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390章 欠债必还

正文 第390章 欠债必还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这么大的恩不说从情感上看,毕竟在秦刚眼里这是有点靠不住的东西,就是从利益的角度看,除了有特别的理由没有必要陷害自己,因为自己欠着他的情呀,如果他不瞎的话,应该看得出来,秦刚是一个不喜欢欠别人人情的人,所以他会报答。

    债主杀死欠债的人,并不明智,特别是那那个欠债的人一向信用很好,是个有债必换的人。

    不过现在有特别的理由也说不定,但不管怎么说,这冰火谷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他现在因为贩卖尸体事件,对北盟的好感度和信任度都大大降低了。

    这个传音符甚至要求他单独前往,理由是一个人走,速度较快,人多了会拉慢速度,因为他的灵田海大,飞行很久都不用休息,这倒也是事实。

    可是秦刚原本是答应和了李氏兄妹二人一起上去的,虽然秦刚一向喜欢独来独往,不过在前进的道路上,有一个会说话的李正,还有他那个俏妹妹作伴,飞行不再是一件无聊的事情了。

    秦刚承认后者的原因占了百分之九十九。

    这个要求也勉强占得住脚,秦刚也知道自己的情况,虽然他的度不是很快,但胜在耐力好,赶很久路都不用休息,这样他赶路的速度就比别人快了。

    他也打算听从这个建议,秀丽男子的脾气可以用喜怒无常来形容,当他如此慎重其事地说这件事情时,听从往往是一个比较明智的决定。

    发了一张抱歉的传音符,毕竟答应人家的事情没有办到,一起前往冰火谷这种双赢的事情,都实现不了,秦刚觉得还是有必要说明一下。

    对方也很快回复,说非常理解的秦刚的处境,他们也被要求单独上路的,这种事情秦兄没有必要抱歉之类云云的。

    秦刚觉得这实在太奇怪了,难道有什么阴谋吗,这么久同时要求单独前往冰火谷,这是什么举动。

    他此时有不去的打算了,说到底他是一个南方人,本来秦刚是一点没有地域之见的,不过大多数人都有这个观念的话,那么他必须像大多数那样思考,在这样的思考下,他终究是一个外人。

    外人是很难得到信任的,如果脱离北方区域会不会是一个好办法呀,虽然他在这里打下了深厚的根基,甚至他在北盟的地位,可比在玄天门高得多,玄天门虽然也是一个大势力,可是还不能和北盟相提并论。

    即便他能够壮士断腕舍弃如此大好的局面,这种撂摊子的行为,与在战场上逃跑无异,虽然自己北盟成员的身份还没有得到他们的承认,但是也是**不离十了,一个组织要维护自己的权威,对待逃兵这种行为是绝举容忍的。

    想想整个北盟的追杀吧,这可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自己的灵魂气息可是留在这里,到时通天铁塔一搜,这世界虽大,自己能够生存的地方很少,不过还是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去蛮荒之地像一只妖兽那样生存,这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情。

    权衡再三,自己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了,什么修炼的丹药,疗伤的丹药,武器一一提升,功法也越来越熟练,整体实力又上了一个台阶,自己的安全又多了一层保证。

    这都不是主要的,最重要的原因是,秦刚是一个很小气的人,明显这种特殊局面的出现,肯定有人在暗中捣鬼,不把这个找出来报复一下,秦刚是不会舒服的。

    就是单纯地为了这个原因,秦刚也决定出发了!

    一旦做好了决定,秦刚就不再拖泥带水了,冰火谷出发!

    人是什么,天地之灵吗?好像是的,人能够做许多事情,能够创造出许多世界上没有的东西,这一切妖兽永远是望尘莫及的。

    不过人也能够做许多破坏的事情,人能够杀别人,也能够毁坏世界上许多美好的东西。

    这两项对立的东西都是事实,该怎么评价了,该怎么说了。

    一些只要你想不到,没有别人办不到的事情就出现在眼前!

    此时秦刚带着极重的伤,很重很重的伤,要知道秦刚可是修炼过九转化身术,这种至上的肉身练体功法的人,不但有极强的防御力,还有极强的恢复力,可是他仍然受了伤。

    可以说他从来没有伤得,伤势居然恢复得如此之步的地步,十天了他的伤不但没有好,还加剧了。

    当然造成这样的局面的是,就是那个在他身上弄了追踪印记的人,那个长得非常英俊的男子,可以说秦刚从来没有见到一个如此人杰。

    他的外貌和秀丽男子截然不同,秀丽男子长得你一个美丽的女人,这人的外貌却非常阳光,给人一种非常强大的气场。

    这个人叫英华,英俊外貌下,却有一颗疯狂的心,他是一个残忍的人,一个没有来由的残忍之人。

    有些大凶大恶之徒比起他来都像圣人似的,因为这些人杀人从来是有原因的,出于一种物质利益的原因,一些常人眼里合理的动机才会去杀人。

    而这个家伙了,没有任何理由,如果说心情差的原因来杀人,还说得过去,不过他杀的是凡人,杀凡人也正常,毕竟杀掉他们虽然触犯一些修仙者公认的禁忌,可是禁忌禁忌在一些人眼里,这是一种虚的东西。

    杀掉一个从来没有冒犯过自己的凡人,而且是没有什么理由,就是因为心情差,而且还是一种最残忍的方式杀掉。

    他有一个习惯,在杀人之前,看着对方的眼睛,欣赏别人眼里的那种恐惧,这是他的一大爱好,这个爱好从来没有变过,其实经常在他身边的人,还是听说过他有这个爱好的,不过这在他们眼时,这都不是事。

    眼前发生的景象,让秦刚愤怒不已,说实话他认为自己是一个没有多少正义感的人,不会因为不相关的人受到不公,不会产生多少怜悯之心,更不会因此动一根手指头去帮助别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