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506章 灰暗的过去

正文 第506章 灰暗的过去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我娘早就是修仙者了,那是我爹还是一个读书的秀才,”别说秦刚这个容易招惹仇恨的男人,有时还是非常有亲和力的,秦刚这个处于被控制境地的男人,问的一个问题,她居然下意识就答了。

    “你问这个干什么!”这个女子看到秦刚问这个问题时,正色迷迷地下打量她全身,一下子就来气了,就打了她一鞭子,表明自己十分生气。

    如果她看透了秦刚此时在想什么,那么肯定会更生气,就不是打鞭子这么简单了。

    鞭子破空的声音,打在身,发出沉闷的响声,因为秦刚穿得非常厚,而且本身是体修,所以这鞭就相当于在挠庠一样,甚至还觉得有点舒服。

    “好好,我问错了。”别说秦刚这个人,有时候还是一个非常容易认错的,一个知错能改的人,有了错就要改,才以在人生当中不断前行嘛,他对错误是抱着这种看法的。

    秦刚正在猜测,这个事情要不要继续下去,后面的故事越来越精彩了,可是反过来控制这个拿着鞭子,穿着劲装的丰满女子的念头,也是越来越强大了。

    还是等一下吧,让她好好打磨他,为后面的事情发生找到一个借口,秦刚这个人有点奇怪,那就是找借口他不是替别人找,他是替自己找。

    这样就不会为后面发生的事情而暗自责备了,这样非常非常地不好,秦刚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的。

    “我娘本身家世、修为、天赋完全比我爹高,为什么会嫁给我爹了,明明是下嫁,退过来之后,什么事情都是那个男人做主,可是那个男人的思维是非常奇特的,常常做出一些愚不可及的事情,还永远不会承认自己犯错了!”这个女人在说这件事情,进入到了一种情绪化的状态。

    这让秦刚觉得,对方以前的生活对她现在仍然影响很大,过去像是一个巨大的阴影,仍然在笼罩着她,这是个心事很重的女子。

    此刻秦刚都有点同情这个女人了,她是一个遭遇过不幸的女人,她现在做出的错事,在某种程度来说,是可以原谅的。

    不过这对于秦刚来说是一件极难的事情,为什么了,因为不管她多么不幸,她做出的事情是对秦刚她不利,秦刚可没有大度到这种程度。

    秦刚可是一个有仇必报的人,有时候对方是一个女人的话,特别是漂亮的话,那么这个复仇就更有意思了,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你爹不尊重你娘吧,”秦刚试探着问一下,并且还标明了一句话,来表示对她的同情,其实这话也是真心话,“这种男人连我都觉得真是人渣。”

    此时这个女人点点头,秦刚甚至认为自己眼花了,因为他看到对方眼里的泪珠,这实在是不敢想象的,一个真正近乎疯狂的女子不管她多么漂亮,都逃脱不过这个称号居然会哭。

    这就有了效果了。

    “秦刚,没有想到,有时你还是一个蛮懂事的人嘛,”这个女子看到秦刚这么懂事的行为,还是有点高兴的,无论如何知道世间有一个懂你的人,总不会是件坏事,“知道顺着女生说,这么点本事你还是有的。”

    秦刚知道对方在讽刺自己没有本事,不过他一点也不介意,因为那话里是一个谎话,他自己对自己最为清楚,没有必要为了对方的一句谎言而生气,那种生气是自作自受。

    “那个男人经常殴打我娘,我娘没有什么实力,平时有了一点点丹药,首先都是想到我父亲,可是他却对她一点尊重都没有。”秦刚眼睛又不瞎,看得出来眼前的女子很爱她的母亲。

    “难道你不恨你娘吗,明明修为比他高,遇到这种欠揍的男人,不是应该离开,就应该还击了,这么失败,难道你不认为她自己也有原因吗,这辈子自踏入修仙界以来,我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忍气吞声的女人,绝对一个也没有!”秦刚发现自己真的全部投入其中,仿佛自己正在做这件事情,所以说这话时,情绪是十分激动的。

    这些话可是没有怎么考虑就说的,这全部是肺腑之言,一下子就倒腾了出来,秦刚此时心中有许多事情还没有说,只是忍住了。

    他甚至想说,遇到这种情况,他会责备那个女人,为什么要这么软弱,难道你们就是软弱的代名词吗。

    不过想一想,对方那种对女人的认识,说出这句话来,对方还不直接跟他翻脸,那可就非常不妙的。

    “秦刚,你怎么能够说出这种话来,我跟你拼了!”这个女子像急红了眼的兔子那样,像一根箭一样冲了过来。

    那种拼命的感觉很明显。

    这种感觉秦刚其实是非常受用的,那就是对方向他打的粉拳,连一点点灵气都没有用,要说现在秦刚是体修,虽然实力挺高,但是肉太紧绷,像这样锤打一下,真的怪舒服的。

    这个锤打至少持续了小半个时辰,秦刚舒服地大叫着,最后这个自称老娘的美丽女子,听到秦刚这种可恨的叫声,明白了什么似的,怪不好意思的。

    然后狠狠地瞪了秦刚一眼,然后再向秦刚狠狠地踢了一脚,秦刚啊的叫了一声,这回可是真叫。

    “她不敢反抗,她的实力的确比那个男人高,”这个女人开始说另一个女人,也就是她娘亲的理由了,“那个男人的志向挺大的,可是天赋有限,甚至都不刻苦,一心就想着资源,可是资源又这么好获得的,即使得不到,那些娘亲辛辛苦苦挣来的灵石就全部拿去买酒了。”

    “怎么劝都劝不住,他喝醉了就打人,打我的娘亲,从我记事起,家庭没有一天不是在大吵中渡过的,这就是我的童年。”很奇怪很奇怪,秦刚知道她并是对自己一个这样,是对所有被他束缚住的男人都要讲这段话,这些话都不知道讲过多少遍了,看得出来每一遍,这个女人都会产生新的感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