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367章 眼花缭乱的拍品

正文 第367章 眼花缭乱的拍品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虽然没有浪费,一下就扔出这么多战功值还是有点不爽,如果这些战功值是白花花的灵石的话,他的心疼程度会是现在的百倍。

    秦刚可能就是我们平时嘴里说的那种老顽固了,他是一个不会轻易接受新观念的人,战功值在他眼里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虽然可以通过杀猿令来显示,但这种东西实在是太悬了,没有它本杰的用处,所以秦刚在乎的程度不是很深。

    可是矛盾的是,秦刚觉得战功值是一件非常有用的东西,现在他看到北盟抵御猿族入侵最有力武器,不是那个什么劳什子的马诺防线,而是这个战功值。

    很讽刺的是,秦刚已经看到了战功值是怎样调动每一个人族修士的积级性的,怎么让这个修仙界的社会运转得更快的。

    即使他已经模糊地看到战功值北后,有这么多东西,可是他自己却很轻视他,这一点他自己也发觉了,并且也觉得这个非常奇怪。

    后面的拍品还有十件,肯定还会有令自己心动的拍品,毕竟拍卖会的拍品,到后面十个时,一般个个是精品,但是能不能遇到会让他冲动到,付出极大的代价都会买的拍品,这还是个未知之数。

    每十件拍品,是一对非常好的拳套,秦刚的流星天损拳也算是他的一个不错的攻击技能了,这个拳套可以增加他一层的威力,这一点秦刚还是非常心动的。

    如果不是察觉到提升其威力的难度非常非常地大,他真的会下注购买,而且也能买到,只要四十五战功值,就可以把这对拳套带回家了,不过想了想,也许后面还会有更令他心动的东西,所以就放弃了竞价。

    后面的东西也有许多有意思的东西,但秦刚都没有再竞价了,如能够变大缩小的棍子,说到底这东西对秦刚这个随时可以变换身形的人来还是实用的,不过秦刚还是没有买,不过如果是在第一次竞拍时,储物袋不杀猿令上还有五百万灵石的购买力时,肯定会眼都不眨一下就买了。

    还有一件东西令秦刚感兴趣,一件可以隔绝别人灵识的斗篷,如果不是只对结丹期及其以下的修仙者效果明显的话,秦刚肯定也会下注购买的,不过说实话,结丹期除了那种特别强悍的修士,能够对秦刚造成危险的人没有多少。

    这一点自信他还是有的,所以这个隐形斗篷对他还没有什么用处。

    还有一件拍品还是差点让唐菲菲在最后时刻喊价,那是一件飞车,一个只能供一人乘的飞车,速度非常地快,启动起来也非常地快,途中消耗的灵石还不是好多。

    要知道这个飞车的速度,最快的时候,几乎可以达到他现在的速度,虽然秦刚这个人从来不以速度见长,可是这个速度在飞车来说已经说算极快了。

    要知道在修仙界,飞车的工艺还没有特别的兴盛起来,能够达到这个速度算快了,秦刚在想一个乘的也不错,反正他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速度也行,自己速度能超过它,可是人不是机器,不可能无限制地飞起来。

    本来在最后叫价都想喊的,六十万灵石能够买下来,他身上没有这么多,不过想想虽然人家李正兄妹俩非常非常地愿意借,趁这个机会让秦刚这个强者欠他们一个人情,因为这兄妹二人可能知道,秦刚这个人是不喜欢欠人情,但是欠了之后肯定会还的。

    可是秦刚了,观念是非常守旧的,始终坚持欠帐是不好的,所以还是没有借,为此兄妹二人还有点点失望呀。

    这一点秦刚看在眼里,心里还挺舒坦的,因为能够得到周围人物的高度赞同与认可,这种感觉任谁都不会讨厌,这是人的天性这一。

    秦刚开始有点意兴阑珊起来了,又隐约中有一点期待,那就是还剩两件拍品了,希望出现自己特别中意的,就是出现那种付出很大的代价都会去买的东西。

    隐约中又不希望出现特别吸引他的拍品,那时怎么办了,难道也借别人的灵石吗,要知道秦刚还在凡人时期时,生活在那个小乡村里,那里的人,都以不欠别人钱为一件荣耀事情,一旦你欠帐了,隐约中周围的人对你的评价都会降低。

    秦刚是一个自认为已经完全摆脱过去的人,他对自己出生地的生活其实非常鄙视的,其实也很好理解,那那个地方他生活得并不好,甚至可以说生活得没有多少尊严,还可以说他对秦村那个地方有着一种冷漠的情感,就是时不时地在心里会出现那个地方,可是又不希望那个地方最后发展,成为一个好地方。

    这是非常矛盾的,这样一个人,其实仍然是过去的奴隶,可以谁又不是了,正是过去成了自己。

    理论上没有过去的人,除了他是婴儿,可现实中还真有不受过去影响的人,那就是夺舍,夺舍之后,之前的那个人就存在了,那具老身体里有一个新的灵魂。

    秦刚是一个思绪容易飞起来的人,所以在这个时候,居然想到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上去了,还好这个缺点,并没有真正在与人战斗时发生,如果那样的话,他是死一百次都不够的了。

    “下面是倒数第二件拍品,道友们,不要认为它不是压轴的拍品,就不要犹豫了,说不定你们会后悔的,关于把这一件拍品和最后一件拍品谁做压轴拍品的问题,还有非常激烈的争执,可是我输了,所以它做了倒数第二件了,唉,这也是我少有的失败之一。”周天以那种非常特别的口吻说出来,听起来还是非常可信的,好像他是一个喜欢提意见,而自己的意见永远又得不到小辈们赞同的可怜老人似的。

    他说的大部分是真的,关于激烈的争论就很假了,要知道周天是有点顽固的人,但还不至于听不进别人任何合理的建议,这一点必须为他正名,他还算是一个能够听进去别人中肯实在的建议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