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491章 逃

正文 第491章 逃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现在他找到了一条稳妥的方他深知这一点!

    这一点不是建立在这个庄主对他的积威上,这个庄主除了以恐怖的手段折磨他人而闻名之外,还有一个声名,那就是找人。

    在黑云庄里干了这么多年,关于找人的方法,他就学到了十种以上,这十种全部是这个庄主教给他的,不过这一点占不了这个庄主会的事情的十分之一。

    所以他不敢冒这个险。

    至于他临时产生的,与秦刚这个筑基小辈结成一个临时性联盟,然后共同对付黑云庄的复仇,这个想法也太搞笑了。

    不可能的!

    人的思想真是非常奇妙的。

    这么一个荒诞的主意都在他头脑里生成过的,这简直是无法想象的。

    可是现在在他面前有一个极为重要的难题,而这个难题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出选择。

    这个庄主交待给他的任务是明确的也是一点也不容错过的,那就是打通这个阵法,放出里面封印的生灵,不过他对这个生灵,在内心也是极为惧怕,不过比起对庄的惧怕来说,他还是分得清主次的。

    而现在了,这个杀千刀的秦刚,杀死了他的亲爱的儿子,这个儿子是他唯一的后代,平时他眼中这个没有任何人类情感的庄主,在对待他这个儿子时,是最为人性化的。

    而他的这个儿子死了,死就死吧,反正这个贵公子在他眼里也是一文不值的,死了如果跟他一点没有关系的话,说不定他还会特意,在一个特殊的时候,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然后对着天空笑两声。

    因为他还觉得这是一件好事,一件令他高兴的事情。

    可是这个宝贵儿子是死在他眼皮子底下,到时一个保护不力的罪名可是逃不了的,这个庄主会以什么手段惩治他了。

    光是想一想这个问题,他甚至都觉得双脚发麻。

    身为黑云庄的一员,他也是经常折磨别人的,虽然如此他在折磨他人这个在黑云庄里,被称为天赋的一种东西,甚至看得比修炼天赋更为重要,在这方面他是没有多少的,曾经他还为这一点感到有一点遗撼。

    这实在是太不好了,他好歹与庄主是同阶修士,为什么要怕他了,元婴修士的尊严何在了。

    在黑云庄呆过很久的他,尊严在这个庄主面前就是一个笑话。

    他这种恐惧不仅是来自于对这个大修士的恐惧,不只是实力的恐惧,这个人折磨起人来,那简直是无法用人类言语来形容的。

    曾经他有幸目睹过,他折磨过一个人,一个同样是元婴修为的人,他从心灵和**来折磨,想想那是多么的恶心,这是他第一次知道。

    原来摧毁一个人的意志,是那么的容易,只要用那种方式就行了。

    后来他就想过,目睹这样的事情,是有幸还是不幸了。

    现在他又回到了原点,那就是该怎么做的问题。

    从来这个所谓的元婴修士就是一个意志不坚的人,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一个无法迅速做出决定的人,现在他也是。

    这种人喜欢什么也不做。

    秦刚在解决掉了三人之后,就知道了一点,这一点是无比正确的,那就是必须逃跑了。

    元婴修士的厉害之处,他还是知道的。

    现在的他想与元婴修士抗衡的话,那还是痴人说梦的,那简直是无法想象的,无论他再狂也不会有这种幻觉。

    逃!

    秦刚疯狂地走了。

    在看到秦刚逃的一刻,一种极大的仇恨在他心里滋生,这个让他陷入这种超级难题的人,就要在眼皮底下溜走了。

    他从来都不是那样的人,对于他自己的仇人,他是绝不会放过的。

    这一点从来没有改变。

    仇恨让这个很难做出选择的的难题变得异常容易起来,原来可以这样,原来是这样的,该出手了。

    这个实在是太可恶了。

    他好好地在这里,杀人来打开封印,没有招谁也没有惹谁,后面居然遇到这样的事情,实在是无法理解呀。

    可见秦刚这个人是有多么地可恶。

    他一下子,丢下了阵法,出来阻击秦刚了。

    现在这个阵法,可以让他们独自运转,即使是没有它,如果没有太强的外力的话,这个封印也可以被打开的。

    他不是一个笨人。

    法了。

    “小鬼,哪里逃!”这个元婴修士出手了,他只轻轻挥了挥衣袖,一股强大的阻力拦在秦刚的面前,让他动弹不得。

    前进不行,后退也不行。

    此时的秦刚简直感觉被定住了,这个时刻他什么也不能做,这一点令他非常后悔。

    他这个人实在是太省了,那时他非常犹豫,就是要不要用那张只有三次使用机会的传送符,用了的话,他可以被随机传送到千里的地方。

    那样他逃跑的概率也是大大地增加了。

    可是他知道机会只有这么一个,他不想浪费这个机会,所以他没有用了。

    为什么不用了,说老实话,秦刚也是一个把自己的生命看得很高很高的人,无论用什么天材地宝,只要能够保得住他的性命,他从来是眼都不会眨一下的。

    可是他有一点聪明,他看出来,这个黑云庄的元婴修士被拖住了,被一件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的事情给绊住了。

    他看出了这一点,令他有点自傲,不过客观地说他的确有一点骄傲的本钱了。

    为什么了,因为他能够看到别人不能看到的事情。

    知道了这一点,秦刚这个雁过拔毛的人,肯定会充分利用的。

    所以他没有用,就是认为他不会出来,总的来说秦刚是没有错的。

    不过一个细节错了,他认为这个阵法到了一个关键时期,现在这个元婴修士不得不束缚在这里,打破这个封印又是对他们黑云庄来说十分重要的事情。

    所以他们这些才会在这里,用尽办法,甚至不惜与北地整个修仙界的修士撕破最后那一点薄薄的伪装,让黑云庄是一个恐怖的魔窟这种事实变得尽人皆知。

    关键时期这一个推测是没有错的,可是离不开这一点就错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