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378章 小声一点,小声一点

正文 第378章 小声一点,小声一点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有的人高兴,因为在他们眼里,同类和妖兽没有什么区别,或者说仅有一点的区别,同类是更好找到的妖兽,简单点说,就是他们把同类也当作一种资源。

    有的人也是大多数人,不一定要买这件拍品,不过把这当作一件平常的事情,这件平常的事情虽然显得很隆重,到时的拍卖气氛会很重,除此这一点,一个同类的尸体被当作物品拍卖,这种事情没有在他们眼里掀起一点点涟渏。

    秦刚属于哪类了,这时不要小看他了,他不属于无动于衷的人,这种事情还是让他心里开始挣扎起来,对于这类行为,他是十分鄙视的,为什么要让买卖尸体的行为发生。

    还把这种邪恶的祭炼方法公然出售,秦刚虽然不知道上古混乱时代的掌故,但他对人性是非常了解的,他知道如果这种买卖成了一种氛围,那么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会达到一个顶点。

    一个无法调和的顶点,这样对整个抗猿大计,是绝对有十害而无一利的,现在北盟的上位者看不出这一点吗。

    这是什么鬼,秦刚这个人也许太多疑了,他甚至觉得北盟某一个高层,可能再悄悄地搞这种祭炼,先在一个地方搞一个小规模地试验,试一下大家的反应,然后再把自己的行为公开,使其合理化。

    这是一种非常高明的手段,通过这种诱惑,先为自己赢得一些舆论,让自己的丑行站得住脚。

    这很聪明。

    甚至秦刚还做了一个十分大胆的推测,那就是他认为这具尸体的主人,秦刚此时很愤怒,愤怒得用**裸地语言称它为尸体,就是那个北盟的高层。

    具体这个高层是谁了,秦刚不知道,他接触过的几个元婴修为的人,也能算作是高层,不过显然他们权势还没有达到能够明目张胆做这件事情的地步。

    秀丽男子申崇,他绝对不是这做这件事情的人,秦刚的感情上是这样想的,可是理智上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

    只有没有成熟的孩童才会坚持地认为,自己喜欢的人永远不会做可恶的事情,可是有时候许多成人确实在犯这种孩童才会犯的错误。

    黑耀和那个丑老婆子也有这种可能,不过秦刚仍然不希望是他们,因为相对来说,这两人还是站在他那边的,至少人家立场是功的,不是针对自己的人,而是对自己的事情。

    至于白风了,想到他的名字,秦刚心里就起了一股杀机,这个人他有一种想除之而后快的冲动,情感上他希望是他,他是这个幕后黑手,那里自己可以光明正大地杀掉他,而不会产生严重后果,至少不会产生良心上的严重后果。

    因为自己杀年了一个残食同类的人,杀掉这样的人是在为世间除外,不得不会受到惩罚,而是应该受到奖励。

    一个人想在这残酷的世界活得久一点,还是应该让情感让位于理智。

    做这件事情的人显然不是他们,这个幕后黑手显然有更高的修为,也有更高的权势,这是顶层中的顶层,这样的人秦刚还没有接触到。

    有一种危险的想法秦刚心理滋生,这说不定是一个大修士,正在谋一个大局,让这种邪恶的修炼方法公开化合法化的尝试。

    这样的行为,秦刚不能容忍,将来他可能面临极大的危机,这样的人是现在的他,以后一百年的他都惹不起的人物。

    可是惹不起的人物,要做出那种事情,秦刚杨不想袖手旁观,那么问题来了,矛盾也来了,这时的秦刚就会成为恶人了,成为一个出头之人了。

    想这么多,其实说来说去,这只是秦刚的一种猜测,一种可以说没有任何根据的猜测,不过秦刚是很相信自己直觉的那种人。

    他推测这种事情是真的,就相信他是真的了。

    所以他把这个问题看得很重很重,怪不得一具分身居然会出现在筑基修士这种层次的拍卖会上,要知道这是非常不搭的,这一点是十分确定的。

    “小声一点,小声一点,难道你们是一群娃娃,还要我这个老头来打你们的手掌不成,那我可真来了。”周天这个拍卖大师很是生气地说道,此时懂他的人,就会知道,他不是对拍客们发火,他是对自己发火,对那个干涉拍卖会大能的发火。

    要知道看出这个行为不正常的人不只秦刚一个,但看问题看得如此之深的人,也只是秦刚一个人了。

    “这件拍品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们不喜欢,大可以不竞拍,”周天还语重心肠地警告道,“你们不要以为北盟对一些稀奇古怪的修行功法的控制有松动,这一点整个修仙界都是没有变的,现在没有变,以后也不会变,这件东西因为它已经成型了,祭炼这个东西的人,也受到了他应有惩罚。”

    “有时我们不能因为制造他的人可恶,就认为这件东西可恶了。”说到这里时,连周天自己都觉得自己说得没有道理。

    “总之我想说的事情,这件事情跟你们的想象,跟你们的猜测是不同的,不要因为这件拍品做出不合理的推测,而做出自己悔恨终生的事情。”周天这个拍卖大师非常慎重非常好心地警告道,此时他在秦刚心里的形象,立刻上升了一大截,这是一个好人讶,而且是一个大大的好人。

    秦刚这样想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他知道最后这一翻警告的话,显然不是上面的人要求他说的,这是他自作主张说的。

    他说的和上面的人想暗示给下面的人做的截然相反,南辕北辙,他这么做是需要勇气的,这么做是要承担风险的。

    历史无数次经验证明,不听上位者话,后果很严重的!

    上面的人说不定会因些惩罚他,这个惩罚程度绝对不会小。

    别说秦刚的猜测还真的应验了,这个周天受到了很大的惩罚,他的遭遇是非常值得一个有良知的修士同情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