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一品贵厨 正文 第三十七章 刀重手弱小姐累 人俊手白嫂子笑

正文 第三十七章 刀重手弱小姐累 人俊手白嫂子笑

目录:一品贵厨| 作者:笛里三弄| 类别:都市言情

    一眨眼的功夫,林英云已经在宝英楼消磨了几个日子。哥哥手把手亲自教学,现在关于味道,她已经牢牢记住。下一步,按照哥哥的说法,是要开始学习切菜了。这也是基本功之一。

    英云打小是拿针穿线的大家闺秀,手中的东西从来分量比较轻,较重的都由林静拿着。她何曾握过这明晃晃的刀把?何曾拿起过这铁刀?对手无缚鸡之力的林家大小姐来说,第一步不是练习切得均匀,而是练习拿刀的耐力。

    英松到底是哥哥,他从来没想过妹妹的手如此纤弱无力,切半个时辰的菜手就酸痛得不行。这他看在眼里,但无能为力。只能靠妹妹自己解决这困难。

    看着手中的刀,隐隐透着寒气。英云不怕切到手,因为目前她根本不知道切到手是什么感觉。只是笨拙地左手按住土豆,右手一刀一刀地切。生怕切疼土豆似的,英云切得十分缓慢,点都不利落。看得常年持刀切菜的哥哥心急。

    “来来来,”英松是个急性子,忙走到案板旁,示范给妹妹看,“来瞧瞧你哥哥的神刀。”一块土豆,英云切了半日才切下一半,且厚薄不均。再看哥哥的功夫,果然修为到家,分分钟将土豆切成纸片厚度的薄片。英云只能佩服哥哥的刀工。再回头看看自己的,天哪,简直就是过家家的玩意儿,根本上不了台面。

    且说林嫂,自打英云来宝英楼后,嫌弃宝英楼的她也跟屁虫似的赖在英云身后,日日上午都呆在宝英楼,她讨厌厨房,总是油烟多,人员杂,混乱得不堪入目。所以她总是在厨房张望一眼便转身离开去前台照看生意。

    “哇,哥哥你真棒!”英云由衷地赞叹道,英松听后露出略显羞怯的微笑,十分憨厚可爱。这笑容,站在门边的林嫂皱了皱眉头,眼睛不自觉固定在英松油污污的脸上。那份笑容,是她第二次见。第一次,是新婚之夜他挑起她的红盖头,她还记得他的眼神,一如当时闪烁的红烛。只是之后,再也没见英松如此笑过,心塞塞的,林嫂转过身去,她以为干燥已久的眼眶不再流泪,没想到她还是没能忍住。擦了眼泪后,一抹别扭的微笑爬上她涂了厚粉的脸颊。

    英云从哥哥手中接过刀,费劲地开始切起来。没想到平时入口即化的土豆,新鲜的时候是如此的密实难切。不过,既然我林英云认定了走这条路,那哪有中途放弃的道理?况且这只是做菜的基本功而已,未来的路还远着,我需要成长的地方还多。

    林静突然喘着气从门外跑入,“小姐小姐,他来了。”她脸上还绯红一片,刚才跑步定是拼了全力。

    “谁?”不明就里的英松扭头问道。

    “陈公子,”英云低声答道,仿佛在承认自己与陈一山有关系似的,羞答答的。

    “他?”英松不明白为何他来了,“怎么不在林家食府呆着?来这儿干嘛?”

    英云附在英松耳朵旁窃窃私语,英松边听边点头示意他听懂了。话末,他说道,“那,我给你们一个包间。”

    英松亲自将两人带入包间门口。这一切,站在大厅角落的林嫂都清清楚楚看在眼里,谁也没注意到她嘴角一抹邪笑。

    包间内,陈一山已经等了许久。

    “怎样,见到我开心吧?”一上来陈一山就自恋地说道,手里晃动着一把乌黑透亮的算盘。这算盘怎么看,也比上次被爹爹没收的还要精致耐用。

    “这可是我的宝贝,”英云注意力在算盘上时,陈一山夸赞道,“是我托人用乌木做的。怎样?”

