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457章 有不服的吗,当然有

正文 第457章 有不服的吗,当然有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一个潜力无穷之人的诺言,还是非常宝贵的,特别是他还是一个不轻易许诺的人。

    “你们这些人说得非常有道理,我听着却非常不舒服,”秦刚指了指还散发着血腥气的战场,还有余温的这些掌篷者的尸体。

    “你们这十几人应该看看他们,难道心中就没有一点惭愧吗,”秦刚绝对无耻的人,他见多了,当然他们也不是最无耻的那一类,看是看到他们还是有点来气。

    “当时你们的同伴正在与这样可怕的强敌死战时,你们在哪里,可能是在某个角落抱着看笑话的心理在看着吧,你们当中甚至可能骂这些死战的修士傻子吧。”秦刚说到这里,除了这十几个死猪不怕开水耐的修士仍然无动于衷,大部分修士脸上都有愧色,这种英勇行为自己没有就行了,如果还要嘲笑这种英勇行为就真的与妖兽无异了。

    “这种情况下,你居然跟我提赔偿,赔给你们,我秦刚没有这个义务,”秦刚唾沫横飞地说着,说着说着,连自己都激动起来了,“刚才战斗的有,三百零八人,这三百零八人都是对我秦刚有救命之恩,在此我感谢,如果他们当中有一人提出,现在我就要为你们补偿,我秦刚就是把储物袋里每一件东西来抵,都不是不可以!”

    “有吗?”秦刚掷地有声地问道,看着场中没有人回答,这些人不愧是英雄,有一颗英雄的心,他们知道自己是在捍卫神圣的传统而战,这已经成为他们信念里的一部分了,这样他们不好意思为这个向他提出补偿的问题。

    说实话,现在秦刚虽然灵石很多,他可不想现在补偿,现在抽出这么多资源做这件事情,肯定会影响他以后的修行。

    就在这个时刻,秦刚有点沾沾自喜的时刻,认为自己现在的故作大方做成功了,明明自己吝啬得狠的人,现在装了一下慷慨的员外,这种感觉真是不错!

    果然没有人,秦刚轻轻嗓子,又准备宣布一件事情时,这时有人喊出来了。

    “有,秦修士的确是一个潜力巨大的人物,不管怎么说,以后你的补偿可能是百多年后了,我辈修士虽然不才,修为在一百年还是会增长一些的,总之我要说的事情是,现在对于我们来说一千块拿在手里的灵石,可能比一百年后的十万灵石还值价。”

    “”为我们修为在百多年之后,不出意外的话,就不定上二个台阶都有可能,那时的灵石就没有多少意义了。”说话的也是一个脏兮兮的修十,他身上还溅着许多血,他甚至再说这话时,下意识地拉拉自己的衣服,也就是在向他们暗示,他自己是参加了血战的。

    秦刚听到这个声音,是多么失望呀,这是多么打脸,好不容易装了一回财主,就被同村的人指出原来自己是个穷人,只是故意装的而已,这是多么搞笑呀。

    不过待到他把目光转过去,发现这个所谓参加了战斗的修士,也是个假的,他根本没有参加战斗,在秦刚势大时,他就躲在一边,偷偷地观察,如果局势好,就去装装积极分子。

    如果局势不好,就溜之大及,他才不会参合这样的事情。

    因为秦刚一直观察,他是一个不喜欢欠人情的人,所以他要把这些出手的人记住,好好记住,以便以后报答。

    在他印象中没有这一个人。

    不过现在对于秦刚来说,还有一个难题,就是怎么证明他没有出手,毕竟这个修士现在浑身沾着血污。

    “你参加了刚才的战斗吗?”秦刚没有直接回答,他知道直接指出他在骗人是不对的,因为对方还可以反过来说他在骗人,这是彼此彼此的。

    “这不很明显吗,”说这话的还是一个有着一双大耳朵的年轻修士,说这话时,他还说到,“我这衣服上还有自己的鲜血,也有别人的鲜血。”

    “秦修士,你这么一问,很让我们这些出手的人寒心呀!”说着说着,他居然摸了一摸眼睛,还吸了一下鼻涕,这样子真是又感人,又觉得好笑。

    “别人的鲜血,我记得刚才黑云庄的人只有一个人受伤,那个人还是我伤的,我断了他一指,没有流一滴血。”秦刚厉声说着这些,用非常严厉的眼神盯着这个大耳朵的修士,似乎要看穿他的灵魂似的。

    然后他再接着说到,“刚才对方有一个修士,可以远距离地让人血脉奔涌,然后出血,虽然大都没有杀伤力,可就是造成现在血腥味如此重的原因!”

    秦刚这个人时刻观注着这场战斗的人,对这些细节可是无比清楚的,要这方面瞒过秦刚,是不可能的。

    “我说的别人,就是指自己的同伴了!”这个大耳朵的修士别说还有较强的心理素质,没有因为秦刚的一些话,而吓倒起。

    秦刚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接着纠缠,他准备用一种较为软的方式,证明这个家伙是在说谎。

    现在秦刚还是有点见识的,还是对人心有一定的把握,刚才没有出手的修士占大部分,不要把他们全都推到自己的对立面上,这样对自己是不利的。

    不过大家都是有眼睛的人,有自己思考能力的人,这个家伙那句他身上的血既有自己的,又有别人的,然后又说别人的鲜血,就是自己人的鲜血,这种说法的矛盾之处,是很容易看得出来的。

    只要稍微有一点见识的人,就不会相信这种说法。

    秦刚觉得还应该下一个更大的套,证明这小子刚才没有动手,甚至连外围都没有到。

    对这种谎言明明已经暴露了,还能若无其事地继续为自己圆谎的人,秦刚是没有多少好感的。

    “刚才六个对手,你知道哪几个呀,把他们一个一个地描述出来?”秦刚的语气充满不善地说到。

    “秦刚,你不要欺人太甚,我为什么要乖乖地听你的,把那六个人的特征描述出来,难道修仙界是围绕着你运转的,你要怎样,就怎样,不要把所有修士都当作你的棋子,你这一套我是不会吃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