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一品贵厨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房中左右顾盼 灶前上下打量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房中左右顾盼 灶前上下打量

目录:一品贵厨| 作者:笛里三弄| 类别:都市言情

    ♂

    自打摔断腿,陈一山就公子死皮赖脸躺在林家床上,绝口不提是否通知家里人一声或者是否先回家养伤的事。他铁了心要在林父住下,一面陪着英云,一面学厨。

    林母时不时会前来照看一下,同他聊上几句。英云则为了避开耳目,尤其是爱说闲话的嫂子,每隔一天才上陈公子房间走一趟。并且一定带上林静来放哨站岗。两人幽会时,陈公子喜欢讲些他旅游的趣闻给英云听,听得英云心口痒痒,想立即出门去到处游山玩水增长见识。

    而王府那边,陈公子早交待管家他出门远游,短期不归。故落得个自在逍遥,在林家食府内安心享受着饭来张口美人在侧的待遇。

    在陈公子跌倒的四日后,林父终于来看望陈公子。

    问道病情如何了,陈公子笑着说,“能下路走动了。”他巴不得此时此刻林父就准许他前去厨房看看。那肯定和王府上他自家的厨房差别甚大,正因此,他无比好奇,如何神奇的地方才能烹饪出那么美味的菜肴?一想到日后自己能在林父手把手带领下做出那般佳肴,陈公子无比开心,这腿摔得值!

    林父点点头,以长者嘱咐幼者的口吻说道,“恩,那你再休息两日。担待下我们照顾不周。”

    嗯?按照剧情发展不应该说“嗯,你现在就可以去厨房开始接受考验了吗?”陈公子皱着眉头,脸色不大好看地点头应到,“行。不过伯父,我现在就可以接受考验的。”他想争取下机会,把学厨时间提前。毕竟他能走动了,在林家呆着也没事可干。

    “那不行,”林父摇摇头坚决不给陈公子机会,“要么过两日你来厨房,要么你现在可以回家。反正你都腿脚利落了。”这话一听挺像是下的逐客令。

    啊?陈公子将大大的感叹号打在心底,林父为何偏得再等两日?不过听林父的口吻不像是开玩笑逗他,而是一本正经地通知他。这林父的话哪是选择题,明明是命令。

    陈公子也没有别的法子,只能答道,“好。”想学徒,语气自然低师父一等。尽管陈公子不满林父的安排,但不敢公然说出,否则他的打算都泡汤了。算了算了,不过两日的时间,一晃也就过去了,陈公子如此自我安慰。

    原来林父考验徒弟,向来有自己的一套标准。第一条便是不可急躁。他故意要磨平陈公子一心像立马学厨的冲动。而大多数别的厨师并不这般,他们收徒弟都趁徒弟正在行头上,利用学徒的好奇心而引导他们入门。林父并不赞成这套说法。新鲜感迟早是会消失的,真正学厨靠的可不是一时冲动和三分钟热度,而是热情加上毅力,厨师需要的是长久的好奇心与探索欲,如此方能在学厨路上有所长进。

    如果陈公子现在都熬不过这两日等待就想放弃的话,那林父正好少了一桩麻烦事。如果熬过了,那至少说明一个问题---陈公子是诚心愿学厨。如此才能态度端正地继续后面的学厨事宜。

    林父交待完后走出房门,并不同陈公子摆龙门阵。陈公子略微担心,是否伯父不满意他,所以来看他话也不多?

