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469章 人品与赌品

正文 第469章 人品与赌品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你可以怀疑我的人品,但不能怀疑你的赌品吧,哈哈。”这个老大笑得非常欢畅,可能是因为他觉得他马上有一万灵石的进项了,所以心情是格外的好。

    “老大总是深得我心呀。”这个老二苦涉地应付道。

    下面发生的事情就更令他厌烦了,那就是一个筑基中期一刚进来,五个呼息不到,就昏了过去,十个呼吸不到人,他就死了。

    这还是筑基中期修为,这家伙也太经不起折腾,大家都这么想的。

    看看秦刚,这个他下注的陌生人,怕是才刚刚筑基的新人吧,这样的人都要来闯这冰火谷,如今这些人是疯了不成,一个比一个疯狂,一个比一个另类,似乎不疯狂不另类就显示不自己的格调来惟的。

    “他的储物袋是我的,他是我的同门师弟,这一点你也是知道的!”一个捡尸者吼道。

    因为冰火谷是一处死亡率非常高的地方,而且是寸步难行的地方,因此也催生了一个行业,那就是捡尸者。

    捡尸者不能顾名思义来理解,他们不是捡尸体,也不会处理尸体,他们都会做的一件事情是什么了,拴起死在冰火谷谷口修士尸体上的储物袋。

    当然如果谷口出现冰火圣草,对于这些老油条的捡尸者那就是意外之喜了,他们就高兴了。

    别说这些捡尸者都是经验丰富的人,在这里知道该怎么做。

    那珠冰火圣草,是成熟的,成熟的冰火圣草才会有价值,这珠冰火圣草,也不是那种顶级的冰火圣草,刚好百年期,就是刚到成熟期。

    但即使是这样,在外面轻轻松松卖过一百万灵石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拔向冰火圣草走去的人,有十几个,跑在不准确地说是走在最前面的人只有两人,其他人都在后面。

    有些人就不明白,这些后面的人明明离得这么远,抢到冰火圣草的机会几乎为零,为什么也要去掺和了,要知道在冰火谷里,每走一步都相当于打一声小战斗了,这里离得这么远,这太废力了,如果走到好里,那种疲劳感,相当于尽全速不眠不休地飞行一个月。

    这种劳累和修为无关,无认哪种修为,像这样的都会非常劳累的。

    没有人是傻子,他们行动的也是有原因,这不……

    一个人倒下了,重重地落在地上,这是给累的,在冰火谷倒下的人,倒下的那一刻,活下来的可能性为零。

    这是一个长得非常壮的人,别人都觉得这么个壮实的人怎么会倒下了,不要说别人,连他自己都没有感觉,他只是感到累,要知道修仙者的意志力都很强的,他达到了身体的极限,却不知道,所以猝死了。

    这个人的死亡,只和他有关系,不是任何一个旁人谋害的结果。

    这就是他们也跟着的原因,看到他倒下,他旁边最近一个人,立刻奋力跑起来,这是跑向后面,这个速度很快,看来刚才他还是有保留的,现在倒下了一个人,就是他的机会了,他也是一个捡尸者。

    其他人想阻拦也不成,在这里斗法,成本实在是太高了,所以他们不会这么做的,这个人速度很快,离得又最近。

    其他捡尸者只能愤恨地看了一下,报怨自己的眼光差,其实有经验的捡尸者,每看到有人出发,就会判断谁会这场体力的角逐中猝死,其实他们心中都有一个数,谁会最早死。

    他们如果确定抢不到冰火圣草,就会紧跟着他们押下的注,一般是不会出手的,就是等着他们的注死亡,如果死了,他们就可以捡起他们的储物袋。

    这些捡尸者是在冰火谷也是一个庞大的职业,只是为了面子,一般热爱这个地方的人,都会否认他的存在。

    他们被称为黑乌鸦,捡别人尸体的黑乌鸦。

    那个有着一口龅牙的家伙,捡起对方的储物袋,灵识浸入其中,脸一下就笑开了,再配上他一口龅牙,真是一副有喜感的图画。

    而且他看到,这个死掉的壮家伙,他的衣服还是灵器极别的衣服,立刻又弯下腰去捡,这下他又笑得更开了。

    声音中气十足,其他捡尸者听以这声音,非常地妒嫉,为什么是这个长得非常壮实的家伙猝死了,自己压的那家伙,弱不禁风的,怎么还不活得好好的,这实在是没有道理的。

    可声音就突然停止了。

    这个家伙死了,怎么可能了!

    其实也没有那么不可能,在冰火谷这里,捡尸者反被捡尸也成不了什么重大事件了,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了。

    不过管它是不是大事件,无主的储物袋总是能够吸引别人的注意力的。

    在这个时候,一件更令他们叫绝的事情发生了,是什么了,那就是这个地方,秦刚居然准备在冰火谷的地方起飞。

    这是极为反常的事情,在冰火谷里,人们往往能够从反常的事情里,取得较大的利益。

    要知道冰火谷也不是一个禁飞的地方,没有人为的禁飞,也没有法则的力量禁飞,但是不能起飞。

    是什么了,就是在这个时候,秦刚居然升到三丈高了,三丈高是一个超低空,在低空飞行一直是极为考验修士飞行技巧的。

    即使是在安全的外面,三丈然后飞行的话,稍不注意也会摔个狗吃屎,那么重地撞在地上,也是非常容易受伤的。

    而且是在这里,升空的话实在是太痛苦了,秦刚这个人此时最有发言权了。

    现在他处在极度痛苦之中,现在在三丈高的地方更为痛苦了,那种冰冷彻骨的透心凉和热得就像一块被烧得要熔化的烙铁,深深地打在身上。

    还以坚持着,秦刚咬紧牙关,他在测试自己这里的极限,体验一次极限,对他的认知是非常有好处的,知道这一个点,其他他在冰火谷更有保障,既保障自己的安全,又能保障自己在冰火谷里获得的利益。

    秦刚还算是一个正常人,那就是把自己安全是放在首要地位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