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315章 嚎啕大哭的老粗

正文 第315章 嚎啕大哭的老粗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这家伙居然有说服元婴修士的力量,看来他是一个非常有说服的人。

    “情报玉简拿出来非常仓促,撇开有争议的观点,其它的关于猿族社会的运转和战斗体制的描述,一些地区的资源和矿藏记录,关于幽影森林的腹地的地图,这些对于我们难道说没有一点用处。”

    秦刚觉得自己如果来给对方比说服力的话,虽然他口才还算不错,但和他比自己肯定会输,所以他只剩下了一招,那就是摆事实。

    说出这些事实来,为自己加分,他淡化他他的立场,详细描述了他的功绩,看着这些疯狂的修士们,仍然张着血一样的眼睛看着他,他不在乎,这些人怎么想,决定不了他的命运。

    关键是这三个元婴修士。

    即便如此危险的情况下,秦刚也一点也不担心,因为这次最坏的结果,不会是生命的代价,北盟至少现在不敢拿他祭旗的。

    这些元婴修士还是非常有实力的,魂力也比一般修士不知道强了多少倍,要知道魂力强的人,一般是很难受别人影响的。

    刚才那家伙发挥得不错,有一点短暂的影响,所以此刻他们恢复过来,明白了一些,不免对何锋有点恼怒,可这种恼怒又不想表现出来,毕竟一个元婴修士被一个筑基修士魅惑了,说出去有点丢脸呀。

    “我秦刚做事是寻着自己的本心去做,情报玉简上每一个字每句话都出自肺腑,先不论它是否是叛族之言,这件事情是至今为此,我做得最高尚的事情,我问心无愧。”秦刚说到此处,连自己也动容了。

    他说的是真的,他不笨蛋,事前知道这个他耗尽心血的情报玉简,交上去等待着不是灵石和欢呼,而会是谩骂和危险。

    他猜得一点也不错,甚至还低估了这个东西造成的恶果。

    白风听了这段激扬的宣言之后,哼了一声,然后沉默,肯定再想怎么再扳回失去的优势。

    枯瘦老妪看向秦刚的眼神没有之前,那么有敌意,显然秦刚这翻肺俯之言,还是起了作用。

    那个黑耀继续他庄重无比的表情,显然他在深思,在想怎么处置秦刚。

    那个申崇还是没有说一句话,莫非那个家伙彻底改变了他的观点,这么倒霉事情,不会发生在他身上吧。

    秦刚在想,是什么原因让自己坚持了,这个黑耀虽然和白风关系不大好,可是二人许多事物的立场大都一样,要不然也不会合作多年。

    他肯定很恨自己的投降言论,此时只要在言语上承认自己以前太冒失了,以前的看法错误的,相信十有可以得到他支持。

    现在可有种处罚,让自己失去锻仙池的机会,这样的机会多难得,简直是无法用言语形容。

    这是每一个体修都想去泡一把的池子,即使不是体修,它也有无法抗拒的吸引力,如果由于自己的顽固,让自己失去这一次机会,那就只能让人贻笑大方。

    “前面那位穿白衣的修士,说说你的遭遇吧。”一向占在秦刚一边的秀丽男子却找了一个秦刚得罪死了的人来讲述,怎么地他真的变了吗,秦刚像个小女人似地苦涉地想到,瞬间他又发觉了什么,一下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秦刚修士正在死揍这位胖修士,把他揍得非常惨,如果再不出手他就有生命危险,所以我出言相劝,谁知这位秦刚修士却迁怒于我,把我成这样。”不得不佩服这个白衣修士的礼貌程度,即便对秦刚这个严重伤害了他的人,他都没有出恶言,一口一个修士,秦刚都想对他坚个大拇指了。

    虽然他说的话,对秦刚非常不利,可秦刚气不起来,因为这个修士说的是事实,没有一点夸张,没有一点缩小,反正也没有添油加醋,实在是**气来。

    还要提到的是,当那个吐痰修士听到别人又在讲他的时候,又大哭起来,周围的人都几乎忘计他了,没有想到此时他又一种百试不爽的惊人方式提醒他的存在,那就是大哭。

    “说说他为什么会突然攻击那个汉子。”秀丽男子又向他提问,当他说到汉子时,加重了他的语气,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连他这个无比娘气的人,都瞧不起这个哭鼻子的家伙。

    这个大老粗吐痰的修士此时牌绝对敏感的状态,听到元婴老祖说的正是自己,又大哭起来。

    在如此情景下,何锋都嫉妒起这个哭泣的汉子了,他费尽心机,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只让这个老祖记住了自己的姓而已,说不定几天就会遗忘。

    可是他了,哭泣的男人总是能够给别人深刻的印象。

    “原因其实很简单,这位仁兄向这位脾气暴燥的修士吐口水。”果然是一位有风度的诚实修士,他能这么干净利落地说出事实来,让秦刚顿生好感,甚至觉得自己刚才是做错了,不应该这么揍他。

    “什么,吐口水,吐在那个部位?”申崇秀丽的脸上露出喜色,这无论如何说秦刚占了理,一个人居然向另一个人吐口水,这种极度侮辱性行动,如果都能够忍下来的话,多半是懦夫,但是如果反击,就算造成严重的后果也不用负责。

    “吐在脸上!”诚实的老好人如实地回答道。

    这下谁占理就一目了然了,他们甚至觉得秦刚还能够让对方活着,已经是够仁慈了。

    “各位,谁对谁错我想不用再费唇舌了吧?”申崇得意地说道,他看重的人没有让他失望,没有做出过激的事情,没有使他陷入不利的境地。

    “这个家伙是咎由自取,可是另外的人,这位劝架的小辈被打不应该吧,还些这些无辜的修士?”白风知道不能在这件事情上争辩了,但是他凯能轻易放过秦刚,找到其它方向继续攻击。

    “这位弟子的确无辜,秦刚,你可愿意赔偿?”申崇对着秦刚说道,他觉得还是让他出点血,不然不好收场,希望对方性格不要太刚烈了,搞不好会让他生成芥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