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一品贵厨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故人暖似阳 美人冷如霜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故人暖似阳 美人冷如霜

目录:一品贵厨| 作者:笛里三弄| 类别:都市言情

    话说这陈师父当年在皇宫当过御医,自然见过皇子,况且又为九王爷把脉治病过,故顿时就看出了伪装成陈公子的是大名鼎鼎身份高贵的九王爷。

    陈一山被邀请至陈师傅家坐下。陈师傅亲自端茶送水,九王爷只得赶忙作揖接下,忙说道,“陈太医快坐。”

    陈师傅自然先询问一番九王爷近况,他看着面前的九王爷,感到心疼。可不是么,昔日九王爷白俊的脸蛋上,已被柴火熏出了一层淡黄色。亏得九王爷生有一双灵动的大眼,方才看上去不像碌碌而为的凡夫俗子。

    “还请陈太医日后称呼我为陈公子,”九王爷一副诚恳模样,拜托陈太医。

    “老夫不知王爷如此做是何缘故?”陈太医亲手为九王爷沏上一杯铁观音,清香之味满屋散去。闻得九王爷心旷神怡,筋脉舒达。

    九王爷细细讲缘由道与陈太医,陈太医点头应允不泄露半点九王爷的身份。不过他还希望九王爷日后常来他府上坐坐。

    这时房门吱呀一声开了,一名中年微胖女子走入房中,向九王爷请安。

    “快起来。”九王爷不好意思受比自己年龄还大的长辈跪拜自己。还不是这一身名为“王爷”的臭皮囊给害的?都不能好好做一普通人。

    “陈公子留下吃饭?我们已备好饭菜。”话一落地,几个伶俐小厮跑前跑后,将饭菜端来客厅。

    九王爷起身作告辞状,“还请二位不要告知别人我的身份,算是我的恳求。再不回林家去,他们该要多想了。”

    “吃个饭而已,”陈太医已阔别宫廷许久,难得见到一本人才模样的九王爷,不禁想起往日他在皇宫中渡过的光鲜而又灰暗的日子。

    突然一女子打门外入内。一张杏子脸如水光滑,修长脖颈白皙细腻,着一身淡红色衣衫,上绣有冬梅数枝,越发衬得女子白里透红。

    一时陈公子竟看得呆了,这妙龄女子宛如从月宫下凡的仙女,双目如玉珠,身上环佩叮当,腰肢细弱,楚楚可怜。

    他也不提要赶回林家的话,陈太医顺势将陈公子拉到木桌旁坐下。

    “这是小女,”陈太医笑着向九王爷介绍道,“来,见过陈公子。”陈一山如喝醉了般,脸颊微红,点了点头说道,“姑娘可谓有沉鱼落雁之貌。相比陈太医家门口车水马龙,一群人排队等着要结成亲家罢。”

    女子见陈公子如此夸耀自己,和那些欲要向自己求婚的纨绔子弟无甚两样,都油嘴滑舌,不过陈公子的贵族气质是其他人不可比拟的。那又如何,指不定还是个登徒子,道貌岸然之辈。

    “小女名为陈赤芝,”陈太医夫人补充道。她的小心机,是要陈公子记下自己女儿的芳名。如此,说不定有继续发展的机会。

    “见过陈公子,”陈赤芝颇有几分冷淡地招呼陈公子。她可不知道眼前这陈公子乃是王侯家的宝贝之一,故只将她当做一普通公子哥对待。

    陈一山刚冒出来的好奇心被不够热情的这句话给堵没了。看着情景,大抵陈赤芝对他无甚好感,甚至,他敏锐觉察出,说不定还有些厌恶。对拍马屁男性的本能厌恶。

    桌上陈太医又不便将公子的身份告诉小女,只能旁敲侧击,希望女儿一改冷脸,稍微活泼点对待来宾。“这陈公子目前就在镇上林家食府学厨。”

    这话分明是陈太医对女儿说的,陈赤芝不太满意但又被迫要接上爹的话头,脸上不带微笑地说道,“居然能进林家当学徒,看来陈公子也有几分了得。”这夸人的话,因赤芝剥去了其明显的抑扬顿挫的语调,听起来过于平缓,别扭得陈一山羞红了脸。

    “小女怕生,”陈太医笑呵呵解释说,“说话有点……但望陈公子大人有大量,不要介意。”

    “自然自然。”陈一山夹起一筷子菜扔进嘴巴。也不再去窥视陈赤芝的美貌。反正,他喜欢的人,是英云。对,此时陈一山才意识到刚才自己精神出轨,实属不该。不过这算不上出轨,因为任何人对美好事物皆抱有好感,多看两眼再自然不过。自己对她又并未产生怦然心动的感觉,罢罢罢,继续吃饭。

    “我家的饭菜比不上林家的罢。陈公子若嚼如蜡块,那可能也只得将就了。”陈太医没话找话,四人的饭局方不显得冷清。

    陈一山点点头,对陈太医的谦虚表示赞同,“挺好吃的。想必您家的厨子手艺也不错。”

    毫无自己主见,只会见风使舵。陈赤芝口里不说话,心中却嘀咕着。又一个俗人。陈赤芝已经不小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尽管求婚者络绎不绝,但凡是上了饭桌,都被她给否决了。听一人同爹爹的对话,即可知这是怎样一人。与前面的那些人有什么不一样?

    你一言我一语,陈太医同陈一山继续如此说话。还不时劝陈一山喝酒,陈一山酒量一般,勉强喝了一杯陈太医家自制的药酒,据说十分滋补,陈一山只知味道好是真的。

    陈赤芝不插嘴,只有爹要求她回答问题时她才舍得张开樱桃小嘴。但也只是说上几个字而已。陈太医不再勉强,一心一意同陈公子聊天,要将他照顾周到。小女的事儿,也不是一时能强求的。

    饭后,陈赤芝同母亲回到房中,母亲问起赤芝关于陈公子的看法,赤芝摇摇头不吱声,母亲也不再继续追究。

    陈太医将陈一山领到药铺,从木柜中抓取好几味中药,包了两三袋。“我看公子面色暗黄,故开了一剂方子。每日一包,除了喝药,剩下的药汤可以洗脸。不过几日,公子定当恢复往日的神采飞扬。”

    陈一山谢过陈太医,提着药上了准备好的车轿,晃晃悠悠朝林家赶去。

    在药铺那条街道的一墙角出,一块阴影也随着轿子移动。

    而轿内的人浑然不知,在软座上晕乎乎差点睡着。刚才陈太医劝下的一杯酒开始发挥作用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