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408章 我的寿命只有一柱香时间

正文 第408章 我的寿命只有一柱香时间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管它说得真假,就当是真的吧,这是一种强烈的心理暗示,终究对自己是有一点用处的。

    秦刚之所继续看,是原因这只鸭子实在是太萌了,每一次都以一种荒唐可笑的方式预测着,站上去之人的寿命。

    这个测试还有一个非常大的看头,那就是看对方知道自己的剩余寿命之后,看看那些人反应这就是非常不错了。

    有的人完全不相信,不过他们就是有好奇心,可能也跟秦刚一样对那个能够张嘴说话的物体鸭子有一点兴趣,或者对这个测试的运作方式有一点兴趣,反正有着不事的动机。

    听完之后,或悲或喜,或者一点反应也没有,反正不足。

    有的不相信,当然这是居多的,还有相信的,这些人表现就很有意思了,相信的人,认为自己寿命长的,非常开心,当场跳起来,宣布请在场之人,每人喝一杯酒的有之。

    有的人说是要出去大吃一顿庆贺的有之,有的人以要去修真青楼表达这种高兴的这种情绪的也有。

    有的人认为自己寿命悠长,就有人认为自己寿命短浅了,像这种人是绝不会开心的,一般人有谁会认为自己活得够长了,活得不耐烦了。

    这些人就不那么洒脱,这种相信这只会说话的假鸭子的人,大部分人是黑着脸,认为这太不吉利了

    有的人很愤怒,差一点和这个结丹老板打起来,别说这个人是一点不怕事情的人,而且更会善长处理这种关系,三下几下就把这些人喊走了,而且是那种心甘情愿的走,这么有效率的处理这种突发事情,想不赚灵石都是非常难的事情。

    最最有意思的事情,有的人居然哭起来了,这让秦刚想到那种被大夫宣布有绝症的人,宣布他命不久矣。

    这让秦刚有点无语了,虽然他是这么想的,虽然修仙者也是人,他们其实和凡人没有什么两样,情感的脆弱的人,也是情感脆弱的,一旦在他们身上发生不可理解的事情,他们是容易情绪激动的。

    特别是当发现,自己的寿命不长了,这个消息是一个正常的人都不会喜欢的消息,听到了哭泣也不是那么不容易接受的事情。

    可是修仙者几乎自称为一个高傲的新人类,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了,为什么不罕哭泣了。

    最最不能让秦刚接受的是,就是他们还会相信这只会说话的假鸭子,难道就因为不明白它的运作原理的缘故,就认为它是一只神奇的,能够断人生死的鸭子。

    在秦刚眼里,它只是一只鸭子,甚至是一只假鸭子。

    人类的世界,真是千奇百怪,在这里只有你想不到的人,没有你遇不到的人,秦刚经过这个预测生死的假鸭子之后,产生了这种相法。

    看了百多多个人的测试之后,即使是秦刚还是有点厌倦了,不为其它的原因,看够了就是看够了,各种各样的人种各种各样的反应都看到了,还有什么看的了。

    时间也是珍贵的,要不是他打听到,在这个巨大的临时坊市里,还有一些对进入冰火谷非常有利的东西,他是不会多留的。

    此时他自己也是生起了强烈的紧迫感,为什么了,他想早点完成这个任务,可以大大方方回到玄天门,在那里他还有许多熟识的人,还有许多自己在乎的人,现在自己的门派处于一个危急的时刻。

    他认为自己该回去,从情感上他愿意回去,一是他有在乎的人,二是从报答恩情的角度,他也应该回去,别忘了,我们的秦刚从来是一个不欠人情的。

    还有从理智上看,他也应该回去,玄天门那个神秘大佬的幻形斗篷可还在自己这里,这样的东西可是灵宝级别的,自己不拿回去的话,可能会让对方来找,这样的话,到时就好看了,不管秦刚认为自己有多强,他可不认为自己面对那种修为的人,自己有丝毫胜算,这是一个想都不用想的问题。

    而且玄天门终究是一个非常可靠的平台,北方人终究是北方人的北方,自己这个南方人终究是外人,这其实不是秦刚自己的看法,他到现在也没有多少地域之见,产生这种想法,不过是根据这种现实得出的结论而已。

    有时候不能用理想来分析现实,到时会被现实揍得过鼻青脸仲的。

    南方才是他正在的根,这里的人才不会把他当作外人,虽然他们大概也不会真正的信任他,不管怎么说,至少不会有一个地域之见横亘在两者之间,这样至少自己的阻力会小很多。

    所以他就是要用好那个平台,不过这有个前提,那就是那个平台存在的情况下,现在这个平台有点危险了,甚至用岌岌可危来形容也不为过了,那么自己应该去出一把力,虽然他现在实力并不很强,不过在结丹之下,搅动一下风云还是一件可能的事情。

    如果秦刚心里想的,被别人听到的话,肯定会说他是一个狂人,不过曾经被秦刚越阶杀掉的结丹强者们,虽然他们如果还在另一个世界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存在着的话,他们就认为秦刚反而是一个谦虚的混蛋了。

    因为他心里想的是可能在结丹下面,搅动一翻风云,他是绝对会话,只要他想的话,就能够办到。

    他们有资格发言,因为他们是死在他下的亡魂。

    想了这么多,秦刚肯定是准备走,可是围着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所以走得慢。

    幸好走得慢,不然他也不会见到如此精彩又神奇的事情又眼睁睁地发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了。

    “什么,我的寿命只有一柱香时间?”一个生命力非常旺盛的修士用一种非常平淡的口气,说出这句话来。

    显然他认为假鸭子里喷出的是一个笑话,一个非常好笑的笑话。

    “这个就是该这么理解的,这怎么回事,这只死鸭子莫非也爱上了开这种玩笑。”这个结丹大老板这么说道,他脸上漏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