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509章 一个讲故事的人

正文 第509章 一个讲故事的人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在此说这么多,这也完全是废话,因为这个路梦一点也没有发起攻击的意思,她完全没有这个意图。

    不过秦刚的心不在焉,让这个路梦有点生气,这个听故事的人,居然不务正业,不专心地听她讲故事,这是有点令人不爽的。

    “你这个见鬼的,居然不听我的话,本来开始的时候让你死得痛苦一点,可是我现在改变了主意了。”当这个妩媚的女人,这个精于魅功的女人,发现秦刚呆呆地望着她,看到他吞唾沫的样子,那就露出了恶心的表情。

    要说这个路梦拿着鞭子打他,他觉得没有什么,如果骂他也觉得没有什么,可是这个恶心的表情,就让他很生气了,这不是一般的生气。

    两次了,秦刚想想这种表情以前在他周围经常出现,可是现在了,无论如何他秦刚也是个人物了,他是不能忍受这种表情。

    这恶心的表情,深深地刺痛了秦刚的自尊心,让他想起以前的往事。

    这些往事同样不愉快,虽然这些往事没有像那个路梦那样在牢牢地抓住他,可是现在想起来,他现在仍然有点生气。

    一个看不起另一个人也就得了,但没有必要到评委会程度,那就是当着他的面,露出这个这么明显的表情,这也太令人生气了。

    这种人他是无法忍受的。

    此时他也是十分地生气,生气的秦刚觉得自己的耐心也临时要到了极限了,可是他在努力控制着。

    “哟,你还生气了,诛猿榜上第一人,又是怎么的厉害,还不是让栽在我头上了。”这个路梦得意地说到,要说他针对秦刚还是有一点客观原因,那就是秦刚的名头太大,对于名头太大的人,她都想来征服,让他们成为听她故事的人。

    这是她的原话,这个女人喜欢称自己为讲故事的人,她的特别爱好就是讲故事,客观地说她讲的故事的方式是特别吸引人的,如果不是因为对方那些听故事的人,处在担心自己性命的境地的。

    那么这些人没有一个是不会关心的。

    就在这个过程,秦刚还是恢复了一点对自己的控制力,那就是没有必要跟这个女人硬碰硬,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刻。

    “你不过是运气好而已!”秦刚临时又改变了主意了,那就是自己完全掌握了局势,没有必要这么猥琐了,还要畏首畏尾,那就真的是装逼了。

    秦刚可不喜欢做这件事情。

    这样子太没有意思了。

    “什么运气好而已,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之前的事情?”这个女人这样说到。

    “我秦刚正像你说的那样,诛猿榜上第一人,打听一下我以前的事情,我想一个练气期层面的小弟子只要消息灵通一点,都可打听到,这有什么了不起的,这回你捉住我完全是运气。”秦刚觉得自己不能一味地退让。

    “如果说我知道你之前正在与黑云庄的人起冲突,杀了人家的少主,跟这个恐怖的势力是结下了死仇,”这个女子最后又咂了咂,此时她得意到了极点,因为这给她掌控一切的感觉,“不得不说你秦刚本事还挺大的,其实还是有点讲义气的。”

    秦刚听到这个别提有多么吃惊了,自己难道完全在这个女人的监视之下,想一想这才是真正的头皮发麻,之前的透心凉真是小巫见大巫了,这才是真正的恐惧。

    这个秦刚是这样一个人,虽然很多时候对丧失一些主动权不会感觉到有什么,但是如果真要丧失哪怕一点点控制权,他是一点也受不了的。

    现在秦刚应该怎么做了,他甚至都有点怀疑自己的主动权,是不是自己虚幻出来的,直到试了试自己的灵气,感觉到自己伤势还很重,但实力还是有平时的七八层了!

    真正地感觉到这里,他的底气才恢复一点,不过这时秦刚认识到自己的所谓超高的人胆大基本是完全建立在艺高上。

    这全部是所谓的艺高人胆大了,所以一旦自己的实力没有了,说不定自己遇到危险就会回到原来那个胆小的小少年的状态,想到这里让秦刚有点伤感。

    “如果让你告诉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会说实话吗?”秦刚这个人非常直接了,也没有拐弯抹角了,其实那样也没有用,如果否认只会显得自己愚蠢不堪而已。

    “当然我会说的,其实你不问,我也要说给你听?”这时这个丰满的女子,故意向秦刚靠拢,那玲珑的曲线、毕隐毕现的淡淡体香,秦刚简直受不了了,真想像一头豹子那样给扑上去。

    可是他还是忍住了,做这种事情,他还是有点心里抵触的。

    这时秦刚想说一点话来,但心中的欲火燃烧得太旺盛了,简直不能够忍受。

    “原因很简单,那里有我的眼线!”这个路梦说了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这个答案太简单了,简单得让人觉得像是唬弄人的。

    不过很多时候,最简单的答案,看起来就像是错的答案,反而是最为正确的。

    “可是你是怎么知道我会传送到这里来,不要告诉我,你也是碰巧在这里?”秦刚对一点不确认,感觉到自己非常地气愤,所以甚至忘记自己的囚徒困境,居然质疑起这个俊俏的看守来了。

    这个女人听到这种质问,也一点也不生气,因为秦刚的情绪越强烈,越能证明自己在掌握主动权,所以这个女人对秦刚的无礼,这次罕见地没有实施任何惩罚来。

    “很好,你居然想到了这个问题,看来你没有我想象的愚蠢?”这个女人似乎一直要用男人们的愚蠢来证明自己的聪明,这一点让秦刚十分鄙视,如此漂亮的一个女人,居然如此偏执,这种偏执会让一个聪明的人做出蠢事来。

    秦刚隐约中知道这个以魅功而闻名的女人,等下要对他实施什么样的惩罚,对这种惩罚秦刚还是有一点期待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