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一品贵厨 正文 第四章 后院风波(下)

正文 第四章 后院风波(下)

目录:一品贵厨| 作者:笛里三弄| 类别:都市言情

    ♂

    谢青林语气稚嫩,“姐姐,这个小娃娃好丑。我不喜欢。”

    原来谢依依手中握着的是个施咒语用的小人,手掌大小,裹一层白布,上面用针缝着谢老爷的字。当谢依依一眼瞥见此物时,她立即联想到了那日打碎的碗,加之谢老爷尸骨未寒,平日对林英云多猜忌,怨气一股脑地全涌上来堵在谢依依喉间,她甚至忘记如何理智思考了,只想寻一个人一吐为快,再惩治林英云一番。

    谢青林小,不懂得这么一件小物可能闹得一家人天翻地覆。年长的谢允却深知此事的重要性。

    “小姐,请随老夫来。”谢允上前作揖,两眼直视谢依依,暗示她跟着他选择一个便利的地方进一步说话。

    谢青林已被女婢们送回房内休息。谢允则将谢依依带到了偏僻的假山下,他接过小人仔细瞧了瞧,“小姐确定这是在夫人房中找到的?”

    “怎么不是,我难道撒谎吗?”谢依依仍在气头上,说话时气冲冲的。她身为大小姐,平日虽与林英云不和,但没有卑劣到去栽赃嫁祸。如果她想修理林英云,那她应该在谢老爷在世时下手,何必等到现在爹爹这座靠山去世了才去折腾?

    “允叔,”谢依依忽然想起谢允是第一个知道这事的人,也是管家,说不定能帮忙,“现在老爷不在,又出了这事儿,您得主持一下公道。”

    谢允没想到谢依依竟然央求自己,忙接上小姐的话接着问道,“小姐的意思是,将小人拿出去当堂质问夫人?”

    “不然呢?”谢依依反问道,这不明摆着的事儿吗?

    “我劝小姐以大局为重,”谢允语重心长地说道,“当前家中老爷丧事未毕,仍需要夫人应酬争论,您若和夫人就此事争论,丧礼现场必定一场混乱。而且家里进进出出如此多的亲戚,若都知晓了这桩丑事,那谢府今后有何颜面再继续呆在清水镇呢?小姐也懂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吧。等丧礼结束了再来质问夫人也不迟。”

    “况且,若是夫人不承认,”谢允顿了顿,上前一步附在小姐耳旁,“指责你诬陷她怎么办?证据在你手里,又不在她屋里。”末尾这两句话谢允说得轻飘飘的,像在暗示什么。

    谢允一番话让谢依依如醍醐灌顶,她双手一拍说道,“允叔,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我拿在手里的话,她若反过来说是我做的小人那我岂不冤枉?不一定我说是从她房里拿的她就会乖乖承认的。我应将此物放回她的屋里,再来个当场捉赃。”

    这天晚上,忙碌一天后的谢夫人拖着疲倦的身体,还没来得及回房休息便来到了儿子的房间。

    “青林,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上床休息了?刚才娘才得知你跌倒的事。”林英云缓缓走向床边坐下,温柔而宠溺地问道。谢青林还在迷迷糊糊中,隐约听到娘亲柔软的嗓音,揉着双眼从床上坐起。此时谢夫人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她不再是夫人,不再需要招呼来客,不再需要圆滑地周旋在形形色色的客人中间,不再需要端庄地站着或跪着,她仅仅身为眼前这个健康可爱孩子的母亲而已。

    劳累一直啃噬着她的身体,在送走最后一位客人时,她本打算就在厅堂的椅子上先小憩一下,没想到谢允却告诉自己少爷跌倒了,不过没有大碍,已经卧床休息了。她不放心,忙起身,椅子仍是凉的。

    “娘今日太忙,青林会不会生气呀?”谢夫人摸着青林红润的脸蛋,亲了一口。以后她要习惯一个人陪在青林床前了,她要坚强起来。没有父亲的孩子必须要有强大的母亲。

    谢青林摇摇头,“不会的。娘才辛苦呢。”他十分懂事地伸出手搂住母亲的脖子,谢夫人这两日操劳过度,面色憔悴,“我很乖的。”

    谢夫人露出欣慰的笑容,轻轻撩开被单,“来,给娘看看伤口怎样了。”小少爷膝盖上的瘀伤淡去许多了,不过这份痛楚仍让做娘的林英云感同身受。她忙吩咐一旁侍奉的女婢去取来热水。

    替谢少爷热敷膝盖时,谢青林随意地歪头问道,“娘,姐姐在你房间里发现一个丑娃娃,那是做给我玩儿的吗?”

    谢夫人疑惑不解,并心生不祥之感,追问道,“什么丑娃娃?”

