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530章 过去

正文 第530章 过去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如果之前他还因为秦刚的修为不高,因为秦刚的天赋不高,他还是打听了秦刚的,知道这个最近频频出现在北盟情报玉简上的人物,他的修炼天赋是零,他是一个没有灵根的人。

    就是这样一个人,搅动了北面的局势,现在北盟的安全,北边还没有被那个猿族攻破,那就是有秦刚的功劳的。

    即使早在秦刚知道他黑老二之前,他就知道了秦刚,想到这一点,他心中有有一点苦苦的。

    这个人走到哪里,总会是人群的焦点,而自己这个爱惜自己名声的人,走在那里,总是坐在角落里,总是那个吸引不了别人注意力的人。

    因为秦刚这个黑云庄的走狗元婴修士还勾起了自己尘封在心中的久远记忆,那时他还是一个少年,心中还没有藏有多少邪恶的时候。

    那是他无邪的年代,他经常在山上,拿出一些兽粮,喂一些小妖兽,这引动妖兽的父母被人类修士给抓住或者打死了。

    那时他的天赋不错,甚至可以用很好来形容,可是他上面更有一个光芒四射的哥哥,他的哥哥是天灵根。

    不但天赋极好,还生得一张好嘴,从人嘴里说出来话,总是那么动听,总是那么讨人喜欢,甚至他在某个嫉妒心不太强的时候,他也会喜欢听他哥讲话。

    可是这样,他自己这个地灵根笨嘴笨舌的弟弟就是那么容易被人忽略了。

    他就不知道这些了。

    永远生活要在哥哥的阴影下,而他的修仙爹娘了,又是那种爹娘,完全没有多少智慧的。

    他们都偏爱自己的长子,这本来没有什么奇怪的。

    这个世界,每一个爹娘都会偏爱自己的某一个孩子的。

    可是他们表现出来,甚至表现得很刻骨,从来没有在这个生活在阴影之下的孩子隐藏过这一点。

    这就让这个本来就异常敏感的孩子,更加地脆弱了,他的嫉妒心,他的邪恶情绪,在爹娘的助力下,越烧越大。

    终于嫉妒之火,总是会有结果的,这种火是扑不灭的,这种火只会遇到得力之从的情况下,可以让它烧得很小,不会让这种火烧到别人,不会让这种火烧到自己。

    他的火已经彻底燃烧了起来,已经达不到消灭的速度了。

    那一年,他才十八岁,已经是练气期高阶修士了,而他的哥哥练气期大圆满。

    他二十岁了还没有筑基,如果我到了这个年龄,肯定已经筑基了,他的修为现在胜我的唯一原因,就是他比多大二岁。

    这个被嫉妒之火烧得如此狠的人,这样顽固地想到,一想到这里,他就无法改变自己,他就觉得这个世界都是欠自己的。

    可是他的爹娘,还是把他当作空气似的,总是把他当作房间里一件不必要,又特别占空间的装饰品似的。

    每一次说话,跟哥哥说话时是一种语气,跟他说话又是另一种语气了。

    如果秦刚知道这个黑老二的事情话,也会替这个邪恶到骨头里的人说一句公道话,那就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偏心的爹娘了。

    他的爹娘可能是这世间最为偏心的爹娘了。

    这个孩子就是生活在阴影下的孩子,这样的孩子也许是不讨喜的,但是他们是可怜的。

    这个孩子从小生活在哥哥的阴影里,他拼命地努力想赶上哥哥,可是怎么样,也比不上。

    当他哥哥取得一样成绩的时候,他们就会极为高兴,甚至爹娘都会为此夸张地跳起来。

    记得有一次,他升了一层,这一层的时间,只用了半个月,六进七只用了这么一点点时间,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了。

    甚至比他哥哥好太多,当他怀着十分兴奋的心情,把自己这个疯狂努力才取得的成果给他爹娘说的时候。

    得到是一声淡淡地哦,他们两个人反应都还无比冷淡,当他仍然恭恭敬敬地退出来,他是一个无比礼貌的孩子,虽然得到了不公的对待,他也不敢在爹娘面前表现出来。

    他的爹娘可是双双结丹修为,这样的人,他不敢不尊敬。

    就在他要退出去的时候,他的爹说了这样一句话,他爆发了,这是他在爹娘面前的第一次爆发,他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这是他第一次生气。

    确切地说,这是他第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他疯狂地发怒了。

    以前他只是把他那激动的情绪隐藏了起来,他总是能够控制住自己,可是一个人总会有一个限度的,到了那个限度,人总会忍不住而爆发的。

    那种时候,往往是绵羊变成儿狼,小白兔变成毒蛇。

    他发怒了,他指出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这样的,就是自己只有了半个月,而那个哥哥了,那个他们更为偏爱的哥哥却用了一个月的时间。

    明明自己取得更好的成绩,为什么作为父母的他们看不到。

    他的爹娘吃惊了,称霸一方的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敢在他们面前这么说话的,没有想到第一次遇到了,却是他们的小儿子,这就他们不知道应该如何对侍他。

    天下居然有如此的事情,作儿子居然敢如此顶撞他们,这是他们不敢想象的,他们非常地生气。

    更为生气地是,他居然指出他们偏心,他们偏心,作为他们自己却一点觉察到自己的举动给自己的小儿子造成严重的困扰了。

    这就是他们。

    而此时他的哥哥这样说了,他觉得他的小弟真是一个可笑的人物,总是喜欢来和他比较,可是他又没有那个天赋,没有那个能力。

    可就是他不想乖乖地当一片绿叶,好好称托他这朵红花,这就是一个自然的事实,天灵根可以碾压地灵根,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这是可能的。

    这就是自然的规律,居然有人敢不服这种铁一般规律的人。

    这个人还是他的弟弟,他可笑的弟弟,联想到他的可笑,他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情,也就不是那么地不好理解了。

    他还是一个非常现实的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