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一品贵厨 正文 第三十章 林家女调皮惹祸 烧火僧虚心求教

正文 第三十章 林家女调皮惹祸 烧火僧虚心求教

目录:一品贵厨| 作者:笛里三弄| 类别:都市言情

    ♂

    英云立马起身垂手站在一旁,陈一山同邓艾虽背对门口,没能看清来者,但是从英云严肃的表情也猜出大概,马上两人停止了取笑,缓缓转向门口,不敢言语。

    原来是林父,他立在门口,三月春光从他身后照来,为他剪下黑森森的影子。他浅灰色长衫的大腿处,一块黑渍格外显眼。不消说,这自然是英云砸的。那块可怜兮兮脱离群体的小柴火乖乖地躺在林父脚前。

    厨房的空气凝重呆滞,闷闷地让人喘不过气。大家都默契地保持沉默等待林父发话。英云更是根本不敢正视父亲,光靠脑补她也能猜出林父此时的脸色不止是难看而已。这几日她在林父面前的表现不尽人意,林父似乎对她已经失望透顶了。

    本是来查看下陈公子烧火烧得如何,没想到刚一进房门就被一黑色不明物体砸中大腿,林父仔细一看,那能掷出柴火的方向只有林英云坐着的那方。无疑,是女儿亲自扔的。不过她还算知错,能站起身等着他来训话。

    “你怎么在这里?”林父站在原地不挪动一步,怎么老跑出房门往外面跑。这厨房又不是绣房,是女儿该来厮混的地方吗?

    即使隔了一段距离,英云依旧呼吸困难,憋着一口气难受。故小心翼翼地回答父亲的问题,“我从这里经过时…顺便…进来看看。”英云结结巴巴地回答完父亲,细小密集的汗珠从额头表层渗出,真不知林父会如何处置她。

    “顺便?厨房是玩的地方吗?”林父全然已忘本意是来看看陈一山的,他被英云擅自闯入厨房的举动给气坏了,一心一意要批林英云。尤其是得现在当着邓艾与陈一山的面批评,让她记住,厨房不是她一个女孩子该来的地方。

    一直没吭声的邓艾为小姐担心着,老爷从前对小姐不曾如此严肃过。自打小姐从谢府回来后,老爷对小姐的态度就恶劣了。看师傅这么凶,邓艾替小姐担忧。

    “师傅,”英云还没张口就被邓艾抢先了,“那块柴火是我扔的。”

    英云愣在原地,仿佛不认识邓艾似的,痴痴地望着邓艾,如同邓艾突然拔高,需要她的仰视。他为何无故替我背黑锅?他不清楚他这么做林父会如何惩罚他这个徒弟吗?邓艾这也太莽撞了。英云不愿欠谁人情不愿心怀愧疚,忙接着补充道,“邓兄你别开玩笑,爹,这明明是我自己扔的,你处置我吧。”

    大小姐居然不领情,邓艾差点急得跺脚。万一师傅听进他的话,也就不会拿大小姐怎么样了。最近师傅正在气头上,如果知道是小姐扔的木块,那惩罚小姐的力度肯定比惩罚他这个徒弟大,这是何苦?哎。邓艾干叹了一口气。

    这还有意思,争着承认谁砸的?林父双手背在身后,看向他头发蓬松的女儿。许久没有正眼好好打量亲生女儿了,几根细发垂在英云额前,她脸色憔悴,身体比刚回林家时还苗条。孱弱得楚楚可怜。

    “你出去!”最终林父只是说出这句狠话,震耳欲聋,他并没用其他方式惩罚英云。英云得到这话如得到赦令一般提起裙子灰头灰脸地走出了厨房,还好泪水争气是在跨出房门后才流下的。每次父亲大声嚷嚷的时候,她都吓得和只小兔般,神经紧绷战战兢兢。

