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一品贵厨 正文 第四十章 病倒床上身疲惫 疾奔回家问故人

正文 第四十章 病倒床上身疲惫 疾奔回家问故人

目录:一品贵厨| 作者:笛里三弄| 类别:都市言情

    “人呢?”陈师父十分着急地赶到了林家,背着一急救小包跑得大汗淋漓。

    快,救人要紧。身为医生,他还保持着当初那份“救济天下”的初心,对每一位病人都认真对待。

    伙计引着他走到了林父房间。

    “辛苦陈师父了,不过你看,”林母边招呼陈师父边吩咐人端茶送水,“他已经醒过来了。”

    “那可能没什么大碍了。”英云接着说道。

    陈师父点点头表示知道消息了。那他不必过急地问诊。

    他摸摸下巴上的一撮白胡子,沉思不语。同时他拿眼睛斜看了陈一山好几眼。陈一山低头站在邓艾身后,借邓艾来挡住陈师父锐利的目光。早些年陈师父与九王爷是有一面之缘,如果陈师父记忆力不错,一不小心戳穿陈一山的真实身份,那就

    这人,挺面善的。十分像一个人。陈师父努力回想,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在哪里呢?

    记忆仿佛卡壳了般,隐约能从昔日往事中找出他的影子,但是具体的事儿,陈师父都忘了。

    他干脆走上前去,打算瞧个究竟。也许看清了这位公子的相貌,他自然能想起他是谁了。

    见陈师父往自己这方迈步,陈一山不得不直视陈师父,甚至不得不准备好回答问题。

    “陈师父好,我与您同姓呐,”先下手为强,陈一山趁众人没注意,在作揖的同时朝他眨了眨眼睛。

    陈师父也混迹江湖多年,这点暗示还是能懂的。忙作揖回道,“原来是一家姓,我是说挺面熟的。”

    “我们在哪里见过?”陈师父接着说道。他根本没意识道面前的陈一山是九王爷,仍继续问,“也在宝山镇?”

    原来自作多情,陈师父根本忘记了他同自己曾见过一面,不然不会如此问。这老糊涂,不用太担心了。

    陈一山回答道,“还不曾见过您。可能我与那人面向相似吧。”

    干脆否决相识,让陈师父不去脑中搜索是否两人有相见过的场景。希望这能断了他的想法。其实陈一山心里没底,真怕这师父认出他来。那他潜伏林家食府就没后戏了。

    “恩,”陈师父理理花白的胡子说道,“可能吧。”绝对是见过,陈师父虽然老得快掉牙了,但对自己能回想出的事还是很确定的。不过既然陈公子不乐意说出他们相识,那他别去热脸贴冷屁股。等回家再细想。

    “你现在感觉如何?”陈师父转身走向林父床边问道,“我再替你把把脉。虽然你醒了,但是还是小心点,得检查看看有没有别的隐患。”

    林父伸出右手,胳膊已经瘦得只比英云的粗一点,一个月前可不是这样的。那时候林父的胳膊浑圆,肉嘟嘟的。一看到老伴儿最近脸又黄了些,林母心头不是滋味,直想落泪。

    脉搏跳动不正常,陈师父闭目,手搭在林父的手腕上,脉搏比常人偏快。且林父一看就偏瘦,一脸菜色。

    “得注意下身体,”陈师父起身做到房间的小桌旁,“这几日操劳过度了?”他转头看向林母。

    “是的,”林母请教道,“陈师父你给开个方子调理一下。”

    早有伙计预备好纸墨放在小桌上,陈师父拿起笔开始写方子。

    “我晕过去多久了?”林父开头,虚弱地说道,“陈师父,我有什么病?”身体还没恢复过来,林父见一大家子都围在房间里,不禁怀疑起自己刚才昏过去是否还发了别的病。

    “也没多久,”林母回道,“不过就这半个时辰也够吓死我了。”说时林母抚抚胸口,表示她的心脏还没从惊吓中完全脱身。

    陈师父写完单子递给林母,“你没什么大病。多休息便好。按照此方熬药可调理身体,坚持一两个月会有作用的。那,不多留了。我现在先赶回药铺,还有病人等在药铺。”

    “谢过陈师父,”林母掏出银子递给他,拿出伙计备好的几两上好的干香菇递到陈师父手中,“这香菇可鲜了,陈师父拿回家炖汤尝尝。”

    陈师父也不拒绝,接过香菇谢过林夫人。

    “邓艾,你送送陈师父。”躺在床上的林父艰辛地说道。

    “陈师父,我爹如何?”得知爹爹昏厥过去的林英松刚从宝英楼抽身回家,在林家食府门口正好撞上了急着回去的陈师父。

    他心中急切,生怕父亲得了了不得的大病。满脸的仓促和担忧。而站他一旁的林嫂,则面无表情,平淡如水。仿佛什么事都与她无关,就算林父真不小心一步就去了,她也未必见得会挤出几滴眼泪。

    “并无大碍,休息休息就好,不过,”陈师父还是没能放弃,“你家那位陈公子是什么来头?”

    怎么问起陈公子来了,英松不解,但老老实实回答说,“是我妹妹以前在谢府认识的,是作古的谢老爷的一位朋友。”

    “忘年交?”似乎忘记了本来打算回药铺的,陈师父接着刨根问底,“那他是哪儿的人?如果方便能透露下他是做什么的吗?”

    “这我可真不知道,”林英松笑呵呵地回道,“他打算拜我爹为师学厨呢。”

    只要看英松憨厚的表情,陈师父也相信他没有撒谎,“那我告辞了,好好照顾你爹,别气他。”

    “不会不会。”英松转身同媳妇直接来到林父房间。见林父病怏怏躺在床上,英松心疼。没多说什么话,他转身离开房间。

    “哥,你干嘛去?”英云追在他身后问道。

    “我给爹熬一碗青菜瘦肉粥去。”

    一回到药铺,陈师父立马找到自己的夫人,问她记不记得一个姓陈的年轻人。

    听了丈夫叙述那人的大概相貌后,陈师父老婆摇摇头。那么多姓陈的年轻人,她哪里记得住。

    这奇了怪了,陈师父低头琢磨,眼珠提溜转。好像是在,是在,对了。陈师父突然想起来,猛地一拍大腿,唯一对不上号的,是他的姓。

    按理,那年轻小伙不该与他同姓才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