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一品贵厨 正文 第二十六章 称兄道弟真近乎 赶子送儿假狠心

正文 第二十六章 称兄道弟真近乎 赶子送儿假狠心

目录:一品贵厨| 作者:笛里三弄| 类别:都市言情

    ♂

    “以后我叫你邓师兄了!”邓艾一进屋,九王爷就迫不及待地热情招呼他。然而邓艾隐约觉得面前的陈公子不像看上去那么单纯。尤其是林家大小姐刚才单独对他讲过什么,他一无所知。不过他不知道这其中隐藏了嫉妒,谁说男的就不会嫉妒了?不过还好,邓艾并非小肚鸡肠之人,依旧将陈公子当作兄弟。

    “别,先叫我小邓就好了。师傅都还没准你入门,我哪敢收你为师弟?”邓艾可不会被一句师兄捧得不知天高地厚,他是个守本分的人,“告诉你,师傅可不喜欢滑头的人。你可别想油嘴滑舌。老老实实学厨,脚踏实地,不偷懒不耍滑头师傅就会收你入门了。”邓艾倾心将他的经验传授给陈公子。多个陈公子这般的俊秀与他一起学厨,想必也是件乐事。

    九王爷一听,原来林父是这等不爱阿谀之词的人,心中暗暗敬佩。毕竟他所接触到的达官显贵,哪一个听了赞美之词奉承之语不高兴得分不清东南西北认不清谁是真心谁是假意?林父这种人,那更好相处,不用去揣摩心思,不用担心哪句话莫名其妙就伤了谁。九王爷也就放心了。

    “那行,谢谢小邓。怎么说你今个背我一趟,也算是兄弟。”九王爷示意邓艾坐在自己旁边来,“谢谢你的指点。”

    平日里在厨房呆习惯了的邓艾难得像今日这么悠闲,故一坐下来便开始滔滔不绝:“不客气,告诉你,以后要学到东西多着呢……”

    见他俩谈得来,英云将两人留在房内,自己一人悄悄抽身离开。

    青林仍在林父房间里。两人屈膝对坐,中间立着一张木桌,上摆着一副木制的象棋。已经下了半个时辰了,林父虽有故意让着外孙,但好歹自己是外公,不能输给毛头小子,所以棋面上看来,林父这方有轻微优势。但以青林下棋的年纪来说,他还不能将这微弱的优势打破。

    英云在门口迟疑,不知此时进去是否会扰了二人的性质,然而她又急切地想多看青林几眼。她边想边在门口徘徊起来,从东走到西,又再走回来。

    青林正对门坐着,见门前有黑影晃动,好奇地问道,“外公,你看外面,”青林抬起右手指向门的方向,“那有人。有点像娘。”

    林父扭头过去,从门上看过去,英云的侧影如一副剪影。

    “别分心。来,我们继续下棋。”林父清楚那确实是女儿的身形,但那口气至今仍憋在他胸腔内,不知何时才能彻底消散。

    青林倒是没法集中注意力认真下棋了。才将“马”跳了日字,就抬起来看看,等移了下“士”,眼神又飘向门口,像是门口有块磁铁在狠狠地吸引他。

    林父将这一切看在眼中。青林敷衍的态度让他难受,他便责怪道,“青林,别三心二意。注意力放在棋盘上。我都块将你的王了!”

    青林哪里听得进去,不过应付得点点头。他在猜测门口那是不是娘,为何不进来呢?为何在门前走来走去呢?

