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446章 勇敢的傻子

正文 第446章 勇敢的傻子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出手最厉害的还是那个怎么也看不到脸的修士,如果秦刚用上缩灵术的话,看他的脸肯定还是不成问题的,不过没有必要。

    对方的脸对秦刚又没有什么吸引力,看到了又对他有什么好处了。

    这个家伙的攻击方式非常非常地独特,甚至好多好多年后,他仍然对这种攻击方式记忆犹新,只要见过这种攻击方式的人,无一人不说它诡异,诡异得令人头皮发麻,令人毛骨悚然,这种诡异是超出修士的理解力的。

    只见这个黑袍人伸出他看不出的手,一只仍然笼罩在黑袍之下的手,对着三个要来攻击他的修士,这三个修士才进入筑基不久。

    时刻观察着这个战场的秦刚,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这一边的动作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所以他认为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要不然只要有点眼力的人都会看得出来,这个家伙是场中实力最高的人,而且是最为恐怖的人,从他那一身黑袍就可以看得出来,从即使正面看也看不到他的脸来说。

    他伸出他的手来,没有灵气纵横的灵气出来,事实上是没有任何攻击的东西出来,原本那三个悍不畏死的筑基修士,突然停住了。

    不知道怎么的,他们抱着自己的头,那样子极为痛苦,然后三人吼出同样的声音,那声音至今会萦绕在听者的头脑里,这些人都会说,这是他们听过的最为恐怖的的声音了,这一点没有什么说的。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这三人几乎同时,拿出自己最趁手的灵器,攻击,对攻击的不是这个黑袍人,攻击的是自己,是自己!

    你没有听错!

    对准了自己的头部,这三人自杀了!

    这一切让秦刚无法一时消化这些东西,这也太恐怖了些,连秦刚这个粗线条的人都觉得这是极为恐怖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刻,秦刚觉得自己该出手了,这些修士虽然和他非亲非故的,如果不是在这处浪漫之地,而且又交了灵石的话,在外面他们对黑云庄这些人对他的攻击,会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说不定还会加入到黑云庄的行列,来进攻他。

    可是现在这些人无论原因如何,这些人是在帮他,是在为他死战,秦刚这个人向来是一个很冷漠的人,对不相熟的陌生修士,向来是很难产生同情心的。

    不过这一刻,他觉得出手了,虽然他自己也没有把握对付那个黑袍修士那种诡异的攻击,但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他是一个绝不会欠别人情的人。

    拿出自己的九环夺命刀,这一次秦刚有了把握一些,因为五行练体决已经暴露了,至少这一大杀器,他也没有任何隐藏的必要了,是时候出手了。

    秦刚决定来个大杀四方,这些人早已是不死不休的敌人了,其实从盗了对方的闪电玉佩来说,就是这样的,不过前几个时辰前,本可以下死手的,但他还是没有下死手。

    为什么了,就是不想引起对方极强的反弹,不过这一点显然他错了,至少错了大部分,对方四个结丹败在他一个筑基修士之下,这是非常丢人的事情,可以说是人生中的奇耻大辱。

    他们又怎么会甘心了,他们肯定会想着把场子找回来,这个场子找回来,非是得扒了他一层皮这种报复,才会解他们的心头之恨。

    杀了这四人,当然会引起那个神秘的黑云庄庄主的疯狂报复,他可能第一时间就会出来,找到那个杀了他爱子的凶手,可是受限于条件限制,他还不能够马上找到。

    所以秦刚这种不杀,反而跟他招来极大的麻烦,所以现在他才会面临这种困境。

    秦刚自认为实力非常不错,这一点也是千真万确的,好多否定这一说法的人,都已经身死道消了。

    可是即使是秦刚面对这个黑袍修士,也一点没有战胜的把握,这个人实力实在是太强太强了,而且浑身诡异不止,如果不是感受到他身上的人族气息的话,秦刚都会认为他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

    不另一个世界的种族!

    可是面对这种诡异的攻击,不是他出来,还要谁出来,秦刚自认为自己的灵识这个硬性指标,他认为比许多结丹还强许多,这一点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

    看到这个黑袍修士,那道黑手一指,就会有一个修士自杀,然后吼出那句生而为人,我很抱歉这句令人头皮发麻的话之后,就自杀。

    要不就是对方极为痛苦地抚着自己头,然后被这个黑袍修士扔出的一个邪恶骷髅头,给吞噬了。

    那个场景也很特别,就是对方仍然是这样的人。

    这个邪恶骷髅头,扔出的时候很只有一个小小的戒指那么大,可是到了对手上空时,就有人的脑袋那么大了。

    然后,到了对方上空时,就会让下面的人修士一道虚影流进这个骷髅头里。

    这是吸魂呀!

    这是修仙界的禁术!

    这个黑云庄真是太胆大包天了,连这样的功法,都敢公然祭练,秦刚这个人虽然狠毒无比,但是对这种邪术也是极为痛恨的。

    此刻,秦刚的感情战胜了理智,如果他是理智的话,趁着这些阻拦的机会,完全可以施展幻形之术,逃走的。

    逃走,秦刚对这一点不会觉得不好意思的,他是这么想的,当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时,暂时避一避敌人的风头,这么做只有勇敢的傻子或者胆小的勇敢者,注胆小的勇敢者指的是那种自己明明很胆但在事不关己的事例中,绝要求别人勇敢的懦夫。

    只要这些人才会鄙视这种行为,秦刚既不是勇敢的傻子,也不是胆小的勇敢者,所以他做出这种跑的行为丝毫也不会内疚或者觉得这是耻辱的。

    相反如果他逃跑成功的话,他甚至会为自己这种当机立断而叫好。

    混在人群,这时许多正在这里**,或者在这里做正事,如练器练丹制符的修士,纷纷站出来了,绝大数人把秦刚这根导火索给骂了个底朝天,已经上升到十八代以上的祖先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