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落星银河 正文 第六十一节 意外的声音

正文 第六十一节 意外的声音

目录:落星银河| 作者:暗语枫铭| 类别:都市言情

    经过一上午的采购,大凤和李昆熙两个人终于将这次登山要用到的各种工具都备齐了。李昆熙看到大凤将这些东西都放进了自己的舰装空间中之后,感叹到:“大凤真好啊,简直就是人形仓库嘛。”

    大凤并没有听清李昆熙在说什么,疑惑地看向李昆熙问道:“怎么了?”

    李昆熙摇了摇头说道:“啊不,没什么,只是感叹一下。好了既然我们东西已经准备齐全了,接下来我们前往那边吧。”闻言大凤点了点头,随后两人再次坐上了悬浮车向着北方行进。

    正在路上,大凤无聊地看着窗外的风景,大凤看着窗外的风景感叹道:“浦东市真是好漂亮呢,到处都是树木和别墅啊。”

    李昆熙听到之后冷笑了一声,说道:“那是你没有看到糟糕的部分而已,大凤啊,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会存在不公平和黑暗的角落,这时亘古不变的规则。”

    大凤疑惑地问道:“为什么呢?人人平等难道不好吗?”

    李昆熙笑了笑说道:“人人平等是很好的事情,但是那是仅仅存在于童话中的场景而已。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剥削,有光明的地方就会有黑暗,这是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发生改变的事实。”

    听到李昆熙这样说,地方正打算说什么,突然就看到了大片大片的建筑,顿时惊讶地说不出话了。大凤能够清晰地看到,这些房屋都是陈旧不堪,而且非常拥挤,完全不考虑采光等方面的人因因素,仿佛建造这些房屋的人仅仅考虑了遮风避雨而已。

    看到这片可以称之为贫民窟的建筑之后,大凤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话来。用余光瞟了一眼大凤的表情之后,李昆熙面无表情地开口了:“其实这个世界也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美好的,我之所以能住在现在住的地方全是因为我父母的关系。”

    大凤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窗外的贫民窟,心中的惊涛骇浪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只能愣愣地看着窗外飞速流逝的光景,渐渐地陷入了麻木之中,虽然大凤并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造成了现在眼前的这种光景,但是大凤现在打心底想要将这些人从这里拯救出来,出游的好心情早已不知道因为这些原因而飞到哪里去了。

    李昆熙的车开的非常快,很快就已经离开了郊区,来到了原野上,望着窗外黄澄澄的麦田,大凤呆呆地出神,看到这样的大凤,李昆熙心中很不是滋味,随即停下了车,对着大凤说道:“大凤,我们先下车,我带你看看我们平时吃的东西长什么样。”

    大凤的思绪被李昆熙的话语打断了,大凤疑惑地看向已经离开车子的李昆熙,眨了眨眼,下了车,疑惑地说道:“你们平时吃的东西吃的时候难道没有见过吗?”

    李昆熙听到的方法这样说之后,一头黑线地看着大凤说道:“人类吃的东西和钢材那种东西完全不一样,人类的食物在食用之前是要经过相应处理的,很多食物在经过处理之后就变了样子。”说道这里李昆熙走到麦田旁边,伸手指着一束麦子说道:“看,这种植物就是我们平时吃的面粉的原料,当然具体是怎么回事我并不清楚,但是我们平时吃的面包之类的东西就是这种东西做成的。”

    大凤惊奇地看着李昆熙所指的麦子,说道:“这种东西长得和面包完全不一样吧。”

    李昆熙抓了抓头,有些尴尬说道:“我并不是农职专业的,我也不太清楚,但是确实是用这种东西做的。”听到李昆熙这样的话之后,大凤了然地点了点头。

    大凤抬头望向如同金色海浪一样的麦田心中的波涛也渐渐地平息了下来,李昆熙看到大凤脸上的表情变得温和了许多之后,说道:“好了,我也向你介绍完了,我们该上路了,要不然不能在晚上到达山顶可就要错过登山所能看到的最美的景色了啊。”说完李昆熙自顾自地走向了悬浮车。

