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一品贵厨 正文 15 家宴

正文 15 家宴

目录:一品贵厨| 作者:笛里三弄| 类别:都市言情

    ♂

    “怎么今天回来了?”一踏进门槛,林父就迫不及待地逼问林英云,“不好好守着谢府,此时回家不让人说闲话吗?”林父不仅没有因为见到多日不见的女儿而开心,反而胸中藏着怒气。

    正躲在娘亲怀抱里抽泣的林英云,听到爹爹的训斥后哭得更加厉害了。

    “你这老头子,”林母白了一眼林父,将女儿抱得更紧了,仿佛护着小鸡躲避老鹰的母鸡。“没看见女儿在哭吗?”

    林父才不管英云哭得天崩地裂的,只是神色严肃地继续追问道,“说,一定出事了。”

    林母用眼神示意林父一会再问,现在安慰受委屈的女儿要紧。

    英云渐渐止住了哭泣,仿佛海水开始退潮,她汹涌澎湃的满腹委屈之情缓缓从口中吐出,将自己被诬陷的事情告诉了父母。

    听毕,林母擦了擦眼角,可怜自己女儿受如此大的委屈,可惜自己当时不再她身边替她辩护。她可爱善良的女儿,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意思是你被赶出谢府了?”林父不太敢相信这是事实,英云微微点头,林父这才仰天叹气。

    忽然门外一个人影跑来,气喘吁吁得站在英云面前。是位二十五岁左右的男人,因常年做菜而面孔有些油腻,他穿着一身麻色衣服,上面渗着一两层油污。

    他还没缓过气来,然而还是急切地开口想知道怎么回事,“妹妹,怎么了?”

    待英云讲了一半关于藏在她房间里的小人的故事时,一婀娜人影从院子另一端缓缓走来,这妖艳的身影,英云不用细看也知道,定是爱打扮又臭美的嫂子。

    “哟,”嫂子提高音量仿佛老鸨见到老主顾似的佯装诧异,听得英云好不自在。“这不妹妹吗?被谢府赶回来了?”

    “怎么说话的?”林英松的口气如同从山坡上滚落的石头,沉重地碾压了刚嫂子那声媚叫。他实在不懂,妹妹难得在家,和她从无过节,她这是哪里来的毛病,非要和他亲妹妹过不去?女人,真难养。

    “你妹妹回家就不准我说话了?!”嫂子浓妆艳抹的脸蛋扭曲地如同小丑脸,她恨恨地咬了大红唇,从白齿间吐出几个字,“还能叫你谢夫人吗?”真没想到攀了高枝的林家大小姐被赶出谢府,这下凤凰变麻雀,夫人成弃妇了。

    她实在幸灾乐祸,本来嫁给一个厨子就让她觉得降低了身价,这英云成了清水镇第一大户的夫人后,她更是嫉妒烧心,在房间里数落过好几次自己的丈夫,“看看人家嫁的是什么?你再看看我。”这时林英松也不吭声,他不会反驳,他认为做厨师是自己的本行,脚踏实地干好本职工作就是个男子汉了。况且,他也喜欢做菜,也能靠这技能养活一大家满足妻子对金银首饰的需求。女人,就是不知道满足,不像林英松,他只要在厨房就觉得快乐了。

    一旁保持沉默的林父终于开口了,吼道,“闭嘴!”她只能识趣地砸砸嘴唇以示不满,将一肚子刚准备好泼的坏话憋在锦绣衣衫里。

    中午,林英松亲手烧了一桌好菜,当作是欢迎妹妹回家。

    饭桌上,林父一直闷闷不乐坐在椅子上,像赌气的小孩。吃饭的氛围十分压抑,林英松觉得该说点什么,几次端起酒杯又放下。林母并不作声,因为她见英云的脸还未放晴,仍是一副哭相。当母亲的也心疼,不知说什么好,只是一次次默默替英云夹菜。

    这桌菜,都是英云十分喜欢的:麻婆豆腐、蚂蚁上树、开水白菜、凉拌鸡……英云低头扒拉米饭,除了母亲夹的菜,她不曾动手夹过其他菜。一门心思想着回娘家后该如何打算。

    一大桌菜上,独独没有回锅肉。这可是林英松媳妇最爱吃的菜。平日里每隔一天英松就会做一份给她吃。今日,本来应该有回锅肉的。定是因自己说话得罪了妹妹,他才故意不做这道菜来给我脸色。

    英云偶尔抬头瞥了一眼,见嫂子脸色不好,也不怎么夹菜,一个劲夹米饭,一颗一颗夹起来吃。她也无心理会无心去照顾嫂子的情绪了,只想等爹爹指示可以下桌,她好回房休息去。

    林父饮了两杯酒,老黄的脸上也映着红潮。正打算喝第三杯时,林母将酒杯抢过来,吩咐人盛米饭。老是吃酒伤胃,得吃米饭才行。

    这顿奇怪的安静的午饭悄悄延续着,谁也不敢离开,谁也不敢放下筷子。就算不像吃也得装作在吃,一筷子菜能吃三四口。如此磨时间的意义何在?

    谁也不知道。他们以为林父知道。其实他还没明白怎么嫁出去的女儿又回来了。这在宝山镇可是史无前例。他应该如何处理这事?也没有前人提供范本。但他知道这不光鲜的事在宝山镇传开后,可能直接影响他的生意。

    突然阴天里响起雷声。“你在家里先呆几天。”

    全都愣了,仿佛等着林父对这句话做进一步阐释。英云的右手不禁颤抖,筷子差点掉在桌上。她默默想到,几天?难不成父亲不打算让自己长住吗?原以为自己不过是一只迷路的小狗,找到家便能找到避难所。然而,家,也只是暂时的收容所吗?

    她可怜地看看母亲,母亲没有说话。家里做主的,毕竟是父亲。父亲执拗,他决定的事,没人敢否决。平日里,母亲只能就些小事做主或发言,她心想,也许过几日丈夫气消了,她也就能劝劝他了,毕竟,英云是他们好不容易才养大的女儿。

    英松不理解父亲如此做的缘故,不过他心疼妹妹,默默在心里打定了注意,如果妹妹被爹爹赶出来,他一定会负起哥哥的责任。

    林大嫂子虽然不敢表现出来,但她确实偷偷乐着。林家大小姐又如何?泼出去的水到底已经脏了,收不回来了。谅你为亲身女儿也没法。

    饭菜虽可口,然而和着眼泪着实难以下咽,英云不想当着大家的面流泪,可她没能控制住,两滴晶莹的泪水滴在米饭上。

    林父见女儿流泪,一时动了恻隐之心,然而一想到她是被赶出来的,心中刚平复些的怒火再次燃烧起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