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一品贵厨 正文 第六章 偶然

正文 第六章 偶然

目录:一品贵厨| 作者:笛里三弄| 类别:都市言情

    ♂

    谢依依迈进屋后,四下打量整个房间,只有衣柜和床下能藏得了谢青林。她一步步靠近柜子,谢青林的心跳急剧加速,他只得从里面将柜子按住,希望姐姐来时会因为柜子紧闭着而放弃搜寻柜子的念头。他躲在一片黑暗中,听着姐姐的脚步声越来越重。

    突然,脚步声停了,谢青林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放松,难道姐姐会转身离开?如果真是这样,他就安全躲过一劫。

    谢依依走着走着,突然想起小布人就放在她的袖口里,现在正是下手的好时机。只是,林静一直跟在她身后,如一只眼光锐利的猫咪,紧守在她后方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不肯放松,使她无法下手。她本来打算将娃娃放进衣柜,但是林静日后必会出来指证她曾打开过衣柜,那风险岂不转移到她自己手上?谢依依做出此番思考时,双手在抚摸光垂在自己肩膀上的光滑油亮的发丝。这怎么办怎么办?

    谢夫人的木床靠墙立着,床上雕刻着大朵的繁盛牡丹,及其雍容典雅。牡丹并非林英云最爱的花,是老爷喜欢象征富贵的牡丹,他也希望自己的夫人如牡丹般娇艳大气。林英云实则更偏爱莲花,出淤泥而不染,安静地亭亭独立,如同佛前的玉女。这也是为何梳妆台上的花案全是莲花。

    谢依依绕到床前,扑在被套上,嘴里嚷着:“弟弟,别躲了,我知道你在这里!”由于背对着林静,谢依依在假装扑倒谢青林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袖里掏出一直未离身的布娃娃,顺势用被套盖住小人,林静在小姐身后不清楚小姐在干什么,又不能太逼近小姐否则会被小姐骂的。谢依依一直以来就不待见她,因为她也是从林家来的,并非谢家人。她已经够招谢家小姐厌烦了。

    “原来你不在这里,看我不把你揪出来!要不你自己出来也行。”谢依依转身看向柜子,她不敢直视林静。虽然平时她出于单纯的厌恶林家人而给颜色给这可怜的奴婢,然而此时做事鬼鬼祟祟的毕竟不是身份低微的林静,确是大家闺秀谢依依自己。她怕撞上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林静的眼波单纯得如同能看见溪底卵石的溪水。谢依依也是第一次尝试偷鸡摸狗的滋味,不过她在心底拒不承认自己是做坏事。她不停地自我安慰,“我不过是物归原主,还原事情真相,揭开林英云这狐狸精的真面目而已。”

    脚步声再次逼近柜子,谢青林在一片黑暗中听得真切。他忙深呼吸,在胸腔内憋着一口气,随即屏住呼吸。

    我是不是做错了?谢依依走向柜子时,心中却迟疑了。自己偷偷摸摸干事确是心有愧疚。即使如此赶出林英云,那这手段是否太隐蔽太卑鄙了?她应该拿着小人同林英云当面对质,她甚至想起两个成语-光明正大、光明磊落。想着想着,谢依依放慢了步子,打算走向木床取回小人。可是刚走到床前,谢依依瞬间怀念起爹爹,一想到疼爱自己的爹爹和心肠歹毒的林英云在这床上同床共枕,一股恶心的味道从她胃里翻滚而出。她掩住口鼻,跑出了房间,一路跑到后院的大树下。她蹲在树下,全身抽动,默默哭其。树上栖息的一群鸟儿闻声动情,竟挥翅飞去,不忍再听这伤心的呜咽。

    藏在柜子里经历了几次心惊胆战后,谢青林终于从柜子里跳出。他听到了姐姐跑出房门的声音也就放心了。不过,姐姐为何中途放弃惩治他这个调皮的弟弟了呢?青林觉察事情怪异,顺着林静指着后院的方向奔去。

    从走廊望去,根本看不见姐姐的身影。青林顺着后院中间的石子路朝院子边上寻去,小路两旁的花花草草遮住了大部分视线,青林想,姐姐兴许不会到如此偏僻静谧的地方来,这里多冷清。他正打算回头走时,忽然瞥见斜前方的大树根部逶迤着一缕粉红色丝带,那不正是姐姐的衣服吗?然而青林不敢走得过近,如果姐姐发现他近在咫尺,说不定直接上前挠他痒痒,好一报前仇。

    此时谢青林才注意到隐隐约约的抽泣声,哭得他也心疼。那天在房间里,母亲抱着他也是这么哭的。他知道,哭到这种程度时,已经泪如泉涌,不是立刻能止住的。出于本能,谢青林从背后抱住了姐姐,她比秋日即将凋零的残花还脆弱,她颤颤巍巍的身影仿佛是冬日无家可归,在风雪里打冷颤的小鸟。也许他抱住她,能让姐姐感受到温暖。她一定是和他一样,想起了爹爹。他俩已经许久没同爹一起吃饭一起散步了。

    谢依依被突然抱住时,正处于伤心欲绝之时,虽然没有回头,凭压在背上的感觉她也能猜出这个贴心小背心一定是弟弟,没有枉费她疼爱他一场。弟弟瘦小的胳膊如同捆绑伤心的两条绳索,谢依依的心情逐渐平缓,有弟弟同她一起分享眼泪,本来一人份的伤心也就打五折了。

    恰巧此时,谢夫人的轿子刚停在谢府朱门前,替老爷念佛超度也是重温同老爷渡过的温情岁月的一种缅怀方式。她相信,老爷不希望自己以一副暗淡寡妇的模样出现在别人面前,老爷欣赏的是她的红润脸蛋,是她偶尔豪放的笑声。擦干眼泪后,她才撩开车帘徐徐下车。抬头望见“谢府”两个大字时,当初嫁入谢府的那一幕幕喜庆的场面、略带腼腆的新婚夫妇、亲朋好友声声贺喜都如此时刮过谢府的一阵风吹入她的脑海,她的发髻里藏着数不清的岁月,数不清的温暖滴滴。这么多年就过去了,林英云立在门前,痴痴地看着门内却不肯踏门而入,她沉浸在回忆深海,差点忘记了呼吸。

    众小厮见夫人如此石像模样,也不敢擅自上前惊扰夫人的一番沉默,只得在一旁垂手站立。抬轿的车夫也不敢枉自离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