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一品贵厨 正文 第五十五章 小别依依情 用智深深意

正文 第五十五章 小别依依情 用智深深意

目录:一品贵厨| 作者:笛里三弄| 类别:都市言情

    翌日,待陈一山忙活了一会,刚两三下扒拉完早饭赶着回厨房,就有小厮跑着来报,恭恭敬敬弯着腰:陈家的轿子已经停在门前,恭候陈公子。

    英云有所顾忌,不好意思自己一人来送行,怕有人背后说闲话。其实外人说闲话她早就习以为然,每次去菜市场都忍受脏乎乎的眼神。但是,她怕家里人起疑。她还没做好打算公布她与陈一山的恋情。于是,她便拉上了邓艾一起。正好邓艾也想替陈一山送行。

    “我不就去两天吗?”陈一山站在轿子门前,依依不舍看着英云水灵灵的眼睛劝道,“又不是去两年。”

    英云撇撇嘴,陈一山这是在安慰她吗?两天也不短。况且陈家还有位大美女等候着他。想到这儿,英云心底莫名生了一股气。明明昨晚已经不介意,那一吻足够释怀,然而英云控制不住地想嫉妒陈家。

    见英云闷闷不乐的,陈一山不知如何安慰他的小姑娘。昨晚那个吻的功效难道已经过去了?她还不能信任他?或是她觉得她比不上陈家姑娘,担心陈一山被拐走了?

    “到了那边,”陈一山态度极好,主动解释说,“我去跟陈师父混两天药铺。学点雕虫小技。”

    “两天你能学到什么?”邓艾也不想打击陈一山的兴致。只是说出真实想法。

    “反正比呆在陈家屋子里强嘛。”这句话陈一山拉着嗓子说。

    站在他面前的英云心领神会,她知道这句话的弦外之音,便冲陈一山一笑,像是释放被关押的囚犯一般大度地说道,“去吧去吧。”

    英云和邓艾站在林家食府的招牌下,望着轿子一点一点走向街道尽头。等到连轿子的影子都看不见了,这两人才回到厨房,继续今天的日常训练。

    英云站在案板前,面对一坨血淋淋的暗红色猪肝,恶心地差点吐了。这是什么鬼?她喜欢的爆炒猪肝是用这玩意儿做的?别逗了,怎么可能。

    “怎么?这就捂嘴受不了了?”廖师傅站在英云身旁厉声说道,“以后你要面临的更难看的食材可多了去了。这猪肝只是长得瘆人了点儿,可味道还不算太腥。”

    因为经过训练,英云的土豆丝切得勉强能看过眼,为了取得更好的效果,廖师傅决定提高训练难度。猪肝滑软,要切成薄边是极其不容易的。切肉的难度还比切猪肝还容易点。廖师傅想的是,取其上者得其中。高要求才能高产出。

    英云仍然皱着眉头不说话,死死盯着猪肝。暗红色的猪肝在砧板上摊作一团,没有骨头没有皮。怎么看她英云都不敢碰。她在庆幸这猪肝不是活物,不然她早就跑出厨房去了。

    见英云还没放下捂嘴的手,廖神厨使劲一挥袖,拍了案板丢下一句沉甸甸的话语,“进了厨房还拿自己当小姐?我真是看走眼了。”

    说完,廖师傅瘦削的背影往门口走去。英云能感觉到师父的背影在灼烧,滚烫滚烫的她不敢靠近,这都是被她给气的。

    她连追上去找师父道歉的勇气都没有。明天再去找师傅也不迟。她现在可不敢动老虎的牙齿。况且英云摸透了廖神厨的脾性,他才不管你嘴皮子多厉害,就算能把炒的菜说成煮的菜,廖神厨也只看这菜好不好吃。他认定的,是最终的成品。所以要挽救廖神厨必须,攻克这团不友善的食材。哎,眼前这货已经够她折腾好久了。

    在一旁观默默看了全过程的邓艾,见英云没追廖师傅,便走到英云身旁看她怎么了。

    “廖师傅生气了你也不去认个错?”邓艾可没想到小姐身为徒弟,还敢不去安慰师父。做徒弟的哪个不会放低姿态?毕竟师父为大,就算师父没有理,他也是师父,也得是徒弟主动找师父,不是师父来找徒弟。这个理小姐应该懂了才是。

    英云没有直接回答,“我还想切土豆丝。”那双大眼里,还映着一团暗红的块状物。

    邓艾便接着说,“听师父讲过的,廖神厨脾气可倔,比牛比你还倔。”

    “啊?”还没从猪肝中缓过劲的英云抬头看着邓艾,刚才她貌似听到了邓艾在叫她。

    果然在出神。邓艾料得没错。“万一廖神厨生气了不认你这个徒弟了你怎么办?”

