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496章 一个友情的诞生

正文 第496章 一个友情的诞生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秦刚这个非常善于观察的人,知道了一点点这些东西,他看得出来,这个元婴老祖还是颇具元婴风度的,前提是让他激起这种感觉。

    让他感觉到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主意,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秦刚有时还是善于处理这种事情的。

    他定在那里了。

    秦刚也不打算动,他现在在迅速地组织自己的语言,好让自己以最简单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任务。

    完全自己救人的任务,现在他想到的就是两人都退了,都逃出生天,这是他最为满意的结果。

    可是这个结果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达到,这是一个较为困难的问题。

    现在他终于有了一点头绪了,就是这个黑老二的这一个弱点。

    这是秦刚第一次知道,弱点在他的眼里,不像原来那么窄了,弱点不只是陷于战斗的弱点,还有性格上的,一个高明的斗士都应该要善于利用才对。

    “怎么的,堂堂元婴老祖,连正常打半都不允许吗,简直是笑话,都这么有实力了,都还不敢跟一个筑基修士堂堂正正地打一场吗,这实在是好笑!”

    秦刚现在把自己的嘲讽状态全开了,抱着一种很是开放的心态看着这一切,仿佛自己是一个局外人,甚至是一个看戏的观众,场中正在进行着一场极为精彩的大戏。

    这个黑老二显然是那种非常易受别人影响的人,这一点是无法否认的,这不管他的修为如何。

    现在的秦刚进入到了一种状态,一种非常特别的状态,这种状态也可以用战斗状态来形容了。

    成功激起别人的怒气,让一个聪明的人充满了怒气,让聪明的人犯愚蠢的错误。

    这一点还是很容易做到的。

    可是让这个聪明的人,发怒的到极点,发怒到临过丧失理智,又没有全部丧失,不然他暴跳起来,从不敢先对一个低阶弟子出手,到直接不顾身份,用尽全部杀招倒腾在他身上是用不了多少时间的。

    这个尺寸要掌握得非常好才行,不然的话,那就是引火**了。

    此时这个黑老二陷入一种近似颠狂的状态,其实他不是一个笨蛋,能够修到元婴的人,哪会有蠢人了。

    但是这个人进入到到这种要面子状态,就会成为这种笨蛋了,这也是很普遍的。

    可以这么说,每一个聪明人心中都住着一个蠢人,这个蠢人在某些特定的条件下,就会一种非常顽固的面目出现。

    只有少数幸运儿,一生中这个心中的蠢人都不会出现,但这是个例的,不能代表。

    “秦刚,你这个小鬼,想怎么处理?”现在这家伙已经气到了极点,如果秦刚把火再烧大一点的话,他就会从此时的蠢人状态过渡到狂人状态。

    那这样也太恐怖了。

    这样的状态,对秦刚来说是极为不利的。

    当然此时的他,还是平时的他,不会犯着那种低级错误,故意去让别人犯这个错误。

    秦刚此时紧崩的心有点舒缓了,也许在元婴的狂怒中,让两人都逃出去,并不不可能。

    如果这个家伙直接出手的话,现在他们都是尸体了。

    秦刚是清楚的,他绝不会让自己被活抓的,对人性很了解的他,知道比死还恐怖的事情,这世间还会非常非常的多。

    他可不想陷入那种境地,那也太凄惨了。

    “我能够怎么想了,就是想让前辈让我两人联合起来,并且让我们三招!”秦刚非常正经地说道。

    “联手就联手,难道我还怕你们不成,待会我要像捏死蚂蚁那样,捏死你们这两个小畜牲!”这个堂堂元婴老祖,此时说起话来,跟一个地痞没有什么两样。

    “元婴修士的话,我们还是相信的,希望到时我走过去的时候,老祖不要主动攻击,这才是守诺。”秦刚觉得现在是该给这个修士戴戴高帽了,不然他到时发动攻击可就有点不好了。

    “好,两个小畜牲,这一点承诺我还是可以保证的。”这个黑老二此时拍着胸脯说到。

    场外远远的还有些好奇心奇重,甚至超过了对自己生命关心程度的人,还在关注这场中发生了什么。

    现在秦刚这个大戏子,自导了一场大戏,一些人被看得晕头转向。

    这怎么可能,一个筑基弟子居然拿着一根棒棒糖去欺骗那个活了几百年的元婴老祖,居然还欺骗成功了,这实实在在发生在眼前的事情,实在是把他们的常识都颠覆了过来。

    秦刚是有自己打算的,那就是一个字跑,这个跑字是蕴含着多少生存智慧呀,无论再怎么翻腾,都离不开一个跑字。

    他也是大步地走过去,那样子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仿佛现在他没有迫在眉睫的危险,甚至还有一个大大的机会在等待他似的。

    他这样子真的是一副欠揍的样子,很多原本有点小小的支持他的人,可能都觉得这家伙真是太作了。

    这走路的样子,这里仿佛是他自家后院拟的。

    这个元婴修士还真的遵守了诺言,一点也没有出手,不过即使无赖之人,也不会这么轻易出手的,因为话才刚刚出口。

    秦刚就过去了,这个李元一也是非常吃惊地看着他,这个秦刚本来有机会逃命的,他却留了下来,当然原因是他自己先出手相救的。

    甚至此刻的他连自己都想不清楚,为什么要留下来帮秦刚了,这个原因是什么,当时自己被束缚动弹不得的时候,讲真心话,他非常懊恼,觉得自己不应该装英雄,应该不管秦刚说什么,直接跑掉。

    他与秦刚也是结识不久,交情说直抒人也说不上有多深,可他就是要这么做了,现在细想,他连这个原因也想不清楚。

    两人相视一眼,这一眼就蕴含了许多信息与感情,更蕴含了承诺,他们的友情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变得非常更坚定了。

    他们都觉得彼此是可以信任的人,甚至都是可以拿命来相托的人,能够在茫茫人海找到彼此,这是大家的缘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