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379章 如蚂蚁般卑贱的修士

正文 第379章 如蚂蚁般卑贱的修士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这件拍品起拍价一百万灵石,每一次加价不得超过十万灵石,明白了,现在起拍了!”周天还在练气期时,就是一个拍卖师了,从小小的拍卖会,走到了现在规模如此巨大的拍卖会,用了整整两百年时间。

    在这两百年时间里,对每一件拍品,他都希望拍出高价,都希望拍卖会现场气氛热烈,这是他首次遇到,他希望拍品流拍,希望现在气氛不热烈,即使不流拍,也希望这具尸体也拍出一个低价。

    有时候善良人心中的愿望是实现不了的。

    相反现场气氛很热烈,人们竞相竞价,要知道在许多人眼里,这些禁止邪恶之术的规定,只是因为修仙界达到了一种共识,那就是绝不能修炼。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不能修炼,为什么可以快速增强自己实力的方法,不能得到应用,我把这种功法用在自己身上有什么错了。

    可是因为这些共识,这些像神圣法则的东西限制着他们,他们才不敢练,这些人其实也是占一定比例的修士,是被这些神圣法则拴住的疯狂,一旦这些强有力的锁链松动,它们就会挣脱它,疯狂地撕咬自己看到的第一个猎物。

    这一点连秦刚都没有推测出来,就因为这个拍卖会,后面魔道行迹逐渐猖獗起来,这是连秦刚都没有料想到的事情。

    “二百万块。”整个拍卖会沉默了几响之后,响起了这个拍价。

    要不是后面的竞拍太过热烈的话,这沉默的几响,秦刚都会认为这沉默的几响,是修仙界良心的有力证明。

    “二百五十万灵石!”那个刚才问问题,有着百灵鸟一样声音的姑娘叫起了自己的报价。

    听到这个姑娘的报价,一看她的样子,是那么的娇任何人看到她那种可爱的样子,都不会把她和一个买尸体的人联系起来。

    可是这样的事情就是发生了,真实地发生在眼前,即便是自己要找否定的理由,也是找不到的。

    不过人家买人家,关他秦刚什么事情了,不过这也在提醒,人不可貌相,就算有着一张可爱的脸,这脸下也可能藏着重口味的心。

    秦刚没有用邪恶的心来形容,是从理智上分析,有着这样的买卖同类尸体的行为,不能就武断地认为人家邪恶了,不过重口味地这一点是逃不掉到的,秦刚固执地想到。

    加价的声音从来没有停止过,直到最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就是刚才喊出三百五十万灵石的人,这回他喊出了一个更高的价格,一千万灵石。

    这个喊价之后,喊价就停止了,这个价成交。

    不过周天的脸色却不怎么好看,一千万块灵石,这是他的职业生涯遇到的最高价,本来这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

    可是他怎么要高兴不起来,特别是现场中热烈的气氛更让他不舒服,为什么了,这说明人们对用同类的尸体做事情,并没有太多的忌讳,以前怕,那是因为有一个铁一般的法则在规定着他们。

    现在这具尸体能够拍出如此高价,绝不是值得一个赞叹的现象,证明了一个普高的现象,就是修仙者的道德水平普遍不高,一个社会的凝聚力其实建立在每一个成员的道德水平上的。

    一个道德水平低下的社会,无论把爱人类、爱人族、爱邻人等巴拉巴拉的口号喊得再高,也是一点都没有用的。

    到时一旦出现危机,需要社会成员哪怕付出一块灵石的代价,那时他们也不会愿意,那时整个社会就会出现分崩离析。

    现在人族是稳住了局面,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大胜利,要知道之前,就连人族最中坚最有信心的那一部分人,都认为虽然人族的顶尖战力还略胜猿族一筹,可是即使这样,整个人族最后被团灭,只是时间的问题,他们争论的焦点是,是一百年还是用两百年的问题。

    可是最后马诺防线建立起来了,即便强悍如丝的猿族也过不了这条防线,人族的信心恢复了,甚至认为可用这条防线保自己千秋万代。

    这个周天也是对神奇的马诺防线并不是持完全信心的人。

    一千万灵石,使得今天的拍卖总金额也达到一亿一千多万灵石,这下创下他的两个纪录,不过也是由于不件不道德的拍品,他也没有多少兴奋的。

    那个拍下这件东西的人,是在一个包间里,他此时端着一碗茶慢慢地品着,怀里衣衫不整的侍女在哭泣着,要说她也不是一个初经人事的女孩,也知道在拍卖会上可能遇到不同的拍客,有些拍客可能爱好很特别。

    可是这一个很特别,她身上完全通红,没有一处完整的皮肤,这完成是一场虐待,上回那个肮脏的蠢猪修士,现在对于她来说简直是一个大好人,简直是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人了。

    而这个舒服透了的修士修为赫然是结丹修为,而且还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结丹大圆满,他的脸上带着满足的感觉,如果不是他脸上的那股戾气,可以说他是一个美男子了。

    白色的长衫,白净的脸蛋,秀气中又有英气,看到他眼中闪着坚定的神色,没有人会说他是一个秀花枕头。

    可是这样的一个人,心里确实戾气很重的,重得已经超出人们的忍耐力,不过他是一个善于伪装的人,知道在哪些人面前要装一下,要低调,在哪些面前,就可以表现真正的自我了。

    所以这个人因此还有了一个名声,那就是高士,因为他还很乐意结交修为远比他低的人为友,这就是不知道的人们的普遍看法。

    可是真实的原因,就是面对这些如蚂蚁般卑贱的修士,这是他的原话,他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个说辞还有另一个说法,那就是他可为所欲为。

    刚才秦刚的竞价已经引起了他的愤怒,他的愤怒达到一个顶点,一般情况下在拍卖会上以为自己中意的拍品已经是囊中之物了,可是突然杀出来一个人,把自己的拍品抢到他的储物袋里去,是个人都会生气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