    英云点头,拿起算盘抚摸,光滑沉重,手感舒适,确实是块好料。这表层的油质,大抵是多次抚摸,手上的油融入木头所致。

    陈一山有些吃醋,英云看这算盘都好一会儿了,还没转过头看他。他干脆说道,“没有别的东西送你,这算盘你拿着。”

    英云果然应声回头看着陈一山,“那我就收下了。”想想日后这好东西是自己的,便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幸福感。毕竟,这是九王爷用过的。

    在林英云呆在宝英楼的这段时间,陈一山在林家食府也算老老实实勤勤恳恳学习烧火。林父对于陈一山的悟性还比较满意,打算月底就开始教授陈一山洗菜、择菜、切菜。至于炒菜,还远着呢。

    英松在楼下呆着,低头沉思,这两日媳妇出奇地听话。其实只是林嫂这两天不怎么嚼舌根,也不哭不吵闹了。实在是奇怪得很,英松看看坐在椅子上绣花的媳妇,她什么时候也开始拿起针线了?以前不都游手好闲,宁愿无聊也不碰这玩意儿吗?怪哉怪哉!

    “你妹妹呢?”林嫂走到英松身旁,声音柔软得英松不习惯,他想起了新婚之夜,林嫂也曾如此娇滴滴地说话。

    多日来因林嫂而坚硬的心再次柔软,毫无戒心。他老老实实地招供,“和陈公子在楼上。”

    “这陈公子是?”林嫂虽在林家食府见过他,但是对于他,她什么也不了解。可她凭借女人的第六感,以及陈公子对她的莫名的一股吸引力,她清楚他并不是凡夫俗子。至少比身为厨师的丈夫更厉害,容貌也更好,他身上那股闲云野鹤的气质,是自己这整日锅碗瓢盆的丈夫所缺乏的。那是一种名为“魅力”的存在。

    英松也不多加怀疑,向来他的夫人爱打听八卦,便将自己所知一五一十告诉了媳妇,“这陈公子是妹夫谢老爷的旧交。”他知道得那么一丁点根本满足不了林嫂的好奇心。林嫂也不指望自己的丈夫能了解得多清楚,她甚至假设他什么都不知道最好。

    多亏了陈一山的耐心教学,英云很快就能背下珠算口诀,并灵活运用。至于识字,陈一山打算先让小姐学好算数再来教她。反正按照目前的情况看来,日子还有的是。

    “来,”根本没有打声招呼,林嫂就擅自进入了包间,还脸上挂笑。“喝点茶水。”林嫂亲自倒下三杯澄澈茶水,水面荡漾着她的红唇白齿。

    “陈公子,”林嫂这声叫得甜腻腻的,陈一山听了骨头酥麻,不太舒服,但只能微笑着从林嫂手中接过茶水。林嫂看着陈一山那双手,细腻白嫩,修长干净,不同于丈夫那长了老茧还永远洗不掉油污的手。如果能牵着这双手,那该多惬舒适。

    林嫂沉浸在幻想中,死死抓着茶杯。陈一山尴尬地轻摇了下茶杯,唤了声“嫂子”,林嫂才摆脱神游状态,松开双手。

    英云没等林嫂端茶,她渴极了,自行端了一杯,咕噜咕噜下嘴

    ,在陈一山面前她只需率性而为,不必刻意做作。

    林英云与陈一山本是对坐,但林嫂不请自来,不请自坐。偏坐在两人中间的椅子上,问道,“怎么,妹妹在学算盘?陈公子还会这个,真是多才,”林嫂夸道,“也教教我吧陈公子。我学得也很快,你保管放心。”其实英松也会打算盘,也识字,但林嫂觉得那是英松本来就该会的,不值得自豪。但是陈公子还会算盘,这就不一样了。

    嫂子干嘛无缘无故来学算盘?英云纳闷,她不是只喜欢吃好的穿好的吗?但又不便询问。林嫂难不成是派来监视她的?英云想到这嫂子并非善茬,心底仍存疑三分。

    陈一山虽觉察出林嫂有些奇怪,但好歹也是英云的嫂子,答应了一起教应该也不会有太大关系。他便点头同意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