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325章 附灵术(感谢天使一度的订阅)

正文 第325章 附灵术(感谢天使一度的订阅)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这时秦刚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刚才是一个女修,她又**地在池子里,虽然他一直很猥琐,但此时对她用上缩灵术,把灵识点附在她身上,与偷窥女子洗澡有什么区别。

    他心中还是有一点底线的。

    这是一个大老爷们,就不存在这种顾虑了。

    不过他还有另一层考虑,那就是缩灵术,在神奇了,如果被这些元婴大能发现的话,会不会招来贪婪之光,那可是一个麻烦。

    要知道,这个把灵识汇集为一点,附身在别人身上,可以感悟别人之所看,想别人之所想,几乎可以短时间掌握别人花了数十年甚至数百年才掌握的技能,这样的法决,相想元婴修士都会想要的。

    当然秦刚从来没有想过,暴露这个方法,可是在运作此法的过程中,如果被别人发现的话,那就相当糟糕了。

    可是不用,可能就无法把锻仙池的效果发挥到最大了,用了,怀抱异宝就有被人发现的可能。

    犹豫,这很正常,人生并不简单,有时面临选择时,怎么选都感觉是错的,但必须在其中选择一个。

    人生是需要冒险的!

    秦刚悄悄地运用上了缩灵术,此法的一个弊端就是,用的时候,自己几乎像一个塑像那样,如果这时有人与交谈,多半会暴露了。

    散出自己的全部灵识,慢慢地把这些灵识汇集在一点,这一点灵识落在那个中年弟子身上。

    此时秦刚的视角变了,他能够看到此人看到,甚至能够感受他的感受。

    此人并不是在修炼功法,而是做沐浴的事情,他想多发掘一些锻仙池的秘密,这样为自己做准备。

    果然,当落到池时,中年男子感到全身每一个毛孔都舒展开了,那种舒坦的感觉,简直是用言语无法形容,就像有一千个精于按摩之道的女修,在捶打你身上的每一处肌肤。

    水的温度恰好,这种温度似乎是谁每一个人的不同而设定的,锻仙池好像有自己的灵性一样,可以看人而改变。

    慢慢的水的温度开始上升,中年男子和秦刚都能感受到自己的肉身在内慢慢地改变,这种改变是本质的变好。

    让肉身能够搞更强大的击打,肉身受伤之后,恢复的速度会加快。

    锻仙池里的液体是神奇的液体,要吧让自己有很我的改变,不过让秦刚稍微有点遗撼的是,这肉身增长的好处不能落到自己身上。

    好吧,做人不能太贪心了,这样获得的经验,也是同样的宝贵。

    随着水的温度的升空,秦刚慢慢感觉到痛苦了,沸腾的水让身上每一处肌肤,每一个毛孔都无比难受。

    这锻仙池里的水绝不是水,水的温度不会这么高,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了。

    缩灵术延伸出来的附灵术,太逼真了,不这是真实的,秦刚附灵在中年男子身上,感受他所感,这种痛觉也跟发生在他身上没有什么区别。

    在经过不知道多久的极度痛苦之后,渐渐地秦刚终于发现了这个池子的神奇之处,沸腾的水在不断损害**,可是又有一层神奇的能量让肉身没有实质伤害,但那种痛苦的感觉一点也不会少。

    这样相当于一个高明的铁匠在锤打你这块精铁,百练成钢,在里面呆得越久,收获就越大。

    不过有一点秦刚无法确定,那就是这锻仙池跟机缘有什么关系,莫非是在里面呆得越久,机缘就会越大,这之间也可能没有关系。

    这个中年男子忍耐能力还是可圈可点,后面水变得极为冷了,他破冰而出,一出来躺在地上良久才恢复知觉。

    申崇对他的表现满意多了,虽然他呆在池子的时间比第一个苗条女修少一些,但他不是被人提着出来的,单就这一点看,他的潜力就比第一大很多。

    眼前的事实,让后面的人表白了,元辰宗规定不能呆超过一个时辰,不是别的意思,就是出自对他的安全的考虑。

    因为眼前有两个活生生的例子,他们的天赋和实力不会比他们差,就连他们都没有呆多少时间的话,

    第三个又是一个女修,秦刚咬了咬牙还是没有用附灵术,毕竟这是人家女修的沐浴时间,用上就太下作了。

    后面遇到男修,他都必用上附灵术,在这个过程中,秦刚就越来越清楚了,对这个池子的细节可谓是了若指掌。

    中间还是有个阴鬼宗弟子,呆了半个时辰以上,在场都吃惊了,顿时对这个人的评价增高了不少。

    不过此事最大获益者是秦刚,他从中得到了许多细节性信息,实质上他加起来,已经呆了三个时辰。

    虽然这三个时辰里,池子的锻仙方式都是单一的,就是一热和一冷,不过秦刚还是颇有收获,那就是对这种独特的痛楚忍耐力更强了。

    俗话就是说,已经痛得麻木了,这种麻木的感觉,可以让他感觉到更好一点。

    不过秦刚可不满足这一点,只是简单地呆在池子里久一点,他要寻找机会,把自己的肉身真正的锤打个千遍万遍,会以后的修为的提高打下坚实的基础。

    他想找到一种更大的获益方式,现在心中有了个模糊的方法,要把它付储实践,只有轮到自己时。

    此刻又轮到他了,他怀着激动的心情,脱下衣服,三下五除二地跳下去。

    其他人看到,当然是用灵识感应道,这是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事情,就连女修也在用灵识观察,倒不是说她们对秦刚有意思,而是出行人的好奇心,这么做一点不足为奇。

    别人看到,秦刚跳下去的方式,似乎对池子不敬,怎么能这样,他个猴急的样子,就像什么似的了,就像跳进自己后院的小池塘里洗澡一样。

    这样的轻视态度,想想他可能一柱香的时间都呆不住,说不定就会出来。

    秦刚是谁,一个柔弱的南方人,靠着些许运气,加上确实有一点点实力,让他冲入北盟顶层的视线,甚至进入他们的圈子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