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507章 醉鬼修仙者

正文 第507章 醉鬼修仙者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这一点秦刚是清楚的,对这种女人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与其打交道,这些信息也不断从脑袋里调出来,看看应该怎么应对眼前的局面。

    “酒,我的天,他到底一天喝多少酒,才能虽喝醉一个修仙者了。”此时秦刚不合时宜地提出了一个纯数字的问题。

    一个在在伤感时,不应该向别人提出这个问题,这样太不谨慎了,太不正式了,而且也太不应该了,秦刚觉得自己做了一件错事。

    在这一刻,秦刚自己都有一点打自己的冲动,如果他没有被绳子束缚住的话,他甚至会扇自己耳光,来表达自己的悔恨了。

    “秦刚,你现在就想到这些吗?”这个女子觉得刚才眼前这个男人还一副邻家大哥的样子,几个呼吸间就原形毕露了,这实在是没有意思。

    “当然不是,刚才不过是脱口而出,我觉得你的童年虽然过去了,但还在影响你。”秦刚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女子抓人还是有个目的的,多半想找到一个知心的邻家大哥,秦刚能够看得出来这一点,就表明自己是很有希望的。

    如果到时能够在心灵上俘获了她,她是出自于自愿,那么后面的事情就是皆大欢喜了,秦刚是这种人,如果能够当君子那就最好了,当然形势逼迫,必须当小人,那也就当了。

    秦刚对于道德可是没有这么多讲究!

    现在的他思维是有点混乱的,想了太多太多,自己对自己控制无限接受于零了!

    不过此刻有一样东西还是在控制着秦刚,那就是他对这个自称老娘的女人的同情,他知道这是一个生活在不幸家庭里的女人,成长过程中有许多艰辛,这种同情在限制着秦刚。

    “不是这样的,不是是这样的!”这个女人不断地后退,大吼着,因为自己的一个心事被看穿而疯狂,但也是她心中也有一丝欣慰的。

    因为她跟许多男人讲过故事,这是第一个讲出她心事的人,这个秦刚还是有点不同的。

    在这个过程中,秦刚还是做了不少,此刻他观察得越仔细,他就越能掌握主动权,秦刚觉得自己掌握的信息越多,越对自己有利,他可是不是单纯地想蛮干的人。

    此刻,这个女人再自己心事被看穿之后,先是有点开心,后面就是有点疯狂了,她可忍受不了自己的心事被她眼中的臭男人看透,这对于她来说是极难忍受的。

    秦刚觉得鞭子打在身上,痛都没有多痛,但还是觉得这样有点没有面子的感觉。

    不过这时他心中起了一个疑问,那就是这个女人的手段难道就这么一点吗,就是打男人鞭子这个习惯,不会她多得一个小魔女的称呼。

    这中间肯定还是什么事情发生,究竟是什么了?

    他有点对自己的冒进感到懊悔了,影响这个女子讲故事的冲动,老实说她的故事还是蛮有吸引力的。

    秦刚觉得很有意思,可是由于自己的原因,把别人讲故事的雅兴给破坏了。

    现在应该想出一个什么手段来,把这个女人讲故事的兴趣给重新拉回来,可是该怎么做了。

    “姑娘,你的故事还没有讲完了,后面的故事我想应该更为精彩,要不要再讲一下了。”秦刚觉得有时用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

    “不要称姑娘,老娘早就不是姑娘了。”这个女子的回答似乎证明她的兴趣回来了,至于后面的话,秦刚就觉得没有什么了。

    “好了,秦某把话说错了,应该称呼姑娘为仙子,这样的称呼有问题吗?”秦刚觉得自己的眼睛越来越肆无忌惮了,简直有点胆大包天,他现在都有点怀疑了,最近这一年来,自己的欲火好像过分旺盛了。

    以前的秦刚不能用清心寡欲来形容吧,但至少能够控制得住自己,不会有什么出格的举动,现在他就有点过分了。

    这种过分可不是一件好事情,虽然今天秦刚知道自己已经完全掌握了全部状况,但是也没有对一个姑娘不对一个女人,这么放肆。

    好的地方是,这个女人,这个路梦对讲故事的兴趣重新提起来了,她又开始跟自己的犯人讲自己的心事了,自己的往事。

    没有比这更为奇怪的场景了。

    不过秦刚是一个理解力十分强大的人,对任何特别的事情都是能够理解一点,这就是他的特质之一了。

    在这个过程中,秦刚掌握了许多信息,关于这个女人的细节,这些关键信息对于秦刚来说是极为有用的。

    “童年没有欢笑,唯一的寄托就是娘亲的爱,可后来,可后来。”这个路梦,这个在秦刚看来千骄百媚的女人居然呜呜地哭起来。

    没有什么能比怀中哭泣的女人能够感动人的场面了,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的,秦刚知道,她哭泣并不是因为他,是因为他触动了她的往事,这些往事直到现在还在牢牢的羁绊他。

    现在的画面让秦刚的自尊心得到了一丝恢复,这样的场面很有意思。

    “后来的事情不用说了,虽然是你的阶下囚,但是还是不应该提起你的伤心往事来。”秦刚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做,这样做是有代价的,那就是让自己沉迷其中,如果自己带着感情的目光看了,那就不一样了。

    这会影响自己的行动了。

    “你不让我说,我就不说吗,”这个女人开始质问起来了,她可不是一个喜欢受人摆布的女人,对这一点她是非常有心结的,后来爹在一次大醉之后,杀了我娘,我在世间唯一在乎的人,这简直是无法忍受的。

    秦刚觉得这件事情倒在自己意料之内,一个酗酒的男人,在一次大醉后,残杀了自己的道侣。

    这样的事情虽然不多,但是真的发生了。

    “后来又怎么样了?”秦刚问出这个问题来,全部是出于自己的本能,他是在完全进入听故事这个角色里之后,才问出这个问题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