    “我,我,”英云支支吾吾说不出个答案,“我就是不想切猪肝。你看它,新鲜得好像刚从猪身上割下来似的。湿哒哒还有血。不用摸都知道又软又腥。谁要切这玩意儿?”

    “怎么,这就想撂担子不干了?”邓艾掐指一算,此时适合用激将法。“小姐没想到你不是真心学厨的。连快小猪肝都没法搞定。往后了还要学剖鱼杀鸡呢。”

    英云此刻像被逼吃了苦瓜似的,五官都扭曲在一起了。绣花针是绣花针,菜刀是菜刀。她现在才真真切切体会到其中的不同。拿刀,是有生杀夺予的大权。可持刀者,得有勇气,得冷静。

    “我,我怕。”这声音听上去饱含了恐惧,对未知和对血以及对自己能否下刀的恐惧。英云本不想承认她怕的,但是陈一山又不在,她的恐怖情绪只能传递给邓艾。

    小姐毕竟是女生。小姐毕竟是林家大小姐。处理这类食材着实难为她了,她平日里连一只青蛙都没忍心杀死过。而且,女生似乎天生都怕软乎乎没有筋骨的东西。

    邓艾此刻真希望自己能替小姐切猪肝。不过,成长的每一步,岂有让他人代替的道理?不跨过这一步,小姐永远都不会成为优秀的厨师的。

    邓艾是过来人,小姐经历的事,他大都经历过。

    如何才能让小姐克服恐惧?邓艾寻思着,眼光在厨房内四处瞟,看能否找到什么好办法。

    突然,他发现了一块布。案板上常年放着抹布,为的是保持砧板菜刀和案板的洁净。邓艾联想到的布,可不是用来擦桌子的。

    “来,小姐你把手绢给我。”

    英云不解邓艾的要求,“作甚?”但手还是乖乖掏出白绢递给了邓艾。

    邓艾让英云闭眼,随后蒙住了她的眼睛。英云没有反抗,她挺想知道这邓艾想干什么。按目前的进度来说,还挺有趣的。

    “我接下来给小姐一个东西,不过你得先摸摸看。”邓艾卖关子地说道,将一个大碗放在英云面前。“手放在这里。”

    “这碗里装的什么?”英云的双手在碗里对着肉呼呼的一团东西摸来摸去。虽然有些黏糊糊的,但极其柔软。揉过来揉过去,这团东西都

    没有散掉。

    如同盲人的英云没法看见,此时邓艾脸上露出了微笑。他得逞了。

    “可以把它拿出来放在砧板上。”

    英云照邓艾的话做了。“然后?”

    在邓艾的指示下,英云拿起她已经用得惯熟的那把菜刀,左手按在不知名的类似肉团的东西上,右手小心翼翼,将菜刀靠在左手指尖上,然后开始斜着四十五度角切下去。切的时候东西在动,英云也只能让刀随着食材滑动。

    这片太厚。邓艾没有说出嘴,而是继续鼓励英云,再接着一片一片来。

    切到一半后,英云放下刀,恍然大悟般突然对邓艾说道,“这是猪肝?”

    既然已经被小姐猜出来,那如此继续下去也没意思。待邓艾解下手绢,英云能再次看见世界的时候,她发现自己面前的砧板上,乱七八糟地摆放着猪肝片,她挺难为情的,因为猪肝片切得比她第一次切的土豆片还厚。英云没有意识到,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克服了对猪肝的恐惧,全心全意投入了如何使猪肝能切得更薄的思考中。

    “小姐,我们去灶台那边。”

    “怎么了?”今日陈一山不在,平时做闷葫芦的邓艾顶替了陈一山,不停地和她说话,英云还不太习惯。

    灶台的铁锅里,正烧着炒菜用的油。看样子,油已经熟了。

    “该往锅里下菜了。”英云提醒道,“炒什么菜?”

    “爆炒猪肝。”

    英云此时才注意到,邓艾手中端着的,正是她刚切好的那些猪肝,英云本想拦截,她怕丢脸。但是邓艾眼疾手快,“轰”一声,猪肝全部下锅,发出撕拉的声音。这是油被外物入侵,在尖叫。

    那片片表面光滑暗红色的猪肝片,一被泼到沸腾的油锅中,就开始膨胀变色。本光滑的表面,在高温下突然爆出许多细小的圆形颗粒,此刻锅里的猪肝比下锅前的生猪肝厚了差不多两倍!原来的暗红色也变淡了。

    两倍!英云的大脑此时只负责思考一个问题,得切多薄才能让盛在盘中的猪肝看上去薄如土豆片呢?

    片刻后,英云乖乖回到砧板前,拿起了菜刀。做菜不同于读书,做菜更需要的是实践,是一刀一刀磨出来的真功夫。

    不就猪肝吗?英云极力斜着刀,她要以最严格的标准要求自己。

    她的身后,邓艾舒心一笑。他蛮佩服小姐的一点,是她永远向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