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一品贵厨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兄误玲珑心 儿谅拳拳意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兄误玲珑心 儿谅拳拳意

目录:一品贵厨| 作者:笛里三弄| 类别:都市言情

    ♂

    英云被哥哥这一摔门,刺激得鼻头一酸,眼眶里泪漪涟涟,心如拧皱的毛巾。连如此要好的哥哥也不能理解自己,看来,到底还没有为人父。英云虽然伤心无人理解她的苦衷,但她坚信自己是对的,就算不被认同她也不会改变的。不吃点苦,怎能结出甜果呢?

    九王爷见英云呆在原地,知她定是被青松的怒气吓到了,吓得他心疼的英云全身微微打颤,仿佛很冷似的。如果现在能给她一个温暖的拥抱,唉,偏偏此时腿给摔了。

    因腿伤九王爷不便下床,确定见四周没人后,轻声说了句,“冷就来我床上吧。”

    这句暧昧的话让英云突然回过来神,她转身回头瞪眼,两颗眼珠子还湿嗒嗒没干,泛着泪光。看得九王爷心都融化掉了。这时候适合不正经吗?!英云直瞪着一脸讨好的九王爷,一副“你是认真的你就滚”的表情。

    九王爷邪魅地笑了笑,扬扬手中的白绢,“诺,过来。”

    英云走过去一把从九王爷手中抢过手绢,走到一边自己擦起眼泪。这九王爷还挺暖心。

    九王爷本想抢下手绢替她擦可是他又走不动,只能说些温暖的话来捂热英云的心,“乖,都是娘了还哭。”

    英云一下笑了,九王爷说得有理,自己可是娘,要给青林作个好榜样。泪水也慢慢止住,泪痕也快干透。

    “快去找青林。我安排了马车,一会天黑前将他送回谢府去。”九王爷提醒林英云快去陪儿子,虽然就私心来说,他更希望此时此刻英云能坐在他的身旁。不过以后林英云陪在他身边的日子多得是,不必急在这一时。对于母亲来说,此时还是应该和青林呆在一起。

    英云认为王爷说得有理,便起身准备走。刚打开门,她回过头问道,“我能上车陪青林到谢府吗?”

    “这,”九王爷作为难状,他担心英云控制不住,会越留越舍不得。到时候更离别之觞更撕心裂肺。“你还是别去的好,万一被眼尖的小厮看出来,下次我可没法私带你家林儿出逃了。”

    英云也不接话,径直关上房门去找青林。陪着聊了会儿天,九王爷吩咐的马车果然停在了林家食府门前。

    英云同青林一起登上马车,放下帘子前,她嘱咐林静别告诉九王爷她也一同去谢府了。没想到林静也劝英云别送,哪知英云倔,放下帘子就命车夫快走。林静只能无奈地进屋。

    并排坐在车上,英云让青林脱下布鞋来,将鞋底的旧鞋垫抽出,放入她新做好的鞋垫。虽然针脚毛躁,一看便知是不常绣花的人所为,但一针一线,都是英云心血。

    因为几个月没见,青林长高了不少,而英云做好的鞋垫显得短了一个小拇指。本来她估摸着青林会长高,所以做得比以前的长了一点,可没想到还是短了。不知下一双鞋做多长合适呢?惆怅此时趁虚而入,罩住马车。

    青林套上鞋后,两只小手有力得抱住娘亲的腰,死死地圈着仿佛一只螃蟹抓住猎物后不肯松手,小心翼翼地问道,“娘,你这次是要回家了吧?”