    谢青林便将跌到之后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娘亲,他发现在听自己说话的时候,娘亲的脸越来越苍白,像是感染了风寒。谢夫人听得愣住不动,似乎被神仙施了咒语成为一根石柱子了,手中的湿毛巾也忘记拧了,水滴在盆中,滴答滴答。

    这个突然的消息仿佛一阵闪电击在林英云身上,她努力回想自己做过的针线活,除了绣花鞋、衣服、鞋垫,并无其他。且自从谢老爷出世,为了亲自照看孩子,她也极少花时间和精力做女红。娃娃?她敢百分之百确定她没有做过。那这就奇怪了。林英云继续思考,照儿子的说法,娃娃上还绣着字,只是他年纪太小还不识字。那十有八九是有人打算诬陷她什么了。她进府这七年,待人处世问心无愧,甚至没有打骂过下人,对谢依依也尽量忍让,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儿,谢青林购置新衣服绝对不会少了谢依依的,连桌上夹菜也会优先夹给依依,虽然依依对自己仍不满意,但是林英云知道,面对这种情况,只能靠水滴穿石,逐渐感化她。

    那么平白无故地怎么会多出一个小人?且出现的时机太巧了,老爷刚没了,想到这里,一团酸涩的东西哽咽在喉,她才二十多岁,前几天还是受老爷宠爱的夫人,如今却必须上厅堂必须管理家务,成了一辛劳的寡妇耳。

    “娘!”谢青林趴到谢夫人耳边大叫一声,谢夫人这才回过神来。

    谢青林见母亲的眼睛周围发红,突然想起九王爷的话。“娘,你是不是想爹爹了?我也想。”

    谢夫人抱紧了谢青林,抚摸着他的头发,她想说些什么,可是她只要一张嘴,眼泪会比言语更快涌出。于是,她闭眼沉默了。

    这情景果然和九王爷说的分毫不差,谢青林仰头看着母亲的脸,“九王爷说,我们是从银河掉下来的星星。爹爹现在是回到天上继续当星星了。他在天空看着我们呢。不能哭的,如果哭了,九王爷说爹爹就会变成眼泪打在地上然后消失的。”

    谢夫人将谢青林抱得更紧,如同她抱着的是疼爱自己的谢老爷。谢青林有些呼吸急促,他感受到了母亲的胸膛正大幅度起伏。

    不行,谢夫人两眼望着上方,使眼泪倒回眼眶,不能让他看见我哭。我是榜样。

    谢夫人起身准备离开,她想一个人在房间里大哭一场,她还不能适应没有老爷护着爱着的生活。心脏拍打得越来越沉重,她快忍不住了。必须马上离开。没料到此时谢青林一把按住了母亲的手,神秘兮兮地说道,“娘,闭上眼。”其实为了避免眼泪流下,谢夫人未睁眼。

    一块冰凉顺滑的东西落入她的掌心,谢青林松开捂住母亲的手,兴奋地说道,“快看!”他希望母亲能喜欢这份小礼物。

    谢夫人眨巴眨巴眼睛,一些小泪珠仍挂在眼睫毛上,只要没有掉落下来就好。

    她十分意外,芊芊细手拿起碧绿玉环问道,“你哪里来的这么上等的好玉?”

    “你猜猜?”谢青林调皮地说道。

    谢夫人捏着谢青林的鼻头,一本正经地说道,“不会是从哪个抽屉偷拿的吧?虽然是自己家的东西,但是不经过大人允许擅自拿走就算偷的哦!”

    因为母亲没有猜对,谢青林得意洋洋,“没有。娘,再猜一次吧。”

    “难不成,”谢夫人故作停顿,她要逗逗儿子。今天消沉一天了,也该放松一下了。人有时就是这么奇怪,越在悲痛时分,越想取乐。因乐更显哀而已。

    谢青林果然睁着一双眼睛满怀期待地等着她的答复。

    “难不成,”谢夫人重复了一遍,折磨着谢青林的好奇心。

    谢青林拉扯谢夫人的衣袖,撒娇道,“娘,快说快说嘛。”

    既然已经吊足胃口了,谢夫人便公布了自己的答案,“九王爷对吧?娘猜中了是不是。”

    “恩。娘好厉害!这块玉环归娘了。”谢青林慷慨大方地说道。在他看来,收到礼物是件欢欣雀跃的事,娘肯定也会开心起来的。

    “青林,这不行。娘亲心领了。但是别人送你的礼物不可以转送给别人。九王爷知道了岂不伤心。日后问起这玉环去哪里了,你怎么回答?”

    受挫的谢青林反驳道,“送我就是我的了,我想送谁就送谁啊。”

    林英云揪着谢青林的耳朵,宠溺地说道,“儿子乖,不如,你把这玉环当做娘转送给你的吧。看见这玉环就要想起娘亲哦。”谢青林的蛮横思维让谢夫人有些担忧,如果成人之后仍旧如此霸道,那会祸害一方的。

    谢夫人突然起身,“青林早点睡,娘走了。”即使青林口中恳求娘再陪着他这个小病人一会儿,但是谢夫人执意要走,似乎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等着她去处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