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534章 建墓之谜

正文 第534章 建墓之谜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如果他生前不喜欢杀生的话,死后建立这个墓,不单纯地是让他万年不朽的话,而是想为自己所学找到一个传承的话,那这个墓主一般不会杀伤力特别大的机关。

    就是在这个时候,这个墓主肯定不愿意为了自己的未来传人,惹上太多的仇家,设置的机关可能难度很大,可能死亡率还不会太高。

    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这是最好的可能了。

    还有一种可能性,这个墓主建立自己的墓地,当然这种墓一般是一个人完成,就算有辅助的人士帮忙,在这种情况一般也会被灭口的。

    这也很正常,秦刚对此十分理解,虽然他不能够十会理解,一个活人为什么会想着建立自己的坟墓了,妄想把这些陪葬品带到另一个世界的想法,在秦刚看来是十分幼稚的。

    这实在是很搞笑。

    不过既然这么重视自己身后之地的人,当然不想有客人来访了,倒不是他们喜欢安静,这些客人肯定会把他们的陪葬品抢个精光,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成了陪葬品。

    因为他们认为这个十分重要,所以对知道自己埋葬之地的人下毒手,就不是那么奇怪了。

    秦刚是在想这个化神之墓是属于哪种,从目前得到的有限信息来看,就是应该是这样的,这个化神之墓主要担负的是传承可能。

    他是这样想的。

    不过至于是哪样,其实都没有影响他要进去闯一闯的决心。

    化神之墓,证明这座墓的主人生前的修为至少是化神极别的,这样高的修为,实在是秦刚现在无法理解的存在。

    他留下的传承肯定是一个大机缘。

    现在他们有机会,只有一个原因,这座化神之墓以前并没有出现过,现在在此刻出现了。

    大家肯定就是争得过头破血流,也要得到一个这么大的机会呀。

    不知道他们这些人是怎么得到这个化神之墓的,就是说他们凭什么认定,这个化神之墓的主人是化神修为的。

    当然秦刚首先就把这个化神之墓不可能墓碑上就写着这四个字的可能性排除掉,那也是太没有想象力。

    这世间不可能有如此这样的事情的。

    不过可能是从这诡异的石塔得出来的,这个石塔一看就不是凡物,固定在地面上,呈三角形,全身光滑无比,在太阳的照耀下,闪着金黄色的光芒。

    一看就不是凡物,这样的东西究竟有多少用处,那是不可想象的。

    据说里面就是考验存在,现在第三层亮着光,表明第三层已经有人正在通关。

    而且里面可以同时容纳许多人闯关,在里面大多数地方,这些人都相互遇不到,但是闯头的内容也略有不同,这说明了一个大问题。

    里面的空间是不一样的,本质上这座石塔可能就是一个巨大的储物空间,人能够进入储物空间,秦刚简直是无法想象的。

    光任这个东西就极具说服力的。

    秦刚知道这一点,就非常值得闯一闯的。

    感到头有一阵玄晕,终于秦刚就到了一处特殊的空间,周围都是刻着秘密麻麻地符纹,这些符纹都挺高级的,以致于秦刚都无法理解。

    看到周围都还是那些熟悉的面孔,这一点秦刚也是知道的,不会在人数上有什么变动。

    他们的脸上都漏出一些紧张的表情,表明他们是知道里面的考验是很严重的,不过里面的死亡率还是不高的,至少目前是这样。

    那这有什么好担心的了,为什么要为这种事情发愁了,失败了大不了,就出云而已。

    当然秦刚这个饱汉,总是不知道饿汉饥,秦刚赚灵石的能力都是极强的,他当然不会有这种困扰。

    所以他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那就是应该淡然的态度面对自己不能得到的东西,这种事情应该看开一点才是明智的。

    秦刚就是这么想的。

    “秦兄,如果猜得不错的话,等下就会有妖兽来,等下请秦兄,多多替我们分担一下,不要有犹豫。”这个童姓修士这么说到。

    秦刚此时他生疑了,这个妹妹脸修士怎么可能这么了解这里了,好像他来过这里似的,可是众所周知,这里的修士进去,如果被赶了出来,或者担碎了令牌出来之后,就不能再第二次得到了。

    想到令牌,秦刚才发现一个问题,不是说所有人进来都有一块吗,正像问这个问题。

    突然秦刚身上一股凉嗖嗖的感觉,这应该怎么做了,怎么自己的储物袋里突然多出一块令牌来。

    想来就是那个逃生令牌,只要一捏碎它,马上就会进入到一块新的地方,这样就可以远离危险。

    这实在是好。

    可是秦刚仍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那就是这就是化神修士呀,那个人怎么能够有那么厉害,即使死了,都会让令牌不知不觉到了他身上。

    这个人生前,那就是可以有通天彻地的本事了。

    “有了令牌,等下海龙马幻兽就会出现了!”这个娃娃脸修士突然愣住了,不想把话说完,因为他自己发现他把话说漏嘴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秦刚当然发现了,他一直怀疑这个家伙怎么对这个石塔,这个大家都不熟悉的地方,这么熟悉,这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

    可是他也知道这些人都知道一些,多掌握一些信息,也是什么难事。

    这个秦刚就是这么想的,这个人确实有点本事,可是他的表现,怎么就像他好像来过个地方似的。

    这个家伙没有说实话,对于没有说实话的盟友,秦刚就不那么理解了,为什么了,因为秦刚还觉得这个家伙到目前还算实诚。

    可是他却没有说实话,他没有说实话就会影响到他自己的判断,这可不是好事,如果自己因为对信息了解不足,而做出错误的判断,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自己在谈判中可是处于强势地位,这些气可是没有必要忍的。

    “童道友,我一直是一个直性子的人,那就是有什么就说什么,要不然心里一直会不舒服,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么多?”秦刚觉得虽然心中有气,有时说话还是得讲究一下策略,他就是这么想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