    刚在一旁看了一出英雄救美戏的陈一山此时捏紧了拳头,刚才他本也打算替英云扛下黑锅,然而邓艾眼疾手快先下一手。凭男人的直觉,他知道邓艾也对小姐有保护欲,八成是暗恋小姐。不过邓兄是老实人,应该不会和他抢英云。

    哎,徒弟也是年轻,林父不忍心当面拆穿邓艾的谎言,林父这点判断力还是有的。正对厨门方向坐着的只有英云,离柴火最近的也是英云。站在灶台旁背对房门的邓艾怎么可能扔出柴火砸中他?不过邓艾居然肯替女儿背黑锅,这是?林父想到这不肯往下追究了,算了算了,看看公子哥这半日进展如何。

    “你们记住了,厨房不是玩耍之地,不可如此嬉戏。”林父教训道,在他心中,厨房是庄严神圣之地,不容一群孩子亵渎。“更何况乱扔柴火,如果木柴上有火星引发火灾,你们说怎么办?”

    “师傅教训得是。”邓艾与陈一山老老实实地异口同声说道。

    林父走向灶台。灶台烧火口前,地上掉了一堆灰烬。灶里的火苗以微弱之势勉强维持着。“还不添火?”林父一说出口,陈一山迅速蹲下开始继续烧火,他已经熟练掌握了添火的技巧。

    “你也烧了半日火,有何体会?”没想到林父突然问起这个问题。陈一山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他不过就学了如何烧火而已,这哪里有什么心得体会呢?林父这问题真有些为难读过书的陈一山了。不过他索性临时发挥,编了一段话应付林父,“烧火时要专注,火苗微弱时记得加木块,火苗过大则需减木块……”

    看来还是没有用心体会他的用意,林父摇摇头,陈一山的答案根本不能让他满意,他答的都不过是些表面。朽木矣。

    “你再继续烧一个月的火。到时候我再听听你的感悟。满意了你就不用再烧火了。”林父甩给愣在原地的陈一山一个潇洒的背影。

    陈一山不解,待林父走远,回头问邓艾他的回答哪里出错了。

    “你可知锅里煮的肉是用来做什么菜的?”邓艾反问,在他看来,读过书的陈公子应该悟性比他高,肯定能应答林父的问题,因此他没有提前告诉陈公子林父会来这一招。

    “回锅肉,可这又怎么了?”陈一山边添柴火边看向邓艾。

    “你知道焯水时火的温度应控制在哪种大小吗?肉需要焯多久?水开之后的火候应该把控在哪种地步?”邓艾一咕噜的问题从他嘴里滚出。

    陈一山茫然地摇摇头。在不知道问题的答案时,无论对方给出多少个问题,实际上和提出一个问题没太大区别。因为陈一山都不知道。他以为一心烧火,让火不熄就是他的职责了。原来铁锅里的东西也归他管,他也需要控制火候以便肉能煮成需要的生熟程度。

    “邓兄,下次你都提前告诉我行吗?”陈一山对于邓艾没有提前告知他这些问题还是感到恼火,但这还没到责怪邓艾的地步,“我这只菜鸟啥也不会。”

    刚才还倔强地要面子说自己会的陈公子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邓艾点点头表示答应陈公子。老实说,如果陈一山一开始谦虚地让他帮忙,他说不定会将林父的考题提前透露给他。不过邓艾自己也没想到,林父会在半日之后就来巡查。之前他学徒时,都是过了两日林父才来问他话的。再说,陈公子一开始连生火都不会,等他好不容易费劲教会吧,小姐又来了,他哪有机会向陈公子透露林父的问题?

    “那你记住了,”邓艾想干脆说清,让陈公子早点背下来,以后应对师傅就没问题了,“做回锅肉时,肉要冷水下锅小火煮开。水开后再煮接近一刻钟的时间就可将肉捞出。火不可忽大忽小,会影响肉的鲜嫩。煮久了肉老,时间不够肉不会输。”

    陈一山恍然大悟般发出“哦”,只是焯肉都这么讲究。看来这厨门内需要学的东西超乎他的想象。他不过还是一个入门的烧火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