    算了算了,林父扭身朝门口的方向严肃说道,“还不进来,在外面当门神呐?我家也不缺柱子。”

    看来爹爹还是有些生气,英云怀着忐忑的心轻轻推开房门,请了安后坐在一旁看两人下棋。因为是女儿身,林父从未交过英云下棋。不过哥哥倒是跟着林父下过几年,那几年,她好生羡慕哥哥不用做女红。小时候,哥哥下棋,她在穿线,长大后,哥哥学厨,她在描眉。哥哥总跟父亲呆在一起,而英云则和母亲黏在一块。她以为她天生就该描眉学针,想想都可怕,如果一生都拿着针线活到离开尘世那天。

    所以对于面前这盘胜负早定的棋,英云完全看不懂。自然,她也不敢询问。君子者,观棋不语,这她还是听哥哥讲过的。

    想曹操曹操就到。

    林英松直接推门而入站在他们面前。他一忙完宝英楼道事就连忙赶过来,他许久没见过外甥了。

    “我的小外甥,”青松说着就抱起青林,“长得可真沉,哎哟,还长高了。”

    “舅舅舅舅,娘,舅舅用胡子扎我。”青林被困在英松敦实的胳膊内动弹不得,无法躲避舅舅的胡渣,只能向娘亲求救。

    英云笑笑,站起身要从青松手中接过青林。哪知道青松不肯放手,“我这舅舅还没抱够呢。”

    英云只得作罢。想想哥哥也是可怜,这么多年,嫂子未给哥哥生个一儿半女,故哥哥一直将青林当作自己的孩子来疼爱。这也好,正好他,没有爹了,英云想到这胸口猛地往里塌陷,放佛谁往她的心脏重重地击打了一拳。

    还坐着的林父可不乐意了,他和外孙一盘棋下得好好的,突然冒出两个人来搅局,这种不爽的感觉就仿佛是他正拿着锅爆炒,突然火熄了。停下来的话菜还没炒熟,接着炒吧,火又不够炒不出那个味儿了。

    邓艾这时也匆匆跑来林父房间,“陈公子让我来转告小姐,他得派人将少爷送回谢府了。”

    “什么?这么快?不能在这里歇一会吗?”林青松抗议道,他还没抱够外甥怎么就要送走了?再说,林家也算是青林的家,难道不可以住上一两晚吗?

    邓艾也不知如何回答,青松干脆要去找陈公子讲理。英云同他一起走去陈公子房间。

    青松还是第一次见陈公子,一看竟是位白净书生模样的青年。口气自然缓和了些,“陈公子,不知可否留青林在林家住上一个晚上?你也知道,他的娘亲好久没见过他了。做个好人吧。”

    “林兄,”九王爷躺在床上直起身回答道,“我也知道林家小姐思儿心切。不过,”他看向英云,那一双红润润的眼睛着实令他心疼,“我但应了谢家小姐,要今晚之前亲自送还青林。不然以后她都不放心让我带着青林出门去玩了。”说后半句话时,九王爷一直看着英云,满脸的温柔,希望英云能理解他。英云以一脸无奈相对,她了解九王爷的难处,可谁来体谅一个做母亲的呢?可她自己又能拿这现实如何?

    “干嘛还送回去?”青松生气了,“林家还养不了自己的孩子吗?以后我们来养青林!”

    “哥,”英云没料到哥哥一生气思维比她还单线条,“这怎么行。青林还是要谢家来养。”论财力,林家不缺钱但绝对比不上谢府,论人脉,林家结交的大部分是同行厨师、镇上的有钱人家而已,哪里能像谢府那般时常接待南来北往的大商人,连九王爷如此身份尊贵的人他们也能请到。青林若要像谢老爷给他取的名字一般成长为青葱树林,必须要在谢府的大环境下长大,才能增长见识,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不过这道理,相信哥哥现在也听不进去。英云只能曲线救国,委婉说道,“青林在谢府还有书要念,你看咱家哪有念书的地方?哪像念书的地方?连书房里都全是菜谱。”

    青松见英云居然不想留下青林,甚是不解,“妹,你怎么想的?这都不会变通了?我们再购置些他们读书人用的书不就行?”

    “那老师呢?”

    “请!”

    “你觉得咱家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适合读书吗?”

    “你是不是看不起咱家?”青松不仅是不解,而是恼怒了,“你是不是林儿他亲娘?居然想着赶他走?!”青松话说完就摔门而出,真是想不通妹妹怎么打算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