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327章 修仙者的极限

正文 第327章 修仙者的极限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先还能理解,毕竟埋在水池里,可以把身每一处都进行锻仙。

    头部可是以说是最重要的部分,他看到好些人都是探出头来的,甚至有的人连颈部都漏出来的,不是他们不知道这个三岁小孩都知道的常识。

    而是把头部埋在池子里,为增加至少三倍的难度,这样呆在池子里的时间就大大减小了,反而整体效果会减少,所以最为稳妥的办法,就是露出头部来,这也是大部分人采取的策略。

    甚至有人走得更进一步,那就是漏出颈部来,那个呆在池子里超过半个时辰的高手就是这么做的,不得不说他用的这个策略奏效了。

    秦刚这个人,不走寻常路,开始大家都认为这样冒进的埋头策略,他会创下一个纪录,那就是呆得最短的纪录。

    结果超乎大家的预料。

    现在秦刚看呆了小半个时辰了,周围的人看到结得厚厚的冰,被冻在冰里的秦刚,现在还活着吗,即使他是活着的,不知道他现在在忍受怎么样的痛苦呀!

    有的心软的女修,都觉得于心不忍,提醒自己的师尊是否可以破冰救人了,可是这些元婴修士灵识远超常人。

    虽然这些坚头有着超常的隔绝灵识的作用,但是不能阻挡住他们。

    他们心里清楚,这个秦小子还活着了,暂时不会死。

    虽然他是南方人,但这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弟子,即使有点点危险的思想,就是他想向猿族求和这一点有点让人无法忍受,总之这是一个值得栽培之人。

    他们无法放任让他死去的。

    正像他们说的那样,秦刚确实还活着,不过活得无比艰难。

    整个人被冰在冰里,别说连一根指头,就是连一根毫毛都无法动弹。

    这刺骨的寒冷冻住了一切,冻住了时间,冻住了空间,冻住了秦刚的血液。

    体内的灵气也冰住了,秦刚甚至不能用灵气御寒,这可是为难修仙者了,要知道修仙者比凡人耐冻,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能够运用体内的灵气快速运转来,抵挡住寒冷。

    现在灵气被冻住,就无法这么做了。

    可是秦刚可是由武入道,之前的灵气武决,形成的部分真气,还是在体内的丹田里,有时时间有余时,他还是会练练,缅怀一下以前的日子。

    现在他就在运用真气御寒,幸运的是他练的灵武决走的是刚猛路线,真气是热的,流转一下,让他对寒冷的抵抗力提高了一点。

    虽然还是十分难受,但至少不会被冻死。

    此时此刻,秦刚放弃了修仙者不会怕热不会怕冷的想法,这是在正常的天气下,在极端条件下,也会被冻热而死的。

    “申老弟,你觉得他能够呆到冰溶的时刻吗?”枯瘦老妪的声音跟她的相貌一样,非常地难听,她对秦刚这小子还是有点感兴趣的,这个潜力无限的年轻人来做她宝贝徒弟的双修伴侣里,到时一个不错的想法,一个弥补她的方法。

    枯瘦老妪因为她自己的原因,把宝贝徒弟的名额给主动让出去了,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愧疚的,所以一直想一个非常好的办法来弥补她。

    不过正是秦刚间接地剥夺了她宝贝徒弟的旷世机缘,非常有讽刺意味,不知道她那个小兔子似的徒弟听到这个话,会做何感想?

    会不会跳得百丈高,然后指着她这个师父骂?

    “半个时辰肯定过得了。”申崇不置可否的回答,打乱了她想用秦刚做徒弟双修伴侣的想法。

    可能被冻在冰里的秦刚听到了这个想法,不会单纯的高兴,也会抱着复杂的想法,毕竟他只想没有任何附带条件的得到。

    “申老弟,说话什么时候这么模糊两可了,再过一盏的茶的功夫就过半个时辰了,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吗,用得着说吗?”阴鬼宗黑耀也难得开口了,说了一句对他算是非常长的话来。

    “秦刚这个人心太大了,用这么冒进的法子进锻仙池,这么冒冒失失,这次有我们照看着,下回他还这么冒进,迟早会他自己的大胆给害死。”阴鬼宗白煞说这话时,明显没有平时那种阴森森的口气。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非常在乎秦刚的长辈,关心他的死活,所以才对他的大胆很是不满。

    其实他时刻都想置秦刚于死地。

    “枯老婆子,你莫非真以他能呆到寒冰融化那一刻了,那就超过一个时辰了,我们规定的时间限制了,回有这个纪录好像是百年前了!”申崇不想回答白风的问题,本来他与这个白煞的关系还是非常不错的。

    但他晓得白风因为那个原因,时刻想着置秦刚于死地,虽然还没有因为秦刚而与这个同阶翻脸,因为秦刚这个原因,彼此的心里都产生了芥蒂。

    大家心里其实都明白。

    “记得次发生时,那个不世出的天才出来之后成了个白痴,为此连负责此事贵宗长老风峰长老,为些还被罚思过十年!”黑耀在这个特殊的时刻,话比平时多得了,一下说出了这个掌故来。

    很神奇的是,连冻在冰下的秦刚都听得十分清楚,不过他可不喜欢这个尘封的掌故,因为在冰下虽然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但他感受到自己的肉身的防御力,甚至力量都在显著增长。

    凭这一点,他就想能呆我久,就可多久,一个时辰可是远远不够的。

    不过他还是听到一个好一点的消息,就是只要高层同意,那呆更长时间就是可以的。

    “我觉得说不定秦刚能够呆过这个时间,到时申老弟你可以就要面临一个有点点难度的抉择了。”枯瘦老妪这样说道,此时心里在盘算自己宝贝徒弟和秦刚的双修之事,其实她还有点不愿。

    自己的徒弟不但貌美,还有练着那样的功法,就算是被一些居心不良的元婴老怪知道了,说不定都会用强,为什么要选择秦刚,便宜了这小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