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322 兔女修(二)

正文 第322 兔女修(二)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虽然对方肉身力量还算强悍,可还不是专门的体修,秦刚可谓是皮糙肉厚,一点不怕疼。

    打完之后,这个姑娘倒在秦刚怀里,啜啜饮粒,然后他趁着这个机会,说着一些情话,俘获她的芳心,然后两人走向一个房间。

    当然这只是秦刚的想象,此时他猥琐地发现,自己真的流口水了,这还不是最尴尬的事情,最尴尬的事情是,这口水还飘到对方脸上去了。

    这个看起来正在发狂与撒骄只有情场高手才会发现这两者的细微差别,显然秦刚不在此行列,面对如此情景,反而出奇的平静,这平静更是让秦刚胆寒。

    平静才是可怕的。

    她轻轻地擦下脸上的口水,带着一种平淡却无比坚定的眼神离开了,留给秦刚一个非常孤寂的背影。

    秦刚非常恼怒了,令他更为恼怒的是,这种恼怒对象是自己,让他远在发泄,他不能把愤怒发泄在自己身上,只有傻子才会自己找自己麻烦。

    让他无比纠结的是,如果自己没有这么不堪,刚才是不是可以俘获对方的芳心,至少在自己流口水之前,一切都是完美的。

    像说书人口中的浪漫爱情故事那样,一切都是在朝着那个方向前进,秦刚正期待自己是否会有一段艳遇。

    虽然一向理智的他,其实是知道这种可能性是非常非常小的,无限接近于零,可是他永远无法知道了,让他无比纠结的有这样一个原因。

    “是否算我赢?”这句话非常蠢,秦刚这回不像以前,是明知故犯,因为他也非常地生气,事情没有想到如此的不如意,他也想找个发泄的对象。

    说出这句话来,秦刚的风度尽失了,如果他还有风度的话。

    “你赢了。”这个容易冲动姑娘平静地说出这三个字来,表明他已经恨秦刚达到了一个极点了,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恨,不是打情骂俏的恨,不是随口说说恨,是要付出行动的恨。

    此时周围的人都说秦刚这个人太不懂事,谁赢谁输不是很明显吗,好歹输家还是一个姑娘,一个非常吸引男人目的的姑娘,为什么要点破出来了。

    如果对方是一个男人,或者一个不那么漂亮的女修,秦刚说出这句话来,他们就会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赢了,到时我一定会找姑娘帮忙的,那时姑娘要践行自己的诺言了。”秦刚决定破罐子破摔,干脆无脸到底。

    其实站在他的角度来看,他捅破这层窗户纸也是有道理的,现在当着几位元婴修士的面讲出来,到时这份赌约的效力肯定会大得多。

    为什么秦刚会追着这份赌约不放了,虽然一开始时,那个帮个忙的赌约,有一点死缠难打的因素在里面,其实秦刚也不是很在乎。

    此刻他已经非常在乎了,此时他男人特有的征服欲已经达到了极点,这种**已经突破了他理智的边界了,这成了他一个不合乎情理的目的了。

    “秦小子,没有想到你还有这个本事,让我家兔子如此平淡地接受失败,小心一点了。”这个脾气乖戾的枯瘦老妪不但不生气,似乎还有点高兴,甚至大有深意地说了这句话。

    那个出名的黑煞大有深意地看了秦刚一眼。

    “秦刚,想不到你如此风流,风流的对象还是值得商榷的,那个兔姑娘其实是一个毒姑娘,不要想占她便宜了,那只会让你身上少一个部位的,说不定是身上最重要的部位。”申崇这个过来人,以看透世事的语气向秦刚尊尊教诲。

    听到这人话,秦刚下半身不免有一点凉嗖嗖的感觉,这话可一点也不像危言耸听,这可是智者之言。

    管它了,能否接受她都还是一回事了。

    “申老弟,你这可不厚道了,我家姑娘可是冰清玉洁,是一只可爱的小兔子,怎么从你口中出来,像一个狐狸精似的,她可还要嫁人的,我看这秦小子还算一个不错的人选,你可不要把人家给吓跑了。”枯瘦老妪说话的内容比她的青楼老鸨的语气还惊人。

    这是他第二次听到这位师父称呼自己的徒弟为兔子了,看来这还和秦刚心有灵犀一点通。

    缘分,不是它还是什么了,秦刚意淫地想到。

    不过秦刚听着很受用,他是一个现实到了极点的人,虽然才认识对方不久,这个身材诱人,有着美丽容颜的女修作为自己的道侣,好像也是一件非常不错的事情。

    总之,这件事情告一个段落,这时他才来认识了其他人,这也是锻仙池的其它几个名额,总共十个人,都是同阶的翘楚。

    这锻仙池要百年才能使用一次,这回对方同意外面的修士来使用,看来为了跟其它势力打好交道,此宗也算是无比尽力了。

    二个是阴鬼宗弟子,此宗也是北方一个顶极势力,虽然宗名有点奇特,但此宗的人到也没有一点阴森森的厉鬼气息。

    不过这么阴森森的宗名也有来历的,据说此宗在久远的年代,和那个大名鼎鼎的魔道大宗幻魔宗同源。

    甚至当时此宗的行事做风比幻魔过有过之而无不及,经常干一些屠杀整城整城凡人的事情,来增加一丁点修为。

    可是在某个年代,此宗出了一个天才,一个力挽狂澜的天才,他不但天赋惊人,还有仁德之心,在他的强势要求和高明手腕的运作之下,此宗渐渐地脱离了魔道的手法,走上了正道秦刚对功法原本也认为没有正邪的区别,只在乎运用的人,所谓正的功法也可以杀无辜之人,可是如果要以别人的生命来修炼功法,这样的功法还不是邪功那还是什么了。这样的功法已经脱离了中性的范畴。

    不管怎么说,此宗渐渐禁止练邪功了,甚至他们规定得比一般的名门正派来严,那就是一切以生灵为代价修炼的功法视为魔功,只要练,无论是故意还是无知原因,一根格杀无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