    这时李昆熙的背后传来了大凤坚定的声音:“昆熙桑,你等着吧,早晚有一天,我会让所有的人,都有着平等的生活。”

    李昆熙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我相信你会去做,但是并不是打击你,人生下来的时候,就是不平等的,所以你的这个愿望即便是你,也很难做到啊。”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大凤咬了咬牙说道:“不,我肯定做不到让所有人绝对的平等,但是我会让所有的人生活都能达到同一个水平界限内。”

    李昆熙并没有说出一些自己的观点,而是笑着说道:“既然如此,你可要努力了呢,我拭目以待哦。”

    大凤嘴角微微上翘,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道:“你就等着吧,我一定会让你看到的!”

    李昆熙的目光下意识地落在大凤的胸口处,随即脑袋一抽,说出了一句:“这样的地方种麦子估计都长不起来吧。”

    但是大凤并没有注意到李昆熙的目光,反而是因为李昆熙莫名奇妙说出的这样一句话感觉到了非常的困惑,用充满疑惑的目光看向李昆熙,问道:“什么?什么地方麦子长不起来啊。”

    李昆熙听到大凤的话之后,立刻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连忙改口道:“没,我是在说贫民区的土地,估计种麦子都长不起来的。”

    大凤走到了车门前,疑惑地看着李昆熙问道:“为什么啊。难道说麦子的生长要需要一些特殊条件吗?”

    李昆熙向着车子走去,边走边说到:“是啊,想要让麦子很好长起来需要很肥沃的土壤呢,像贫民区的那种贫瘠的土壤当然是长不起来的啦。”

    大凤了然地点了点头,说道:“好啦,不去谈这个了,现在谈论这个也没有任何用,毕竟现在我还没有能力对这个世界做出什么改变,快走啦,你不是说再不走就看不到登山能够看到最为美妙的风景了吗?”

    李昆熙连忙说道:“哦,我这就开车。”······

    另一个世界中,狂三之前出现过的海域外

    俾斯麦在听到GrafZeppelin说没有发现海面上和空中有任何异样的痕迹之后,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看向一旁年幼的少女,说道:“U,现在只能靠你了,请你到海面之下,搜索一下水下的状况,看看岛风是不是被击沉了。”

    U511对着俾斯麦敬了个礼,随后一头扎入了海面,看着U511远去的轨迹,俾斯麦的眉毛深深地皱了起来,向身旁的GrafZeppelin说道:“这太不正常了,即便现在是冬季,也没有道理见不到任何水生生物啊?就连几年前出现深海的时候,还有很多鱼类活跃在大洋中,这片海域没道理连一只水生生物都见不到吧。”

    GrafZeppelin皱眉道:“这也是我疑惑的问题,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情给我一种不好的预感,如果我的判断没有出现错误的话,那就代表这片海域在前不久出现了什么足以让整片海域感觉到恐惧的东西,毕竟动物对于危险的感觉远远高于我们和人类,啊,还有深海。如果动物们都不见了的话,那么就代表这片海域之前出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俾斯麦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我现在最担心的不是岛风,也不是之前在这片海域的生物,我担心的是之前我们一直没有查清楚深海诞生的原因,但是她们确实一次又一次重新出现了,那么这个东西是否和深海有关系呢?”

    GrafZeppelin皱眉道:“如果真的是这样,你为什么还派U511去勘察?你就不怕U遇到危险吗?”