    等英云来看他时,他的疑惑才被解答,“我爹沉默寡言,哪天他话多你才得注意,看你是不是犯傻了……”

    英云一说他也就放心了。可是英云却不放心他,毕竟是王爷,不知能否吃得下爹爹给他安排的苦。林父向来严肃,尤其是对徒弟,她真为锦衣玉食里长大的九王爷捏了一把汗。说不定他就是为了好玩,如果一遇到挫折,极有可能撂担子说一句“我不干了”就走人。她不指望这娇生惯养长大的王爷能过得了林父的考验。

    两日后的清晨,陈公子如愿被叫到厨房去,一路上,他路兴奋得暗自嘀咕要学会做哪几道好吃的菜,盘算着一定要学会林父的招牌菜好回去卖弄一番。

    然而一到门口,他就傻眼了。他原本以为王府的厨房都够大了,没想到林家的厨房更阔。

    厨房东侧并列两灶台,上各有两只炒锅一只负责煮炖的砂锅。中间是一张三米长一米宽的木案几,上面共摆着六砧板,每边各三个大的圆形铁木砧板;砧板旁分别放着不同用处的刀具:切蔬菜的、切骨头的、切鱼片的……这块大案几,是专门负责切菜的。在案几两旁,靠北的地方分为两块,一边是水池,负责清洗蔬菜和肉类,另一边则置放今日需要清洗用来烹饪的菜类。案几靠南一侧则堆放着一堆堆备用的菜,土豆、南瓜、冬瓜等,这些蔬菜不易搁坏,能长期存放。而在天花板上则悬挂着不同的腌肉制品:板鸭、板兔、熏猪头、腌火腿(猪腿)、熏鸡、香肠等等。在厨房西侧则单独安放了一张工作台,上面也放着砧板与刀,不过木板上还陈列着众多调味品:盐、醋、酱油、辣椒油、花椒油、辣椒粉末、花椒粉末、八角、切碎的小米椒等。这是专门用来拌凉菜的工作台。

    林父领着陈公子在厨房顺时针转了一圈,一一为他详细解释厨房的构造以及平日里厨房的伙计的工作任务。陈公子兴致勃勃地听着,看来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比游山玩水还要好玩。不禁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林父也打算给陈公子一个表现机会,将其带在灶台前停下。并将放在灶台上的一件深色衣服递给陈公子,示意他穿在身上。

    陈公子穿衣服同时还不忘兴奋地猜测,难不成让我来炒道菜,看看我有没有天赋?话说我还没有亲自下过厨,看来处女菜要牺牲在这里了。也不知道炒菜是先放菜还是先放油呢?那个白色颗粒是什么?那木质的长把的家伙似乎是用来……

    “你先学烧火。”林父故意忽视掉他在陈公子双眼中看见的星星点点的亮光,凡是初学厨的人第一次来厨房的,都会将惊讶反映在目光中。

    冷不防林父说出这句话,隔空打断了陈公子的打算。在陈公子心里熊熊燃烧的兴趣之火似乎遇到突然刮来的暴风雪,那股热情被毁得尸骨无存,只剩灰烬。他万万没想到得学厨得从烧火做起,毕竟他是抱着学做菜的初衷。

    “烧火?”陈公子质疑道,林父这次真没跟他开玩笑?他是来学厨的,不应该是学如何炒菜如何放调料吗?这和烧火有什么关系?烧火不应该由烧火匠来做吗?

    果然是公子哥,林父嗤之以鼻,这陈公子竟然一听烧火两字就面露难色,似乎烧火和学厨没有关系一样,岂不知这是学厨非常重要的一步。看样子这读书惯了的陈公子是坚持不到几天就会打退堂鼓的,说不定今天他就会放弃学厨的念头了。走了也罢,带徒弟也是累人的活。

    林父不想多费唇舌做过多解释,点点头算是回答了陈一山。留陈一山在那里呆若木鸡,自己却挥挥袖子走出门外。

    陈公子也不敢上前拉住林父询问他需要烧多久的火,一天?两天?他不可能一直当个烧火的小伙计吧?回答他问题的是林父远去的背影和空无一人的偌大的厨房。

    站在半米多高的灶台前,陈公子耸耸肩膀,很快接受了林父的任命。反正自己在野外也生火烤过鱼啊鸡的,也算是有经验的,那用灶台烧火应该不会太难。于是选了一灶台坐下等有厨师来炒菜他好生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