    英云这才明白为何九王爷不让她送儿子回家,大概是为了避免回答这个问题吧。正准备回答问题,哪知道喉咙酸肿鼻头堵塞,噎住了心里话,泪水倒是像开了闸似的涓涓不止。

    青林见娘成了泪人,他一双圆溜溜眼睛也立即留下泪水,沾湿了英云衣衫,凉透了英云的心。英云伸手拭去青林的泪水,往青林滑嫩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

    “林儿,在家乖乖的。以后娘……”说到这,“娘”字瞬间成了效果极佳的催泪剂,英云的两只眼睛犹如两汪活泉,往外滚动着晶莹泪水,源源不绝。

    青林赶紧直身保证道,“我会乖的。”他以为,说出这句话,娘亲那句未出口的话,便是“娘以后不离开你了。”

    “娘以后再回家,”英云抚摸青林的头发说道,温柔地泼灭了青林的希望之火,青林的脊柱瞬间软化弯了下去。

    “对了,”英云不想继续这伤感的话题,每多说一句都无异于一把刀砍在母子的胸口和记忆中。她和青林都经不起如此摧残,离别既伤,何故又来频频提起让人清醒地意识到这冷漠事实呢?

    “对,娘还给你做了一套衣服,只是还要再等上几日。下次娘就拿给你好不好?”这表面上看是在转移话题,但事实上恐怕怎么都无法转移离别情绪,只不过是在伤感留恋之上盖上一层薄莎。藏在下面的离别,两人都能清清楚楚看见。还因这层薄莎,离别更显凄凄。

    英云摸着儿子的脸柔声说道,“青林要多吃饭,长得更高。”青林乖巧地点头表示会做到,他不知娘为何不回家,可是娘似乎不愿意再谈这问题。大人总有事不会告诉孩子,所以他要快快长大才行。

    “记住了,如果有人问起鞋垫的事,你就说是九王爷买来送你的。”英林突然意识到不能暴露出青林去过林家见到她的事实,十分警惕地嘱咐道。

    “恩。他不是九王爷。”青林一本正经地对娘亲解释道,“他说他是陈叔叔,让我以后别叫他王爷了。”语气严肃得仿佛娘亲也该这样做才对。至于娘亲的嘱咐,娘说什么都对,难得听到一次娘的叮咛,他一定好好珍惜好好遵从。

    马车一颠一簸,奔往那熟悉的府邸,奔往英云的伤心深渊,奔往在英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道路上。

    谁说时间是等量的?若在林家房间苦熬,半个时辰缓若一日,而和心爱的儿子在一起,半个时辰不过眨眼之间。

    “少爷,请下车。”车夫抽了一鞭后停下车,撩起车帘请示道。

    青林嘟着嘴,赖在英云膝盖上,可怜兮兮地哀求母亲,“娘,”

    话还没说完,英云捂住他的嘴,附在青林耳朵悄声道,“嘘!想让娘亲下次见你,千万别跟任何人提起你见过娘,包括你姐姐。娘也舍不得青林,会来看你的。”

    到底是个小孩子,青林就要哇哇大哭。英云果断将青林塞到车夫手中命令道,“将少爷抱去门口。”

    青林才不肯撒手,他拽住英云衣服不放。英云再次亲了青林一口,她的泪水留在青林睫毛上。“回去吧林儿。”

    咬住嘴唇,青林终于松开英云衣袖,被车夫从背后拦腰强行抱走。可他的脸一直别向马车这边,看着露在帘子外的两双泪眼。娘为何不回来?谁也不曾向青林解释过原因,他默默吞着这苦果,等待有一天,娘亲微笑着搂他入怀,向他解释一切。

    直到青林进入府内,英云才放下车帘。被刚点燃的红灯笼照着的“谢府”二字实在明亮刺眼,鬼魅阴森。她不忍再接着看下去,虚弱无力地命车夫赶回宝山镇去。

    车夫得令,一路疾奔,他还得回九王爷一声呢。

    说来也奇怪,回程路上英云并没似来时那般哀愁柔弱,叹气不绝,而是像一朵久旱快枯死的花朵遇到了甘泉,浑身突然有了力气,脑袋也清醒许多,几个月来的萎靡之气被马车甩在身后。

    她内心某种力量觉醒了,在这离开清水镇的黄昏。就是此时,她才看见了道路,虽是隐隐约约的但到底有了方向。英云看向车窗外的黄昏,如同看到了黎明初生的太阳。还染着血,刚破羊水似的娇嫩红润的夕阳,是那么富有力量和希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