    俾斯麦笑了笑说道:“我相信U的,她是我们之中最为擅长暗杀和隐遁的舰娘,而且你没有注意到在你派遣舰载机的时候,有几条鲨鱼从我们不远的地方游进了这片海域吗?正如你所说动物对于危险的感觉远远高于我们,连动物都进入了这片海域,那么就证明之前那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存在已经离开这里了。”

    GrafZeppelin笑了,将头转了过去刻意不看向俾斯麦,说道:“真有你的啊,是我的疏忽呢。”

    俾斯麦笑了笑说道:“这并不是你的疏忽,而是你之前在全力控制舰载机,没有注意到身边的情况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传说中貌似只有太平洋那边的舰娘才能掌控那种控制舰载机同时还能注意身体周围的能力啊。”

    GrafZeppelin有些不满地说道:“可是怎么说我也有着相当的那边的血统啊,没道理做不到啊。”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俾斯麦拍了拍GrafZeppelin的肩膀说道:“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毕竟我们现在没有敌对的目标不是吗?”

    就在这时,俾斯麦的身后响起了一个阴沉的声音:“看来你们这段时间很放松啊······无用的废铁们。”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俾斯麦和GrafZeppelin的身体瞬间僵硬了······

    另一边,大凤和李昆熙两人终于在刚过正午的时候,来到了李昆熙所说的山脚下。

    大凤抬头看着面前的这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虽然不知道在云层之上的山顶到底是什么样的,不过大凤已经非常确定这座山峰就是之前寒冰带自己来过的山峰了。

    就在这时,大凤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大凤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僵,大凤的表情落入了李昆熙的眼中,李昆熙顺着大凤的目光望了过去,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但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对方是谁。

    这时被大凤注视的身影也仿佛感受到了两人的目光,转过身来,看到是大凤和李昆熙之后,立刻换上了一副微笑的表情,说道:“原来是大凤啊,好久不见呀。”

    听到男子的声音之后,李昆熙首先将大凤护在了身后,警惕地问道:“你是什么人?!”李昆熙心中的现在异常紧张,因为大凤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就没有与自己分开太长时间,虽然有可能在中间认识某一人,但是绝对不应该是这样熟悉的样子,而且,这位男子给李昆熙的感觉与正常人相差很多,男子给李昆熙的感觉就是对方仿佛是不存在的一样,很容易就忽视掉的样子。

    但是就是这样的感觉越发让李昆熙感觉到恐惧,因为现在男子就站在他的面前,和对方若无其事地说着话,自己都忍不住想要去忽视他,这是多么让人感觉到恐怖的事情。就好像这个男子身上有着某种力量强迫李昆熙忽视他一样。在确定了自己的感觉之后,李昆熙皱眉再次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男子这才笑眯眯地看向李昆熙,说道:“我叫寒冰,我们见过面的啊,哦,不过你不记得了。”

    大凤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寒冰在想要做什么了,问道:“你出现在这里,是找我有什么事情要做吗?”

    寒冰笑了笑说道:“狂三出去‘旅游’了,也许这次回来会给你带份‘礼物’回来的。”

    大凤皱眉道:“礼物?什么礼物?狂三去哪了?”

    寒冰笑了笑说道:“这个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你收到那份‘礼物’之后,自然而然就会明白狂三去哪里了,不过不是现在而已。我来这里是想找你帮我一个忙而已。”

    大凤愣住了,说道:“你能力那么大,还需要我帮忙吗?”

    寒冰嘴角抽了抽,说道:“能力强不代表能够做到所有的事情啊,你帮还是不帮,不帮我只能再想想‘办法’了。”寒冰特意在办法两个字上面加重了音,其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听到寒冰这样的语气,李昆熙首先忍不住了,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威胁大凤这样一个小女孩,你不觉得羞愧吗?”

    寒冰用深邃的眼眸看向了李昆熙,李昆熙顿时感觉仿佛有一双手将自己的喉咙掐住,让自己说不出来话了一样,寒冰摇了摇头说道:“大凤啊,我之所以不能做这件事情,是因为我的力量虽然强大,但是我毕竟不是这个世界上的存在,这点你是明白的,我的力量会扰乱这个世界的轨迹,所以我需要你来帮我办点事情,或者说让伊凡帮我办点事情。”

    大凤疑惑道:“什么事情?你必须先说清楚,没说清楚我是绝对不会帮助你的。”

    寒冰笑了笑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希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