都能活下来,但也仅仅是活着罢了——缺乏足够养分的幼狼长大后也无法独立进行捕猎,和废物没什么区别。它们走不出巢穴一步,更不会有繁衍后代的机会。长此以往的话,岩狼这个族群亦会彻底消失。你想到了什么?」

    「我……」

    赫蒂勾起她的下巴,「孩子,这便是神明给我们的启示,女巫必须像野兽一样,才能在残酷的压迫中不至绝断。而能力强大的战斗女巫,自然是整个族群的代表,例如……现在的你们!」

    烛火摇晃起来,伊菲没有听到欢呼声,却感受到了身后如潮水般袭来的无形之力——它交杂着在场女巫们激动、振奋、雀跃的情感,仿如一座无言的火山。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迟疑地问,「那……如果有足够多的食物供给每个狼崽呢?」

    「那它们就不是狼了,」赫蒂笑了笑,「而是狗。」

    ……

    鞭子抽打在她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蠢货,这点训练量都完成不了,真是白吃了这么多粮食!说,这是第几鞭?」

    「二十四,」伊菲咬牙道。

    回应她的是下一记鞭笞,血和汗水顺着背脊流下,沾湿了裤子。

    「今天就到此为止,如果明天的训练还是这样,鞭刑翻倍。」红发女将一大块肉排丢在四名接受惩戒的女巫中间,「晚餐时间已经结束了,这是我问赫蒂大人额外要来的,你们几个人自己分,记住,不准使用魔力。」

    肉排分量十足,足够她们四人填饱肚子。

    但厮杀训练对体力的消耗极大,如果能多获得一份食物,作为正餐之间的补给,完成的可能性就会多上几分。

    像野兽一样……

    唯有强大的女巫才能活下去。

    伊菲望了眼肉排,朝离自己最近的女巫扑去。

    ……

    「隐秘会被教会剿灭了,听说没人能逃出来。」

    「女巫之手也是。」

    「教会在东岸扎下了营地!」

    「那群该死的贵族,」赫蒂的脸色十分难看,「我迟早都要把他们碎尸万段!」

    狼心的女巫势力一个个覆灭,只有血牙会还在勉强支撑,尽管伊菲不明白这和岛上的贵族有什么关系,但也察觉到局势已十分危险了。

    「既然如此,就让我和沙姬去除掉他们吧。」

    「晚了!教会已经注意到大公岛,这儿不能再待下去了,」赫蒂咬牙道,「我们去沉睡岛。」

    「您是说……上次那个派鸽子来送信的女巫组织?」伊菲问。

    「没错,我们可以从那里汲取人手,壮大血牙会的实力。另外这一切都只是暂时而为,我迟早会回到这里!狼心王国是我的!」

    ……

    「该死的,为什么这些人愿意听从一个小姑娘的命令?」赫蒂将杯子狠狠砸在地上。

    伊菲默然。在她眼里,岛上大部分女巫都是羔羊而已,面对强敌时根本没有多少抵御能力。所谓的领袖提莉温布顿也是如此,如果不是身边有一名超凡女巫,她根本坐不稳那个位子。

    「大概是因为她大肆宣扬非战斗女巫同样重要?」沙姬插了一句,「大家都不想被排除在外。」

    「荒谬!她也不想想打下峡湾教堂的都是谁!这种蠢话也有人相信?」

    「提莉的哥哥——那名西境领主似乎同样这么认为。」

    「那都是她们编造出来的!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一名领主究竟喜欢什么!」赫蒂勃然大怒道,「你们以为我组建血牙会是为了——」她忽然打住,「不,我不能再让她这样胡说八道下去了,你们必须得前往西境,去揭穿提莉的谎言!把我的话带给他,提莉温布顿能给的,我能给得更多!」

    不知为何,伊菲觉得此时的赫蒂大人一点而也没有野兽的模样,倒像是一只气急败坏的羔羊。

    「这就是你抛弃我的理由?」

    安妮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她眼前,「为了这样的主人,为了这种可笑的生活,你就离我而去,背叛了我对你的信任?」

    「不,安妮……」

    伊菲惊恐地注意到对方脸上一片空白。

    「你……忘记了我吗?」

    她猛得睁开双眼,眼前的一切顿时消失不见,只剩下灰白色的房间顶板和垂下来的吊灯。

    这是一场梦境?

    她赶紧闭上眼睛,回想了一番安妮的模样,还好,对方的容貌并没有离她远去。

    稍稍松了口气,伊菲翻身坐起,却看

    到床边一位小姑娘正好奇地打量着她。

    从对方毫无戒备的眼神中就可以知道,她肯定是一个没有经历过苦难与斗争的人……也就是所谓的羔羊。

    “你是谁?”

    “娜娜瓦,”她歪头道,“你做噩梦了?”

    这时伊菲才感觉到自己背后已被冷汗浸透,“我……有说什么吗?”

    “有啊,不断念叨着我是野兽……我是野兽……”小姑娘摊手道,“为什么要这么说?你才不是野兽呢。”

    她咬咬嘴唇,“你……什么都不懂。”

    “我懂啊,”娜娜瓦掩嘴笑道,“你和我一样,不都是人吗?”(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